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十七章:地煞天罡,寻仙世界第一车神(求订阅,求打赏,求订阅加打赏)

第三十七章:地煞天罡,寻仙世界第一车神(求订阅,求打赏,求订阅加打赏)(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绝世拳锋与恍若重斧般的霸剑相互交击碰撞,劲力咬合,然而在彼此短暂的角力之后,率先选择退去的却是持剑的那一方。

深海绝域大统领,龙四海周身气流汹涌而动,她那犹如燃烧血火般的长发于高空中飞舞飘荡。

虽然仅仅只是二阶生命体,但因为体内的蛟龙血脉与龙四海本身的骁勇善战天赋,一般东海水族的统领都不是龙四海的对手。

然而,此时此刻这位骄傲至极的龙女,却知道自已已然输了。

眼前这名人族剑修与自己硬撼一击后,一身剑劲力道陡然化实为虚迅速借走自身部分拳劲,然后转身与四周的围攻者搏杀,相形之下自己明明身负蛟龙体魄却还要消化一会劲力才能保证自身不受伤害,两者对比,自然输了。

当然,另一边仗剑厮杀的朱鹏也并不轻松,这一个月来他杀戮太过了,以至于引起绝域内的水族统领带着麾下高手追击伏杀。

周身炼甲不时现出为主人挡住来自四周水族骑士的攻击,因为完全召唤五行炼甲的话,不但负荷巨大并且会牺牲掉极多的灵敏,因此除非丹劲爆发状态,否则朱鹏是不会召唤全部的五行炼甲的。

只是需要用哪个部分防御时,方才会召唤其中哪个部分,如此一来对于防御者的战斗预判能力就要求很高了,炼甲召唤或快或慢都不行,快了对手会转移攻击目标,慢了人家的攻击都已经落在自己身上了,炼甲再召唤出来还有什么用?凭白浪费真元法力而已。

因为剑术精绝,每三到五剑,朱鹏即能格杀掉一头近身的水族二阶勇士,几乎所有的攻击都被他或者避开,或者以五行炼甲硬挡下来了。

长达近半个多月的追杀,不单单令朱鹏感到疲惫而已,同时四周的东海水族勇士也被杀得心胆俱寒,若非在这片绝域内东海水族勇士无数,又是咽喉腹心之地,恐怕早就没人敢来追杀了。

哪怕,有此地统领龙四海的强令也没有用处。

(可惜,我缺少范围性杀戮的法术与配套灵器,否则也不必打得如此辛苦。)一直以来,朱鹏的能力体系建设都是以越阶挑战、单体杀伤为主的,虽然也并不是没有范围性的攻防法术,但在这样的环境下用来对付水族都比较低效率。

水行,阴-龙吟大泽,在这处深海绝域,水灵力丰沛的环境下施展有极大的加成效果……但谁见到过被淹死的鱼?人家东海水族天生的水系抗性天赋加成。

天涯镇海阁是人族修士中,唯一可以用水行打爆东海水族的,朱鹏却缺乏此方面的专精。

火行,不必多说了,天生被水行完克。在没有产生绝对数量或者绝对质量差距的情况下,同等量的火与同等量的水拼,没有胜算的。

“朱鹏,我承认你实在利害,单对单,我龙四海也不是你的对手。稍稍假以时日,你未必不会成为第二个厉若海,可惜,你今天注定会死在这里,我龙四海誓要杀你,不惜代价!”咆哮着,那名原本是披鳞顶角半人化的蛟龙女陡然怒吼一声,她现出巨大的蛟龙真身,一低头就是恢宏的火柱横扫,那火焰巨柱赤红中带金色,这位龙女明显已经豁上自身的元气了。

(呼……你玩什么命啊。)

朱鹏左手向下一压,下方密林间树海汹涌,下一刻漫天树叶组成一条巨大的绿色狂龙咆哮盘旋而上:木行,阴-飞叶刀轮,这招道术范围性秒杀不足,但混乱局势却足够用了。

木行,阴-飞叶刀轮与龙四海的蛟龙吐息正面硬刚,木养火行,火焰神通的威力瞬间暴涨,这个时候龙四海陡然反应过来,但当她再想收回这招却已经是不可能了,覆水难收,已喷出的火焰龙息也同样难以再咽回去。

轰!

