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七十章:恨地无环九连击,天怒神罚七截剑(已重修)

第七十章:恨地无环九连击,天怒神罚七截剑(已重修)(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文明的进程,本身就是由创造、发展、毁灭,这三个步骤所组成的。

战争,这恐怕是最接近于毁灭的词汇。

它意味着鲜血,死亡,腐臭的尸体,无数的牺牲,很残忍并且很可怕。

但这残忍与可怕并不会因为你无视它,就因此不再存在,因此而淡化。

修真或者修仙文明,在朱鹏的接触与理解中,他发觉得这也是一个非常理性的文明,越是高阶修仙者,许多时候就越是理智冷漠得近乎于……无情。

修真、修仙文明并不等同于封建迷信,只是因为在远古时代,曾经有过一个极辉煌强盛的文明:洪荒。

现在的修真、修仙文明可以说是在洪荒的些许残余尸骸之上重建的,因此这个文明崇古,但绝不贬今。

就像在幽州域,既有像元始魔门这样,抱着一册《元始丹经》苦苦啃读,数千年都难以攻克、消化的顶尖大宗门。

但更有像万里军皇山、天涯镇海阁这样改量古功法、与时俱进的大宗门。绝不会因为对洪荒文明的盲目崇拜,就放弃今日之发展进步。

因为,修行是个人的事,是对于个人心智精神与肉身体魄的无上限强化,以人之身,登高于峰之顶,是为仙。

当然,对于肉身体魄的无上限强化,绝大多数修者都将之认为体现在强化寿元生机的方面,在这个角度而言,许多修者甚至认为法体双修是违逆修行精神的,因为只要是法体双修,对于肉身的过度打磨与暗伤积累,必然会折损生机,必然会令自身寿元受损。

修者的冷漠理智,还不仅仅体现在对于世界的渴求认知上,他们认为道创造了这个世界,不断强化自身性灵(精神)并解读认知这个世界,就会令自身精神趋近于道,不断以对这个世界的解读认知,获得的知识强化自身的肉身生机,当两者并行而进至极境,便是天人合一,便是炼虚合道。

但道高不可攀,而人天生混沌污浊,因此高阶的求道者,很多时候、很多时代、会有很多人站出来,引导毁灭……说人话,就是有高阶修者觉得现在的修仙世界死气沉沉,缺乏活力时,他们就会站出来发动战争,强化文明的活力。

因为太理智,因此看得实在太清楚了。

许多高阶修者心里非常清楚,过于漫长持久的和平,会让文明中多出许许多多的寄生虫,以毁灭之火将之焚尽,会令肌体在暂时的受损后,重新焕发更加旺盛之活力。

因此,当祖龙州明里暗里挑拨马仔小弟引动战争时,其它州揣着明白装糊涂,也都迅速得跟进并出手了。

在低阶修者看来,也许真的是一场场恩怨情仇,谁谁欺负了我们,我们仅仅只是不堪屈辱举剑迎战而已。

但在高阶修者看来,什么恩怨情仇,跟谁有恩怨情仇,不过是文明需要战争、我们大家需要战争,因此找个理由机会而已。

修仙文明是不存在民主制的,真正做决策的高阶修者更加不存在被民意裹挟绑架的情况。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它是在特定情况下,才存在的好东西,在许多时候民意都是愚蠢的,比如说21世纪的美帝,直到深渊入侵都没定下来是否决定走可持续发展战略,国会不断的扯皮,不停的扯皮。

但在华夏呢,国策既定,什么牛鬼蛇神全部滚蛋,不管付出多少经济发展上的损失,不能再这样以资源环境换经济效益了。

而民意,它则是真的会为自己一个月多赚两千块,而不管不顾得一步步毁掉这个国家的,然后再在毁灭降临时,得不到所求时,一脸无辜的哭天抢地、痛骂一切。

民主,它本身是个好东西,但在人民有足够的理智、知识、自制的前提下,它才会是个好东西。否则就看一看华夏身旁的大象国,那么多的文明、那么多的民族,几十上百种官方用语,被民意牢牢裹挟住的政府,将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经营成什么乌七八糟的鬼样子。

修仙文明是没有所谓民主的土壤,它只遵行强人政治,在保持阶层上下流通顺畅同时,只有最强者,方才可以引导整个文明的发展方向,哪怕,这些元婴老怪也会犯错,哪怕他们会将整个文明引领向毁灭。

便比如此时此刻的九州大战、大道争锋。

以一剂猛药,激发寻仙世界最后的活力,顶过来,成了,整个寻仙世界飞升中位面灵仙世界。

失败,天地界膜崩溃,整个世界……死亡。

如果寻仙世界将局面摆开,进行全民公投,恐怕绝大部分的修者并不愿意打什么全面战争,因为低阶修者相对高阶修者,他们的生存率实在太低了,占据绝对数量优势的低阶修者一定会全力推迟全面战争的时间,至少在自身晋升金丹宗师,拥有中坚实力,基础的自保能力前,不要开打。

但问题是,低阶修者,在修仙文明下永远占绝对之多数。如果把事情交给他们来处理,那最终结果只能是世界毁灭,连现在搏一把的机会都不会有。

同时,战争也会带来大量资源的溢出与重新分配,比如说朱鹏、白刹他们的宗门供奉,在战争时期比在非战争时期……提升二十倍。

对于白刹,朱鹏谈不上多么讨厌,或者说并不在意。在这个家伙被自己超越的那一刻,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追赶上自己了。

