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二十八章:厉血神煞,绝世灵物

第二十八章:厉血神煞,绝世灵物(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东海坊市,瀚海蓝天,鸟鸣清悦而欢愉。

元始魔门在东海的坊市负责人左寒正在与一名一身银白道袍的青年男子烹茶共饮,此时正值暴雨天候,也没什么值得关注的生意,若是独身一人自然盖被高卧。

现今却是有道友在面前,那么烹茶论道也是一件快意事。

宗门在东海坊市生意是由左寒全权总管打理的,一旦出了问题上面也自然是找他合账,不过左寒虽然是筑基境修士,但他并不长于战斗,而东海修士长年与瀚海、妖兽争雄,战斗力与战斗意志普遍是比较高的,因此除负责生意的负责人外,各坊市往往还需要有一名职司战斗搏杀的负责人。

正常来说,是一名筑基修士全权负责生意,一名长于战斗的筑基修士全权负责镇压杀伐。

然而在上一位修士值守期满后,宗门再派过来的却是一名炼气境修士:金丹宗师叶轻眉长老的唯一嫡传弟子,十全道痴朱鹏。

事实上来说左寒心里是不怎么愿意的,因为哪怕是那种战斗型天才,拥有炼气杀筑基的卓越战斗力,但炼气境修士的威压终究是不如筑基境修士的,而东海坊市与其说是需要筑基境修士的战斗力,莫不如说更需要筑基境修士的威压。

好在,眼前这位风头正盛的当代天骄并没有搞事情,而是一经来到就开始闭关潜修,如此低调,再加上大宗门坊市千百年来积累下来的威势,五年时间过去了,倒也一直都没有什么事发生。

这五年时间里,左寒与对方接触着交流过几次,每一次都获益不浅,确定对方的确是一心向道的纯粹修士后,左寒心中原本的警惕与排斥也就渐渐降低淡化了。

尤其朱鹏还是器道、炼丹、阵法方面的高手,这样的修士是没有谁会不好好结交的,尤其像左寒这样的生意人。

五年时间,天煞修罗功至少筑基篇部分,朱鹏已经通读无碍、毫无困扰不解之处了,只是想以天煞修罗功贯通筑基境界,却还需要大量的地煞来杂糅气血元息,转化为幽冥天煞!

虽然东海坊市之中是有一些采取而来的地煞元气,但无论品质还是数量都无法让朱鹏真正满意,他需要那种大量、精纯、高品质的地煞,最好是与天煞修罗功相契合的异种地煞,如此方才能真正的完美筑基。

地煞元气,其实就类似于石油的存在,是一种古生物尸骸与大地元气相结合的产物,在东海之内多有其存在,只是大量、精纯、高品质的异种地煞,想要找到就并不那么的容易了。

朱鹏结交东海的地头蛇,同时花大价钱悬赏去搜寻这方面的讯息,但暂时而言还一无所得,不过他倒也并不太急,东海荒岛无数地煞密集,只是自己的要求比较严苛,但只要下功夫稍辅以时间,总是能找到的。

“朱师兄,这两天军皇山那个蛮子徐图,没再来找你交手切磋吧?您多少也留手一些,虽然徐蛮子皮糙肉厚,但您若是把他给打死了,终究不大不小的是个事啊。”品茶闲聊间,左寒不自觉得就说起了万里军皇山在东海坊市的武力负责人徐图。

整个东海坊市是由幽州三大宗派:元始魔门、天涯镇海阁、万里军皇山联合一些本地中小型宗门共同经营的,每隔百年会有一名出身三大宗派之一的金丹宗师过来进驻镇压。

不过,绝大多数情况下金丹宗师通常都是只潜修不出手的,很多时候一百年值守期满,这些金丹宗师连脸都没露过,但即便如此,他们在收益上也是要拿大头的。

真正负责大部分日常事务的是宗门筑基境修士,天涯镇海阁派来的武力负责人是筑基中期的女修士蓝夫人,万里军皇山派来的武力负责人则正是左寒口中的蛮子徐图,他也是筑基中期修为,并且修炼斗魔图录性情张扬好斗。

这样一个人看到朱鹏的出现并与他们平起平坐,当然是不满的,嘴上挑衅两句,结果当场被朱鹏拎出来一顿暴打。

执掌顶级灵器鬼灵珠,凭朱鹏的水准哪怕面对筑基后期的修士,都可以打个五五分,徐图虽然不弱,却又怎么可能是对手。

击败了徐图,朱鹏就获得了东海坊市的认可,但也惹来一个麻烦,那就是这个徐图一有时间就来上门挑战,虽然屡战屡败,但依然屡败屡战,他也算了得,有几次朱鹏甚至想下黑手打残他,却都被徐图全身而退了。

朱鹏拿徐图当垫脚石,然而徐图又何尝不是拿朱鹏当作自己修行路上的磨刀石?

