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七十八章:警告,图穷匕见

第七十八章:警告,图穷匕见(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当朱鹏满载而归返回时,水遥已经在洞府当中等候。

这处洞府是临时开辟的,石床、石桌、石凳,虽然其上铺盖着一些珍兽皮毛,但怎么也不可能如朱鹏在青州、在元始魔门,在东海回春岛的六极洞府那般奢华而舒适。

但在这样简陋的洞府中,却有一位穿着纱衣华裙、雪肤红唇、美好无比的女人在等待着自己的男人,顿时就将一座冰冷冷的石屋地宫变为美好温暖所在。

“夫君,回来了啊。”石扉开合,银白道袍的道装男子走入其中。

目光扫视,朱鹏只见房间里有明烛光照,石桌上有菜丰酒香,虽然知道桌上这些肯定是储物戒指里拿出来的,但这本就无所谓,厨艺并非是道侣必备的能力素质之一,虽然,如果能具备更好。

“今天什么日子,这么开心?”

“呜呜,你不记得了吗?”

“……小宝贝,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喏,为你挑选的礼物,送给你。”注视着水遥水汪汪的双眼与那微微嘟起的红唇,朱鹏一边保持微笑一边全力回想今天是什么日子,同时在储物戒指里取出从长琴那里刚换得的凰羽天裳。

在朱鹏的眼中,这凰羽天裳的价值就仅仅只是一件仿制灵宝,但他却并非不清楚这件法宝在女修眼中的价值……它极为的华贵美丽,圣洁而优雅,因此朱鹏一时间想不起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就先拿出它镇住水遥,同时开动大脑极力回想。

“呜呜,好漂亮哦。夫君,难得你还记得今天是我们两个认识的日子,还特意给我准备这么漂亮的裙子……晚上人家好好慰劳你哦。”

(呃,其实是你自己想要吧。)在朱鹏思索得脑袋快要过载冒烟前,水遥捧着长裙扑入到他怀里开心得这样言道。

无论八岁还是八十岁的女人都是缺爱的,哪怕女修也是如此,一个长时间得不到关心与爱抚的情人,她总是会在你耳边不停得抱怨,时间若是更长一点,她则会变得歇斯底里,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

偏偏,越是承受生活压力,世事打磨的男人,就越难以产生爱意。

因此,最好的恋爱场所就是大学校园,在那里男人虽然不能给女孩很多很多的钱,但至少能给她很多很多的爱,步入社会后女孩会更容易爱上物质丰足的男人,因为正在承受生活重负、世事打磨的年轻男子,往往也正处于物质条件与精神爱意的双重匮乏当中。

感情,爱意,这些东西是非常奢侈昂贵、非常消耗物质能量的,人,在物质充沛的情况下才是人,才会有高贵的感情,饥民犹如饿鬼、易子而食、插标卖首。饥民,那不是人。

当然,还有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

女人对于自己男人的要求往往是三方面的:精神、物质、身体,精神方面的强大,物质方面的充足,体魄方面的健壮。

当其中一者不足时,对于另外两者的要求就会叠加性提高。但这种要求其实是与客观物质规律不相符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体方面最强大,可以给女人最完美的满足,但精神与物质往往是匮乏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努力的年轻人往往可以补足精神与物质方面的欠缺,但身体机能却往往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趋于劣势,于是社会上往往就会出现漂亮的女孩嫁给精神与物质双强的中年老板……然后过几年出轨老板保镖这种事。

谈不上谁的错误,女人对于精神、物质、身体的三方面的渴求,是天生的。仅仅只是,有些胃口大有些胃口小而已。

同时,社会的法则残酷压榨并伤害的也并不仅仅是男人而已,事实上在绝大多数男权社会规则体系之下,女人在这场物竞天择当中往往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并且这种劣势甚至是难以用努力来弥平的。

年轻的男人,精神匮乏,可以读书。物质匮乏,可以拼搏进取。体质虚弱,可以努力锻炼,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

然而女人呢?

首先一条,不漂亮的女人,事实上被绝大多数男人不当女人看待。仅仅只是这条普世法则,就直接将六成近七成的女人pass、淘汰了,直接出局。

那些长得又黑又胖又矮的,这样的女人哪怕十几岁,二十几岁,其青春也是没有什么价值的,虽然残酷,但她们的确很难获得男人的爱意。

剩下的三四成漂亮甚至中等以上女孩,她们也面临一个巨大的、并且几乎不可挽回的难题:无情的岁月,流逝的年华。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允人间见白头。凡人再如何努力,又如何能够违抗时光的流逝。

因此,修仙长生,只要在世界上存在着,其诱惑就几乎是无法抗拒的。

青鳞真君水遥从来都不跟朱鹏提自己年龄……要不是在修真文明、寻仙世界,她就是那个因为太挑剔,导致自己嫁不出去的大龄剩女,孤老终生的可能性极高。

以半妖的修炼进度来说,因为水遥几乎自出生起就被厉若海罩着,灵丹、功法从来不缺,她的修炼进度已经很夸张了。

但是,水遥的实际年龄还是大过朱鹏好几倍。

因为修仙的驻颜长生,水遥拥有了慢慢挑选,等待自己喜欢人的机会。同样因为修仙的长生自在,朱鹏拥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积累,补足自己精神、物质、体魄方面的欠缺。