瞬间大爆炸,朱鹏全力施展的木行配合龙四海不惜元气全力施展的火行龙息,形成威力巨大的范围性焚烧,一时间空气中都弥散着浓烈的海鲜火锅香味。

朱鹏一个人根本做不到的事,被龙四海全力配合着做到了。

(不……)

甚至都来不及懊悔与难过,自大地之下一道金虹冲天而起,酷烈凌厉无比的剑芒在现出真身的龙四海身上斩出一道巨大剑痕,腥红血雨一时爆散。

普通筑基境修士可能都看不清、看不懂在刚刚那短短时间内朱鹏都做了什么,然而龙四海拥有“龙瞳”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然而正是因为看得清楚,因此才分外觉得惊心动魄。

这个男人在施展木行法术之时,就顺势带起一些尘土,木克土行,那脆弱的根须却可以撕裂大地。

当自身龙息将那木行完全转化为火行时,这个家伙却又以刚刚那些尘土沙石施展土遁术,火助土行,自己眼睁睁看着那道流沙土线迅走如蛇般遁入大地。土遁来到自己脚下,土助金行,朱鹏手中的霸剑蛮龙钺夹带着金行法术:阴-锋刃术完成冲天一击,整个过程中因为五行生克的变化,他的真元法力没消耗多少,然而术法攻防的威力却几乎提升到了最极限境。

“道痴朱鹏,算你狠!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焚烧精血,摇尾远遁,毕竟是拥有龙族血脉,当龙四海全力想要遁逃之时,朱鹏也根本就拦截不住。或者说,在某种层面上他也并不想拦截。

“呼。梦魇丸,这次你真的是立功了,这个家伙若是不管不顾得继续纠缠下去,下一波东海援军很快就要到了。”龙四海有蛟龙血统,天生强悍傲岸,几无天敌对手,因此虽然神识强悍但神识敏锐度却并不高,朱鹏已经隐隐感应到远方有一大批东海水族勇士正在赶来,龙四海刚刚若是死战到底不肯退走,该燃烧精血转身施展血遁术的,就是自己了。

鬼道法相梦魇丸拥有无形之中加强敌人心理恐惧的效果,这种效果利用不好可能会坑到自己,但如果利用得好,也真的是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妙用无限矣。

覆灭追杀队,击退水族统领龙四海,朱鹏找个地方潜遁疗伤、恢复法力,甚至取出流银返焰鼎以自身先天灵火修复霸剑蛮龙钺,炼气境修士炼器,需要寻找地火之脉,借助天地之威自然之势。

筑基境修士虽然炼器、炼丹也大多寻找地火脉,但找不到时也可以用自身先天灵火凑和使用,除消耗略大外也不逊色于地火脉过多,等到晋升金丹宗师之时,炼器、炼丹往往就使用自身丹火了,越是上品金丹丹火的威力就越大越雄浑,威力不逊色于大自然生成的上品地火脉,并且控制上从心所欲,大大提升炼器、炼丹的成功率、成丹量。

至于元婴老怪以及再往上的修士,他们炼器、炼丹就往往寻找各种别有神效威力无穷的天地灵火、异火了,如大日金焰、如紫极天火、如地煞真火、如冰魄寒炎,如青火等等。

像当初欧阳老祖宗霍璃,一招自爆本命法宝,爆炸的威力惊人巨大,那其实是因为她的丹鼎当中藏着一缕地煞真火,这地煞真火为地极真火升华而成,年头越久则威力越大,若是升华成天罡极火时甚至会自生灵性,算是诸多灵火、异火中灵性最高,兼容性也最强的一种了。

当年欧阳家一代天骄欧阳烈,若非要束缚住这一大团地煞真火,也不至于突破失败抑郁而死,要知道欧阳烈可是结丹巅峰,他若是成功突破直接就是横压一方的元婴老怪,其存在甚至会影响整个东海乃至于整个幽州的势力分布。

这些都是欧阳老祖宗霍璃看欧阳红袖的确是心诚意正、忠心耿耿,方才没怎么顾忌得告诉她的,甚至于绝大多数欧阳家核心弟子都不知道自家地火室最深处束缚着一大团地煞真火。

然而,朱鹏何等的老阴比,他始终没有忘记金宫玉阶殿一役,霍璃那不正常的法宝自爆威力,欧阳红袖哪怕嫁给朱鹏,心中爱煞自己这位师兄,原本她也是守口如瓶不肯多说的。

老祖宗霍璃如果让她对付朱鹏,欧阳红袖做不到,但朱鹏如果让她对付霍璃,欧阳红袖同样做不到,她顶多做到两不相帮。

但这是正常情况下的欧阳红袖,相比清清纯纯如白纸般的欧阳红袖,朱鹏是何等的身经百战,闺房之乐中,阴阳妙术轮番施展,被朱鹏欺负得浑然忘我的欧阳红袖,秀口轻张间基本上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了。

