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五十七章:得道归真,二十五年之约

第五十七章:得道归真,二十五年之约(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哪怕许多许多年之后,在宙光神通域内,六极变化真魔一拳吞天的景象,恐怕依然是许多幽州修士毕生都难以忘却的画面。

蚩尤,即称兵主又称祸首,现其形则主兵灾不断,战祸连绵,自身最终能铸成这九黎蚩尤法体,一方面是才情天赋,另一方面也真的是与寻仙世界本身的气运变化有关。

若无连绵战事,若无兵危战凶的大环境,任谁也别想修成九黎蚩尤法体。

元婴成就之后,朱鹏体内的青色巨婴也隐隐现出蚩尤魔角、满身肌肉腱子的形态,只是朱鹏的青色元婴肥胖太过了,肌肉都被肥肉覆盖,除去魔角延长以外,整体而言依然显得胖嘟嘟的。

(据说当年蚩尤九次击败黄帝,只在最后一战时大败亏输、一败涂地,据说蚩尤第十次出战时选择的坐骑就是凶猛绝伦的食铁兽……也就是熊猫,这样推衍的话,我好像知道蚩尤为什么会输了。)上古时期,熊猫也并非是以卖萌为生的,而是战斗力凶猛彪悍的神兽之一,在逐鹿第十战时,可能是被黄帝的法术迷惑,也可能真的是因为自己视力不好,它在最关键、蚩尤即将战胜的时候抱住了主人的大腿……九黎败,蚩尤卒。

也许是看在这肉团子救了自己一命,并帮助自己取得胜利的份上,黄帝就封印了熊猫一族的凶兽血脉,放逐它们从此归隐山林,经过几千年的吃完睡,睡完拉,拉完再吃的废熊生涯之后,再一次走出山林的昔日凶兽已然进化/退化为一代萌兽。

当然,上述的这些上古秘闻,已经实在是难以考证是真是假了,朱鹏借九黎鼎与此界之助力,最终修成九黎蚩尤法体,只知道在战力性能上的确是卓越绝伦,但其它秘闻他也是得不到任何传承的。

一拳之后,万里劫云烟消云散,金红色的天光破云照落,映衬得下方的男子恍若金身铸就。

朱鹏并没有降下去同诸位同道叙话,刚刚结成元婴还需要吐纳并稳固,消解燥意,因此他挥一挥衣袖,在确定没有一丝雷机的遗留后,转身化为一道遁光返回启元峰洞府当中,静心体味“兵主”法体的诸多神妙去了。

在朱鹏返回启元峰,脚一落地时,四面八方又一次传来元始道宗弟子的恭贺声:

“元始道宗诸弟子,拜见六极祖师。”

“贺祖师,踏上元婴大道,成千年寿元,近长生不灭,得大自在法!”

数千人声,字字句句汇成一片,庄严肃穆,震荡云宵,极尽一名高阶修士的荣耀显赫。

古礼:元婴贺!

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朱鹏并没有回头,而是大踏步得走入山石当中,恍若一个人走入一片水波。

元婴贺成,喜事,天大的喜事,元始道宗在之前预备的种种节目自然推上前台,灵酒、灵丹、灵茶各种珍馐美味,流水一样被一位位美貌的女弟子摆上来。

元始道宗又添一元婴老祖,一宗四老祖,其中有三位是近百年时间晋升的,整个宗门未来千年岁月的兴盛可期,而哪怕是在修仙世界,千年岁月,也已经是绝大多数人的一世一生了。

换而言之,抱住元始道宗这条大粗腿,可以啃一辈子,甚至是祖祖孙孙几辈子。

“法灭老鬼,真是有你的,经营宗门两百年,为宗门凭添上千年气数,了不起。”在整个宗门一片热闹的角落,有三位老者闹中取静,他们三个喝着酒都是一个朱砂葫芦。

两个老头中的一人当然是法灭真君,叶轻眉、朱鹏、白刹三人的掌门师兄,而另外两人则是元始魔门两大附属宗门的真正执掌者,一名光头的金瞳老者,一名银女娇颜的女修士。

“宗门的确是让你经营好了,但你自己想好怎么办了吗?你身上的伤势已经拖不下去了吧,顶多再有一百年,你就会元婴溃散,怎么,是准备入绝地以寻机缘,还是干脆兵解?”明显修炼着某种强大瞳术的金瞳老者,仰头喝一口酒,然后他将朱砂葫芦抛丢给法灭,法灭接住,丝毫不嫌弃的同样仰头痛饮。

“咕哝咕哝……呼。我打算夺舍转生,重修大道。”接连吞服下几大口酒水之后,放下酒葫将它抛给一旁的银发女修,舔一舔嘴唇,法灭这样言道。虽然似乎仅仅只是随口一语,但却是无比艰难可怕的一个决定。

在场的另外两位元婴真君全部都因此愣住了,那名银女娇颜的女修士摇晃摇晃酒葫,然后也仰头喝酒,当然,在她喝之前酒葫芦口处燃烧起一抹真火,却是因为女修那近乎天性般的爱洁。

“一定要这走这一步吗?一不小心,恐怕连兵解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夺舍之后,你想去哪里?青州、秦州……祖龙州?”元婴境大修士夺舍之后,往往不会再在原来的宗门甚至州域重修,虽然这样重新踏上元婴境的几率更大,但已经走过的道路重新再走一次,并不会带来质性的升华突破。因此,如果法灭选择夺舍,即便其它一切都顺利,三名老友此生恐怕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法灭真人完成夺舍转生后,一定会离开幽州域,前往一个全新的环境,以求未来更大几率突破五阶化神的机会。