长生,它本身就是世间一切欲望最完美的聚合体与承载物。

那一夜,水遥穿着上华丽无双的凰羽天裳为朱鹏轻歌曼舞,绮丽妩媚无比。那一夜,情欲交融,男子俊朗、坚定、强健,女子美貌、清丽、妖娆,而这一切的一切,则都是修真文明体系下的产物,人类拥有更多的时间,去创造心目中那个最为完美的自己。

当然了,温柔与缠绵永远都是短暂的,在任何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体系下,上位者永恒的自我打磨与进取,保持持续性的努力,终究是主流。

富二代、权二代不算是上位者,只有他们真正接手父辈的沉重,体味过那种逆水行舟,不进而退的感觉后,方才算是。

洞府当中,朱鹏于别室之内盘膝坐于蒲团上,他拿出如同火羽化石般的妖凰焚界章(残),真元法力与意识投注入其中,观览上古妖凰焚界灭世的壮阔景象。

直接,将一个世界都焚烧毁灭掉……这样的修为强度,恐怕传说中的散仙也未必够吧?

在那妖凰焚界章之内,是一个残破衰败的末日世界,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凌空步虚而立,有烈烈狂风在环绕吹刮,这位老道恍若是这个末日世界的风眼。

然而在他的身后处,则是一头周身遍布着黑紫色火焰的巨大妖禽形像,缓缓清晰,双翼张开,威慑八方!

紫炎黑火,伴随着妖凰鸣叫之声,飞舞扩散,朵朵如黑莲,灭世狂澜灌溉,焚尽一切,再造世界。

火,铺天盖地的烈火。

布满视野,口鼻,闻嗅,尽是滔滔灭世烈焰。

毁灭并不是结束,而是清洁之后再次创生的开始,凤凰者,光明、正大,仁、义、礼、智、信,谓之约生。

妖凰者,掌灭世之净炎,为光之暗面,当此世界再不堪雕琢之时,有妖凰出世,振翼鼓荡,以熊熊烈火清洗整个世界,最后还天地一片朗朗,轻装上阵。

在朱鹏看得入迷时,他陡然间从那种状态中退了出来,倒并不是妖凰焚界章本身残缺不全,已经结束了,居然是朱鹏的神识力量燃烧殆尽,无法一次性遍览功诀全篇。

(赚大了,这妖凰焚界章,比我想象的还要高明得多,最要紧的是我看得懂,不像元始丹经那样,因为太大太搏,反而令人犹如盲人摸象,摸到什么算什么,反而难得其真髓精义……)思索着,喘息片刻之后,朱鹏自衣袖中取出一玉瓶,然后破开封禁,仰头将玉瓶当中的妖凰真血吞入腹内。

伴随着盘膝打坐,六极真魔功运行,在朱鹏背后的六极真魔法相当中,有一空白法相被填充入妖凰真形,恐怖的黑紫色火焰,伴随着其双翼开合,恍若要焚烧天地万物,再造乾坤。

六极真魔功,这就是朱鹏一直都不去选噬灵秘法的真正原因所在,六极真魔功修炼到最极处,可令六大真灵之力合聚于自己一身之中,有此等的绝世魔功在手,朱鹏脑袋被门夹过,才会去参悟修炼什么转换真灵血统的噬灵秘法。

虽然,那卷噬灵秘法还是被妖凰族二长老长琴,白送般推到自己手中,但不知道为什么,朱鹏就是不大想参阅这卷秘法。

……………………

随着时间的推移,渡劫的准备工作渐近尾声,朱鹏长于大局布置、长于统筹安排,一年半的计划时间原本就已经很紧了,然而在他的推进之下,计划居然又提前半年完成,短短一年时间:法阵、渡劫宝物、灵丹,就已经完成筹备得差不多了。

在大计完成前的前夕,凶豺提着酒壶找上门来,非要同朱鹏畅饮。水遥是最烦这种事的,六极洞府,二人世界,在她看来除服侍的傀儡以外,最好就不要有人过来,但凶豺非常要来,那也就来了,水遥虽然心底有那么几分小不情愿,但却也并没有耍小性子,摆脸色。

在储物空间袋、储物灵戒里拿出来的,以玉盒封装的灵食,在拿出来打开的那一刻都是热气腾腾的,修真文明世界从来都不匮乏饕餮老餐,甚至有以食入道者,他们打出的口号就是“药补不如食补”、“是药三分毒”。

这句话也许在凡俗世间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在修真世界就没那么好用了,至少绝大部分修士没那个闲功夫浪费时间一天一日三餐,绝大部分修士一月一颗辟谷丹,就解决所有繁琐麻烦了。

但口腹之欲,毕竟也是人之大欲,因此宗师乃至于元婴老怪,储物装备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灵食储备的……尤其是像青鳞这样修炼不上心,较为贪嘴的,储物装备中这些享受生活的东西尤其之多。

共餐饮酒时,朱鹏能够看出凶豺心事重重,他似乎有许多话想说却又说不出口,神色间显出几分倦怠与疲累,所有的惆怅最后也只能化为一声长叹,举杯酒而仰头吞尽。

“好兄弟……兄长……去也,去也。”一夜宴席之后,凶豺最终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然后他转身化为深红遁光远去。

“夫君,凶豺真君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来的样子。”水遥来到朱鹏的身后侧,这样言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