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盛唐血刃 > 第八章水到渠成洞房花烛(二更)

第八章水到渠成洞房花烛(二更)(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盛唐血刃更新最快!

第八章四水到渠成洞房花烛

公主是皇帝的女儿。公主出嫁又称“出降”、“下嫁”或“厘降”。驸马都尉是四品官,然而对于陈应而言,这个驸马都尉算是降职三级。

陈应骑着一匹红马,携带着“九九礼”,这不等于彩礼,也不等于聘礼,而是迎亲时,需要抬到午门府,由内侍监接收。

所谓的“九九”礼,就是凡数取九,或九的倍数,礼品为鞍马九十九匹、甲胄一百八十副、马二百一匹、驮九十匹、宴桌九十席、羊八十一只、乳酒和黄酒四十坛。

按礼制,平阳公主出嫁,需要先向皇帝、太后、皇后分别行告别礼。不过大唐情况特殊,既没有在世的太后,也没有皇后,由于李秀宁是嫡出,李渊没有再立皇后,其他嫔妃,根本就没有资格接受李秀宁的拜别。

夕阳晚照,新妇李秀宁凤冠霞帔的坐在梳妆台前,望着从窗格子透进来的夕阳光出神,听着公主府里有脚步声响声,期待而焦急的站起来,走到门口,看到大长秋宦官高唱道:“吉时到!”

李秀宁明显松了口气,一身吉服,向武德殿内的李渊三拜九叩。

御座上的李渊眼睛微红,遥望着陈应,拳头攥得紧紧的。

公主根据《公羊传》曰'天子嫁女子于诸侯,必使诸侯同姓者主之',故谓之公主。“西周春秋爵称,可大致分为王、公、侯、伯、子、男六级。而在王即周天子以下就是公侯伯子男五等,周天子把女儿嫁给诸侯时,不亲自主持婚礼,让同为姬姓公爵级别的诸侯主婚,这便是“公主“的由来。并且因为周王室姓姬,所以周天子的女儿也称“王姬“,《诗经·召南·何彼襛矣》就写到:“何彼襛矣,美王姬也。”此后“王姬“也成为帝王的女儿的代称。诸侯之女也称为公主,《史记·吴起列传》记载“公叔为相,尚魏公主。”

李渊如同利箭一样的目光盯在陈应身上,陈应被李渊这直勾勾的目光盯得心中有点发毛。不过,最让陈应诧异的,还是在李渊身后,陈应看到了李建成。

陈应也知道李建成在河东主持与窦建德的战争,可是他怎么来了?

事实上,陈应也非常好奇。

看着李渊与李秀宁父女上演着肝肠寸断的拜别戏码,陈应悄悄移步到李建成身边:“门下拜见太子殿下!”

“妹婿你以后这不要再自称什么门下了。咱们都是一家人!”李建成拍拍陈应的肩膀道:“稍后再叙!”

陈应疑惑的道:“太子殿下不应该在河东吗?怎么返回长安了?”

李建成笑道:“天意弄人,窦建德居然降了,河东之战结束了,本宫自然可以返回长安了!”

“窦建德投降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陈应此时更加惊讶,历史已经完全变样了,历史上明明是李世民俘虏的窦建德,在这个时空,居然成了李建成的功劳。

就在李建成向陈应娓娓道来,陈应这才明白,原来李建成采用魏征之计,假扮陈应抵达泽州,窦建德眼见大势已经去,率领余部人马,全部投降大唐。

陈应虽然知道刘黑闼已经死了,可是窦建德却成了李唐的俘虏,如果李渊现在还像历史上那样,处斩窦建德,保不准还有出现什么刘黑闼,张黑闼或者张黑闼之类。

想到这里,陈应冲李建成道:“太子殿下,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窦建德的性命……”

李建成不解的问道:“为何?”

陈应正准备回答李建成的话,却听李渊冷声喝道:“侯莫陈应!”

“臣在!”陈应下意识的道。

裴寂朝着陈应努努嘴,陈应恍然大悟,连忙改口道:“外父大人在上,小婿在!”

“三娘朕可交给你了,以后莫让她受委屈!”李渊此刻反而不像一个皇帝,反而更一个父亲,反反复复叮咛陈应,不要委屈李秀宁。

“外父大人放心,小婿疼爱三娘都还来不及,岂会让她受到委屈?”陈应只差拍胸脯保证了。

随着吉时的到来,李秀宁登上步辇,随着陈应返回长安城里的梁国公府。

陈应其实也在庆幸,幸亏他娶的是大唐的公主,而非明清的公主,否则那个时候,公主需要住在公主府,驸马住在驸马府,虽然公主与驸马名为夫妻,事实上却一直过着分居别离的生活。

就在陈应带着接亲的队伍从皇宫返回的时候,一辆四轮马车,也驶入陈应的梁国公府。这辆马车刚刚从侧门进来,许敬宗还很诧异,此时前来陈应府上赴宴的宾客足足有数百上千人,无论有没有交情的,像太原王氏、闻喜裴氏,就连与陈应颇为不愉快的荥阳郑氏,同样派出代表前来恭贺陈应大婚。

许敬宗看着这辆非常寒酸的马车,居然一路畅通无阻进入陈府,还非常奇怪。不过当他得知这辆马车自灵州而来的时候,许敬宗的脸上表情异常古怪。

行过大礼拜过天地,陈应一手拿着红绸喜带,另一只手直接抓住身穿大红礼服的李秀宁的娇嫩小手走进洞房。

李秀宁头上顶着大红的盖头,看不见路,只给陈应牵着手,小心翼翼的走着,房里还有两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都穿着鲜丽的喜服,稚气未脱,却是美人胚子,她们不是别人,正是绿珠与红袖这一对姐妹花。

红袖与绿珠娇生生的齐声唤道:“奴婢拜见阿郎、夫人!”

“阿郎”在这个时代,差不多等于明清时期“老爷”的称呼,是下人对主人的敬称。

陈应听着这样的称呼有些不惯,牵着李秀宁的手到床边坐下,将她的盖头揭开。烛下容颜娇媚,眼眸子里藏着初为新妇的娇羞与不安,眼睁睁的看着陈应将盖头揭下,李秀宁坐在床边也不晓得要做什么事或说什么话才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一个大天使 大明望族 电影世界穿梭门 霸皇纪 我假装会异能 撞鬼就超神 捡到一个星球 全职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