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五十八章:雪神宫,能信谁?(已重修)

第五十八章:雪神宫,能信谁?(已重修)(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冀州,寻仙世界的天下九州之一。

这里,原本就是相对比较偏远,比较荒凉的地段,再经历一次深渊魔灾的洗礼后,虽然魔灾被镇压被封印,但冀州域也真的是变成“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惨状了。

若没有人口迁移,仅仅只凭冀州域自身的元气恢复的话,恐怕要三五百年的时间方才能恢复原本的人口元气。

五道光虹若五柄利剑一般撕裂空间疾飞而至,从幽州域往冀州域前来的路上,当然大半都是以灵梭作为代步,但现在寒云山脉就快要到了,温青收回灵梭众人御遁光而行,即是热身也是观察。

辽阔的荒原,长风浩荡吹拂。

大地上居然有麋鹿在奔跑着,朱鹏俯览下视,可以见到一株株巨树延伸生长,上面悬挂着一具具枯朽的尸骸,这并不是深渊恶魔亦或者修士做的,修士不会做这种无意义的事,而深渊恶魔也还没有做风干腊肉这样的知识与意识。

“是盗贼做的,世道艰难,人又都想活下去。而生逢乱世,成为盗贼的存活率,远远要比当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高很多。现在的冀州啊,更适合魔修、鬼修生存。”在朱鹏一边的左道修士碧云子这样言说道,他神情隐约间略有不忍之色。

“世道艰难,但众生总是能坚忍的生活下去啊。”

“是啊。总不能干脆利落得抹脖子死吧?”赤念与温青互相间刺了两句,寒云山脉已经就在眼前了。

进入一定区域范围内,就已经酷寒冰冷,阵阵狂风吹刮着雪粒,令其好像刀子一样凌厉。

然而天空当中的五人都可以感受到,这片区域内的人气反而比之前的平原区域更加健旺。

不适宜人类居住,却人口兴盛,很显然,无论是盗贼还是深渊恶魔,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没谁愿意主动往这一片跑,入侵冀州的深渊恶魔中,似乎也并没有冰属性的恶魔存在。

因此,冀州灾民当中的智者,就将民众引导向这里。

“在西南方有一处大型灵阵,应该是一个宗门……”朱鹏闭目感应片刻,然后他睁开双眼这样言道,目光扫视。

在之前大家的情报中,可并没有提到这一点。

“可能是这两百年间建立的宗门吧,应该不是什么大派吧?”赤念和尚有些不确定地回应言道。

“还是过去打声招呼的好,想来各位也不想在辛苦战斗之后,再被地头蛇狠咬一记吧?”

“善,理当如此。”碧云子赞同朱鹏的观点,他左道散修出身,明显也是个作风极稳的类型。

赤念与温青似乎有些不以为然,都觉得并没有什么必要,然而六极与碧云子都已经这样说了,白刹则铁定是站在六极这一边的,那就只有去探一下喽,反正,也并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五大四阶元婴境修者,并未收敛遮掩自身之气息,这样的阵势压过去,莫说是冀州域边缘地带的一个小宗门,即便是幽州域第一大宗元始魔门,也会严阵以待的,这不是开玩笑的,稍稍一个应对不当就是倾宗灭门之祸事。

五大元婴遁光飞至时,那个规模并不大明显正在建设中的宗派第一时间支撑起防御法阵,但在片刻之后又主动散去了,明显有高明者看出眼前这根本就不是可以硬抗的存在,解去山门法禁还能卖个好。

并没有让朱鹏五人久待,一名外貌上二十七八岁,已非少女却别有风情的元婴境修士带着身后两侧的弟子飞上来迎接。

修仙世界普遍如此,高阶女修除非功法特异,否则根本就没有长相丑陋的,女修的功法当中往往也有驻颜调养的妙术,而男性修士则粗糙多了,反正只要修为够高,自然就不会缺道侣侍妾,当然,修仙世界中特别丑陋的高阶女修纳面首无数的情况也有,但这种情况比较少。

“在下雪神宫冰姬,见过诸位道友。”

“元始道宗白鬼,见过道友。”

“元始道宗六极,见过道友。”

“碧游宫碧云子,见过冰姬道友。”

“青州,血和尚赤念,见过道友。”

“青州,女尊门温青,见过道友。”

六人彼此见礼之后,一身华丽蓝袍的冰姬真君手袖一挥邀请众人入宗门内叙话。

同时白刹这边的五人也在暗地交流着,事实上连朱鹏都没想到,这小小的边陲之地居然会有一位元婴境老祖立宗坐镇。

(碧云子道友,您也算是冀州一宗之主,这寒云山脉雪神宫您有印象吗?)

(毫无耳闻,若非是这次前来,我根本就不知道这里还有一元婴老祖坐镇的雪神宫。)不仅仅是朱鹏与碧云子而已,其它人也在暗地交流着,然而所有人都对于这神秘的冰姬真君感到一无所知。

四阶元婴老祖的影响力已经很巨大了,本州域内任何一位元婴老祖,都是为人所熟知的,临州的老祖哪怕不熟悉至少也听说过,祖龙州作为昔日的天下中州,那里的高手也会被其它州的高手所重视,现在眼前突然跳出一位毫无根脚,如果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大修士,又怎么可能不惹人怀疑。

这雪神宫中的高阶修士并不多,门中弟子多是基础很差的散修,虽然他们现在都已转修一种颇为高明的寒属性功法了,但往日驳杂不纯的气机对于朱鹏这些人来说,清晰得如掌观纹一般。