更重要的是他只要活着,自己就可以收取他的宗门供奉,因此哪怕同殿而处,朱鹏也并没有什么干掉白刹的念头,只是两人之间,也再也不可能有当年的交情了。

白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寒云山脉那一役后,自己在宗门内已经成为一名散人,不过做出选择,承载代价,白刹这点担当也还是有的,同时寿元充沛,又有空间残片在手,白刹还是想在寻仙世界搏一搏,看能不能尽可能多的带上更多资本,飞升灵仙世界。

在下位面寻仙世界,自己再怎么样也是元婴老祖,以补天之药与多种灵丹强行恢复伤势后,依然是纵横天下的顶尖修者,而在相对于寻仙世界的上位面灵仙世界,元婴老祖只能说是不弱,一方好手,但比之在下位面的地位,那就差得实在是太远了。

在青州原本的女尊门山门,现在的元始魔门分支驻地,商业百倍繁华于往昔。

女尊门的宗门宝库被元始魔门拿下了,要进行部队的资源转换,另外女尊门的女修,封禁功力之后也是极为抢手的货品。

像这样的生意虽然收益极巨大,但叶轻眉这样多少有些道德洁癖的人,是不沾手的,法灭真人要在幽州域内合纵连横主持大局,因此在青州域内镇压局势的,就是六极魔君朱鹏与白鬼白刹这两位为求挣钱,多少有些没皮没脸的主了。

在朱鹏的身边还跟着水遥,这一点连朱鹏都感到有些出乎预料,毕竟这段时间这神女峰上的确是非常乌烟瘴气,许多女尊门的修士都被撕去衣服,拉开大腿当众售卖,这真的是“物化”女性……或者说最为真实的战败者待遇。

然而水遥知道,却并不怎么在意的模样。后来朱鹏才知道,在半妖水遥的视角下,这一幕根本就司空见惯了好不好,去灵兽市场,有哪个卖家会给灵兽罩上袍服遮羞?

在朱鹏看来,已方为迅速消化并筹备战争物资,已经是吃相很难看了,但在很多方面适应妖兽法则的水遥看来,全然无感。

“都说物伤其类,遥儿,难道你就不怕自己哪一天也会被人生擒活捉,也会被人这样对待吗?”一次夜深人静,缠绵过后,朱鹏懒洋洋得随口问到这个问题。

“不会害怕啊。谁敢卖元婴境修士啊,就算有人敢卖,真的有人敢买吗?更何况我们一路努力修行,所追求的不就是可以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吗?”上半身是人身,而自腰而下的下半身则是青蛇之尾紧紧纠缠着自己的爱人。

“……若真有一天,遥儿不敌就要被人生擒活捉了,我一定会自杀的,夫君要为我报仇哦。”言说着,肌若白雪,肤若凝脂般的女孩咬着朱鹏胸膛,眼波流转。

“不要说得我那么大男子主义……”

“可是你就是那么大男子主义的人啊,遥儿知道的。若没有一身的傲慢坚忍,又有多少人可以忍受那么的艰难寂寞,爬到你我的高度呢?”

“…………”一时间无言以对,那一晚月色很美,那一夜很长很长。

……………………

祖龙州、宋州、秦州、冀州、幽州、徐州、青州、杨州,乃至于天高地远的北极州,短短时间内几乎天下九州都已经被卷入到一片战火之中。

天下各宗各派都在强化战力,弱小点的宗门若有一技之长,则直接就并入到大门派了,那些各方面比较中庸的,乃至于死守祖业的,则就这一片狂风暴雨中风雨飘摇。

也不是没有修士想要逃,逃去东海,逃去十万大山,但绝大多数逃路的修士最后都发现……这天下,在打仗,整个天下都在沦亡中,又哪里存在可供逃命的地方。

神女峰的主峰道殿之内,相比下方诸多坊市的熙熙攘攘、乌烟瘴气,这里还依然是清净秀美的。

青州第一宗门青云门的老祖玄光子,此时此刻在这道殿中品茶用茗,老道注意到四周作为侍女的女尊门弟子,此时此刻那怯怯弱弱得神情姿态,只觉得比之昔日顺眼许多。

女尊门蓄养男奴,宣扬女权,蛮菩萨萧赤血横行霸道,做事激进。青云门中许多高手,也对此暗恼很久了,只是昔日青云门祖师与女尊门创派祖师有旧,因此哪怕实力更强,也终究不可能拿人家怎么样,现在女尊门整个被灭。

玄光子不说心中暗爽,至少也是抱着观看狗咬狗的中立态度的。当然,幽州域元始魔门这条恶犬,似乎凶悍太过了一些,它居然迅速将实力仅仅只是略逊色于本宗的女尊门,迅速绞灭了。

“不知玄光师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当虹光落下之时,朱鹏向青白道袍的玄光子老道施礼,而对方也迅速的回礼,隐隐间可以看出并不是来找碴的,甚至可能是有求于已方。

(青州青云门,我记得是在同徐州厚土宗硬撼。这两个宗门是老对手了,青云门在这百多年中一直都占据着优势,如果仅仅只是厚土宗的话,青云门不可能挡不住吧?)幽州三大宗门,元始魔门、万里军皇山、天涯镇海阁,这三方既有竞争关系,又有合作关系,因为各有大敌镇压,因此合作关系远高于竞争关系,真真可以称得上是“同气连枝”这四个字。

毕竟无论是南蛮邪神入侵,东海海族妖魔进犯,还是地煞幽冥劫全面爆发,危及全域,覆巢之下,没有哪一宗可以逃得掉。

以已度人,在对女尊门展开灭门之战时,幽州域这方面事实上是比较忌惮的,并非是忌惮女尊门,而是忌惮五大元婴老祖镇压,盘踞青州第一宗数千年的青云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