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恐怖广播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证道成功!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证道成功!(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恐怖广播更新最快!

两张冰冷的照片,泛着旧色,带着岁月沧桑的痕迹;

在这两张照片中,显示出的是两个灵魂被分割的命运。

这是冰凉的触感,包含着无奈的挣扎和歇斯底里。

命运,在这个时候被尘封,也被注定。

但在这个时候,

没有彩排,也没有任何的沟通,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极为自然,也变得很是顺理成章。

鱼儿依旧一次一次地从黄泉里飞腾出来,却总是又一次一次地被巨手拍了下来,对于鱼儿来说,似乎根本就看不见希望,因为这只手所蕴含和代表的东西,实在是太过可怕和沉重。

几年前,刚成为听众没多久也是刚知道自己身世的苏白,觉得苏余杭和刘梦雨在走一条没人走过的路,他们原本是一条道上的先行者,却没有走出那种悲壮的感觉,他们,更像是被广播收编的投机者。

为了投机的成功,他们布置了很多很多,

有毒药,有身份的分割,

种种的布置下,最终成功地让赵公子自己饮下毒酒,完成了意识形态上的交接和分割。

然而,

他们的扫尾工作做得并不是很好。

如果没有五百秦军的出现,

没有两位大帝在两千多年后的风云再起,

或许他们能够极为从容地将一切扫尾工作都做得很是干净,他们可以悠哉悠哉地享受融入至高生命的快感,享受那种意识自由飘荡一切尽在掌控的飘渺。

从一定角度来说,是苏白的推动,让五百秦军得以苏醒,毕竟,依照老富贵的性格来说,他无所谓谁赢谁输,他不在乎,如果他在乎的话,昔日的苏余杭也坑杀不了他,但因为他干儿子在乎,所以他才在死后二十年后,做了一些事情。

也难怪徐福的克隆体在掐算出事情经过之后会大骂老富贵不可理喻,因为这样子的一个人物,如果他尽心尽责地做事,掀翻广播,并不是不可能,至少有三成以上的机会可以成功,那时候,所谓的五百秦军哪怕继续沉睡下去直到永久也没什么影响。

但老富贵就像是消极怠工一样,他没在乎自己的定位,若非是看在自己干儿子的面子上,他可能什么都不做,哪怕那五百秦兵就一直在那个世界当兵马俑也无所谓。

而眼下,老富贵早就死去了,他的一切都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作为一个死去二十年的老人,你指望着他再一次一次地显灵诈尸出来帮忙,显然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儿。

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富贵尽到一个身为长辈的责任,能推就推,能送就送,剩下的,他无法再去控制。

也因此,这次的证道,原本在很多人看来是有一场无理取闹,一次异想天开的冒险,到最后,苏白终将会头破血流。

黄泉看似永不停息没有尽头,但广播的威能和身影,却比黄泉要大得多得多。

以黄泉的无涯去对抗广播的无际,本就是一种让人觉得啼笑皆非的事儿。

包括梁老板在内的许多大佬都能一眼判断,苏白没赢的希望,天命之子,有,但不是你苏白,再说,天命之子早就任性地早早死了。

然而,事情却还是发生了转机,

第三道气息的忽然出现,

震惊了所有人,

这是证道,

本来只是一个人的私事儿,苏白强行证自己的过去,硬是将苏余杭和广播的气机牵扯了进来,顶多也就是双方的事儿,然而,现在却忽然出现了一个第三方。

异变,

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

黄泉里的苏白还在一次又一次地凝聚着身体,一次又一次地对那只手发动着的冲击,

不服输,

不认命,

周而复始,

除非黄泉水干,

否则永不停息。

然而,在黄泉之下,

有一个新的身体正在慢慢地凝聚,

他不再是少年的身体,

因为率先凝聚出的骨骼架构显示出他是一个成年人的体格,一个成年男子的体格。

一直当咸鱼飘来飘去的希尔斯在此时苏醒了,因为他不能再装睡下去了,倒不是因为第三道气息的出现让其醒来,事实上哪怕再出现第四道第五道气息,希尔斯也照睡无误。

然而,他感知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正在被抽离出去,这就让希尔斯睡不下去了,再睡下去自己就要变成人干了。

希尔斯开始逃跑,这场游戏太他妈变态了,他不玩了,

东方太危险,

他要回家!

鱼儿还在做着鱼儿应该做的事情,广播还在做着广播应该做的事情,

而这第三方的气息,

却无人可以去干预。

除非现在有一个大佬忽然出现冒着自己陨落的风险强行插手此事,否则,这件事注定无法阻止。

道的气息正在酝酿,

属于大佬的能量波动正随着黄泉之下身体的不断成型而渐渐地浓郁起来,

黄泉之中无数怨魂在此时崩溃,化作了最为纯粹的灵魂力量融入了这具身体之中,无数的尸骸被榨干了最后一丝精华也融入了这具身体。

以整条黄泉,

重塑自己的肉身!

这是怎样一个庞大的手笔,

令人赞叹,令人惊讶,

同时,这具身体上似乎每一道经脉每一条血线,

都透露出一种迥然的气息,

他和以往证道的听众不同,

他独立了出来,

超脱了出来,

希尔斯的面容开始变得苍老起来,他的元气还在不停地被吸扯,但是因为那只巨手和鱼儿的抗争并没有结束,所以这个时候他想出去也很难。

他现在终于明白苏白为什么事先提醒他先走了,

倒不是苏白担心父子之间的战争会波及到他,

而是因为眼下的这个原因!

希尔斯只能恨自己那时候的迷之自信!

血线开始重新凝聚,

血尸的虚影出现在了这具身体之后,在血尸的身旁,站着一位婉约的女子,两个人似乎正在为这具身体重新构筑血脉。

鲜血像是鲜花一样在黄泉之中绽放,

一个身上被锁链死死锁住的血族身形慢慢地显现,

这是他的血,

也是这具身体的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隐婚是门技术活 银河称霸指南 我的23岁美女房东(异能狂徒在校园) 史上最强导演 英雄联盟之最强重生 重生之金融大亨 香港巨枭:重生之纵横四海 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