而老酒鬼金瞳,他恐怕会选择天道神机宗的兵解转生仪式,据白纪那个老骗子所说,进行天道神机宗的兵解转生仪式,以元婴真君的修为,来世有大几率获得单属性灵根,小几率获得天地灵根、异灵根,在先天上站在仙道求索的相对高处。

而三人当中唯一还有机会冲击一下化神境界的银月真君,她哪怕冲击化神境界失败,也会选择偷渡的方式飞升灵仙界,事实上银月真君比较倾向于后者,她所修炼的“皓月当空真诀”是强于修炼而弱于实战的,即便能突破到五阶化神境界,恐怕化神雷劫自己也根本扛不住,还是先偷渡到灵仙界,然后获得更多更好的辅助法宝之后,再晋升化神,更加稳妥成功几率也更加高。

遥想当年,法灭、金瞳、银月,三人都是当代天之骄子,一心大道,几经厮杀与并肩后,方才最终成为老友。

然而,在这漫漫长生路,恐怕真的只有缘分很深很深的人,方才能一同并肩,一同行走下去。

六极真君/六极真魔的元婴大典之后,元始魔门威势更盛,势力扩大。朱鹏炼体第一之名,也开始在幽州域内传开,厉若海幽州战力第一、叶轻眉幽州剑修第一、而朱鹏则是幽州炼体第一。

这般的显赫之名,自然引来许多散修的投奔,元始魔门家大业大不收?没问题,不是还有六极回春岛,相比元始魔门,六极真君倒有大半的时间呆在这里。

因为法灭真君做主,同时也有元婴贺的余势,朱鹏在元婴大典之后于元始魔门当中,纳妾素云子。

虽然是收一位百媚千娇的美人于胯下,并且不是道侣而是侍妾,但还是很多人觉得六极真君亏了。

双修府素云子,曾经跟散修跑过,那几乎是被宗门除名的一残花败柳,堂堂元婴老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捡别人吃剩下的?哪怕素云子与那名散修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这事也好说不好听。

因此在许多人看来,六极纯粹是深受法灭真人提携之恩,实在抹不开这个脸才勉强接受此事的。

毕竟元始魔门掌教当年与双修府上一代府主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双修府这样的门派,要是同元始魔门上层拉不上稳固关系,根本就吃不下现在占据着的资源,不一定在什么时候就被灭掉了。

…………………

红烛暖帐温香,金杯玉酿琥珀酒。

当一身大红袍服的朱鹏掀开女孩的面纱时,他发现那晶莹的面颊上有眼泪流淌。

“六极师兄,我错了吗?”

“……你为当年后悔吗?”上前,拭去那一行行泪水,却发现止也止不住。

“后悔。”

“那你就错了。我们是修者,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因为向往纯美的的感情而忘记我们立身之基,当然就错了。”

因为男子的话语,素云子眼泪流淌得更加利害,爱一个人没有错,但一个人弱小就有错,国家弱小,国家就被蹂躏,个人弱小,个人就被生活蹂躏,弱小是生命的原罪。

就像狮虎捕猎,它们一定不会冲向牛群中最强壮、矫健的那一头,它们冲向的一定是幼小的、苍老的、跑的慢的。

由国家乃至于人类再到动物皆是如此,天道诞生万物不是让你们懒散享乐的,强壮体魄、强壮精神,无限度的强大下去,如此才有仙道的自在、逍遥,佛门的圆满。

人生本身即是一场修行,修仙者的人生,这一特点被十倍百倍的清晰化了,素云子不懂,因此导致她甚至她所爱之人的悲剧。

金丹宗师啊,在幽州足够开宗立派建立一宗门的强者了,然而那个男人接不起素云子这位幽州第一美人儿,他与她只沉浸于想象中的美好,却都没有做好身心的准备,最终导致了两人的悲剧。

“请……师兄教我,何为道?”

手指在素云子那凝肤白玉般的肌肤上滑过,朱鹏轻轻一笑,解去了自己的袍衣。

红袍飞出,罗帐垂落,极致的强壮与柔美结实,片刻之后,又有一袭红裙飞出,刚好盖在朱鹏刚刚掷出的红袍之上,却是与它们的主人相反,红裙压着红袍。

暖塌动摇,依偎着、缠绵着。

朦朦脆胧中,有一声声百转呻吟低吟浅唱,牵动心弦,撩拨意马,若仙音缥缈,若泉水叮咚。

那一夜,素云子终于真正明白了何为道法自然,何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哪怕是自己,哪怕是脑海中那个永远自以为不会忘却的男人,哪怕他临死前的痛骂与嘶吼……尽皆在一波波的浪潮中,被冲淡了。

幽州域炼体第一,龙虎之躯,蚩尤体魄,这些可并不是朱鹏自己吹出来的。哪怕素云子出身双修府,理论经验丰富无比,可两者之间的体魄差距实在太大了,素云子只觉得自己自幼所学的千般技法,尽皆在男人那简单、粗暴、蛮横的力量体能面前土崩瓦解,最终整个人浑然痴傻了,恍若忘记了自己。

九日夜的时间,朱鹏就没下过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