“在下乃是北极州小极宫散修,游历天下而至于此地,发现这寒云山脉与自身修炼的功法契合,因此留下开宗立派,为方便日常起居收录了一些弟子,倒是让各位道友见笑了。”冰姬真君的说辞圆润周详,令人分析不到一丝一毫的破绽……但越是那种无从探究查证的话语,就越有可能是假话。

进入雪神宫内,品尝一杯本地特制的灵茶。冀州历经魔灾,正是大破灭之后生气勃发之时,因此的确有许多的小宗小派过来寻找机会,填补空缺,毕竟大的、广阔的、资源丰富的州域都已经被大型、中型宗门占尽了,无外域小宗门家族的立锥之地。

若是能够在冀州好好发展的话,辅以时间、经营与一定气数,未必就不能在千百年后,建立起一方大势力。

因此冰姬真君姬灵雪的理由是充分的,至于人家到底是不是出身于北极州,天高地远,朱鹏等人又不可能去探查去。

“冰姬道友,事情是这样的,我等原打算入寒云山脉寻访一处绝域机缘,那时真的没有把冰姬道友算在计划中,但既然这寒云山脉已经是您的立宗之地了,这次行动就邀请您同行吧,但有收获我等平分之。”元婴真君暗地里交流的速度何其之快,很快白刹、朱鹏这边的五人就达到共识了,宁可少分一份也要把冰姬姬灵雪这个不稳定因素去除。

一方面人家是此地地主,另一方面姬灵雪明显修炼冰属性神通,在对寒云山脉的探索中,定可以发挥出不小的作用。因此众人决定邀约,但如果对方不从的话……这样一个熟悉地形、修为不弱、功法又与自然环境完美契合的高阶修士,则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白刹作为代表邀约言说,朱鹏品尝着灵茶,碧云子轻轻地向茶盏里吐出一口气,而赤念与温青就杀意隐隐了,与其多分一份,五人联手格杀掉冰姬姬灵雪,覆灭这雪神宫,也算是很不错的收获。

“……好,我同诸位一同入寒云山脉。我也颇为好奇,是什么样的绝世宝物,可以引动五大元婴老祖齐至。”在品茶片刻后,似乎稍作沉吟,姬灵雪就做出这样的决定,同时也让本来已经隐隐准备动手的温青等人,神色缓和下来。

别看是五打一,但事实上若真的打起来,冰姬姬灵雪是元婴中期,朱鹏这边除白刹与赤念以外都是元婴初期,这里又是姬灵雪的宗门,最后打出来的结果是很有丰富性的,也就是诸多可能性奇多。

哪怕是已方三名元婴初期被对方灭掉,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修真文明体系下,虽说大阶位的差距,就是小阶位的差距也意味着战力差距不小。更何况天时、地利还尽是有利于对方的。

这天下值得六大元婴真君一同出手,分润利益的事情已经不多了,但静滞中的空间碎片绝对算得上其中之一。确定之后,找一位寿元将近的元婴老祖交易买卖,得到的利益哪怕六人分润也绝对足够吃的满嘴流油。

……………………

“静滞中的空间碎片?原来在这寒云山脉当中居然隐藏着这样的重宝,难怪吸引到六大元婴真君齐至,若能找到合适的买家,真的是能将对方的油水榨干净。”灵仙世界天高地阔,灵韵升腾,但是在那里仅仅只是凡人人口众多,修者众多,修炼层次与底蕴更高些而已。

元婴境老祖依然是修炼界的一流好手,潜入到上界之后,找一方大势力卖身,得服延寿灵药再活个一千年实在是太正常了,下位面资源稀缺,资源利益率也差,但在灵仙世界,由凡人至修士寿元番倍再正常不过了。

下位面的元婴老祖仅仅只是千年之寿,但在中位面元婴老祖可以活个两三千年,甚至更长。

寻仙世界坠落下位面的时间,对于修者来说还并不是太长,因此这些常识性知识都是广为流传的,因此一些有志于偷渡飞升灵仙界的修者,不介意为此花费自己大半的家底,毕竟只要抵达灵仙界,凡间的财物本身就要更新换代甚至是干脆用不上。

寒云山脉笼罩在一片天然的阵法当中,酷寒加倍因此凡人绝迹,酷寒与灵韵叠加生成一种冰凌般的半透明如蛇雪妖,它们会主动袭击一切活物,并且这种雪妖是群居的,一旦引动出一大群,元婴老祖也要避锋芒……除了朱鹏。

风雪当中,大袖挥舞间,数十上百头实力近乎筑基、金丹境的雪妖刹那间被一扫而空。

流云铁袖-袖里乾坤这一招用来碾杀低阶存在实在是太好用了,九黎鼎内的天罡极火之力稍稍扩散,就可以将所有雪妖消泯一空。不过朱鹏仅仅只是施展一两次后就不施展了,令自己的表现符合自身元婴初期境界,一旁见识过袖里乾坤真正威力的白刹也有意识得配合,一众元婴修士在雪妖的威胁下且战,且退,且避,且走。

“两百年前,赤念道友就已经成功潜入过这里?”风雪当中的雪妖实在是太多了,虽然六人依次出手挡得并不算艰难,但血和尚赤念两百年前金丹巅峰境宗师,他们如果想要潜入这里的话,那当年他们队伍的成色得是相当之高啊。

“两百年前我们遭遇的雪妖绝没有今日这么多,力量也远没有今日这么强。”控制着刚猛莫御的锯齿金轮漫天飞舞,法宝光华闪烁处,雪妖触之即碎。

白刹召唤出数头飞天炼尸,他在完成尸灵合一之术后,将宗门内的飞天炼尸包圆了,现在驾驭九头炼尸结成阵法,进攻退守时结实精妙护持四周。碧云子用毒,他的毒法已经修炼到以命生毒,以命养毒,命力不尽,毒力不竭的地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