事后疲累至极得昏沉睡去,当再次醒来时喝着朱鹏亲手熬煮的阴元粥,真的是甜得什么都忘记了。

朱鹏是何等体贴的好……老阴比,当然是不会让自己的道侣背负上心理负担的,但欧阳家的地煞真火,他却是势在必得。

……………………

这处深海绝域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当朱鹏不再肆意杀戮而有心隐藏之时,东海水族统领龙四海虽然深恨朱鹏,但又怎么可能轻易找寻到。

时近两月时,朱鹏返回孙家祖孙两人所在的青金石铜精矿矿脉,在这个时候两人已经将整个矿脉开采大半了,青金石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下位面世界,只要寻仙世界不晋升回中位面,这珍贵的资源就真的是用一点少一点。

“上宗仙师,幸不辱命,这是您要的青金石矿。”一边说着,老孙头一边将一件乾坤袋递交给朱鹏,同时还向下抖着另外几个乾坤袋,示意自己祖孙两人并无私藏。

甚至他私藏一些朱鹏也不介意,自己铸成本命法宝够用就好了,孙家祖孙私藏与否,和自己没有关系。

“二位辛苦了,也请放心,我朱鹏并非不守信诺之人,倩儿的入宗就包在我身上,另外这是一些灵石,弥补老先生的损失。”接过老孙头的乾坤袋,朱鹏递过去另外一口乾坤袋,这一次深海绝域之行一路大杀特杀,搜尸捡漏,身上都快放不下了。

“不用,真的不用。仙师,只求您多多照顾我孙家这株独苗就行。”其实老孙头在凡间子孙兴盛,甚至是越国京师之中的名门望族,只是儿女辈都没有灵根,若论在修仙界,他还真的是只有孙倩这一株独苗。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就在两人推拒间,朱鹏陡然脸色一变,他左手食、中、无名三指陡然变成纯金色,下一道一道凌厉无俦的剑气惊虹就狂飙而去,径直掠向气息浮动处。

“朱师兄,别动手是我……啊。”惨哼一声,然后在土石分散间一身蓝色衣裙的蓝染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看样子这段时间她混得很不好,衣衫破碎、脸颊苍白、步伐浮动,手中紧紧扣着一轮利刺铁环不敢松懈。

正常情况下进入这处深海绝域,时间相近一处水眼的进入者,是不会被投放得过远的,这也是蓝染找朱鹏联手的原因,想要托庇于这战斗力强大的师兄获得好处。

然而蓝染没想到的是,虽然同样是筑基境修士,但朱鹏的真元法力太雄浑,也就是太重了,因此两人最后的投放距离相差甚远,朱鹏是凭借自身强大的战斗力与综合素质一路狂飙,然而蓝染可就惨了,刚好就碰上龙四海的大清洗,几经苦战、组队、失散,伤痕累累总算找到了这处青金石铜精矿矿脉。

看着身上好几件乾坤袋,绑得跟个丐帮长老似的朱鹏,蓝染刹那间有一种号啕大哭的冲动,这一路活着闯过来真的是太过艰难了。

“调整一下情绪和状态,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在这里耽搁。小心,我担心出去之后还是会有一场恶战。”

“啊,什么意思?”不仅仅是蓝染,修为与实战能力更弱一些的孙家祖孙更加在意的侧耳倾听。

“我遇到过这处绝域的水族统领,蛟龙血裔龙四海,并且有意说过,一旦我们出去后会有人向天涯镇海阁告发,然而那条母蛟却是完全不以为意的样子。那种胸有成竹的姿态,如果不是她真傻的话,就是水族还有多重的后手准备,我想来想去,觉得在水眼出口处有水族金丹境统领这个可能性最大。”虽然龙四海的大清洗,打破了此处水族与人族修士间的动态平衡,如果她没办法清洗干净所有人,那么这种选择就是一种失智的错误决策。

但如若反过来说,如果龙四海能够灭掉所有人族修士,那么这处深海绝域的安全性,就有了保障,主动权真正握在了东海水族手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