数次战斗下来,朱鹏在真元上的完美控制,在灵器与术法上的完美结合都让徐图有所领悟,实力隐隐间增长迅速。

这些事像左寒这类纯粹做生意和气生财的修士,都只是当作是笑话来看的,然而在朱鹏、徐图这类修士看来,这种事一点都不好笑。

好在,朱鹏也知道左寒是真的不懂,因此他喝着灵茶,看着外面暴雨如幕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然而,也就在这突兀之间,整个东海坊市突然间地动山摇起来。

唰唰,整个坊市的防御灵阵都被层层激活,光幕层叠交织,但依然止不住的波纹变幻,如同重石落水,激起水浪翻滚扩散无休无止。

“地龙翻身!?怎么回事,怎么会事先一点警示都没有?”修真世界的地震监测技术非常高明,但也并不是什么类型的地震都能监测出来的。只是房屋倾塌、碎石飞舞,这种程度想要弄死生存能力惊人的修者挺难的,虽然这次地震的规模相当不小。

深海地震,必然同时爆发着海潮巨浪的出现,当那几十米高的海啸墙呼啸砸下来时,如此自然天威,让朱鹏也不得不感慨自己的水行法术:龙吟大泽,至少目前来说是远远不如的。

庞大的真元法力威压突然扩散,下一刻,整个海外坊市被罩在一轮巨型光罩内。

一直于东海坊市闭关的天涯镇海阁金丹宗师终于还是及时出手了,这种事只能说合该是他运气不好,纯粹人在屋中坐,锅从天上砸。

轰隆!砰砰砰砰……

在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大碰撞后,震荡与轰鸣声渐渐变小平息,地震这种事来得快,去得也快,左寒这个时候一身防御法术全开,他站在中堂看着那渐渐退去的大浪有些心有余悸,然后他一回头,看到的却是那银白道袍的青年依然在一口一口地抿着灵茶。

见到这一幕,一抹苦笑在左寒的嘴角上绽开。

“朱师兄好厉害的养气功夫,仅仅只是这份定力,就让左某自叹不如啊。”

“左师弟在外面有几十几百万灵石的货物,不像我一般全部家当放乾坤袋里就完事了,当然关心则乱。”按照叶轻眉那边的辈分,左寒虽然是筑基境修士,但一样要称自己为师兄。

一边这样说着,朱鹏一边仰头饮尽杯中灵茶,然后他大步向外面走出去,如此深海地震,地煞疯狂涌动,因为已经修炼了基础的天煞修罗功,因此朱鹏对于地煞元气的感应能力胜过普通的同阶修士许多倍。

一个时辰后,朱鹏与左寒驾驭遁光停留在一处因为地震而出现的地裂缝隙处,天空中都飘散着淡紫色的毒瘴,普通凡人进入这片区域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毒杀。

在这个时候,附近的三宗修士已然将地裂缝隙包围,朱鹏与左寒见此各自压下遁光。

“怎么回事?”

“左师兄,朱师兄。这似乎是一处古代色目人的墓葬遗迹,因为地震推力而出现,不过里面煞气升腾并且似乎还有一些鬼物、尸怪,三宗弟子进入后都有所折损。”一名有着斑驳山羊胡须的老修士上前向左寒与朱鹏说明情况。所谓的古代色目人,就是金发碧眼的白肤人种,只是在存在修真文明的世界色目人的境遇往往都不怎么好。

不是成为宗门奴隶、少数民族,就是被驱赶到蛮荒之地,这个修真世界的色目人族群也是如此,他们虽然也拥有一定的独有力量,但并不足以与修真文明相抗衡,这一千年来哪怕是在东海色目人也几乎已经看不到了,倒是偶有大型墓藏遗迹被发现。

或者,活着的时候越是被压制,也就越是向往死后的世界吧。

…………………

越是软弱,就越是会死死抓住手中的力量不肯放过。

色目人特有的力量体系为贵族牢牢把持着,他们生前穷奢极欲,死后也要为自己建立庞大的地宫墓室,并且大量殉葬、血祭自己的同族,妄想死后依旧可以维持自己的统治地位。

而在灵气升腾的修真文明世界,大量的血祭死亡且深埋地下,稍辅以时间就会导致一些异常之物出现,不仅仅是鬼物、尸怪而已,同时也包括着一些连修真者也窥视的阴冥宝物。

或者药草,或者其它什么东西。

“真是想不到,呆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居然还能有这样的机缘砸在头上。朱鹏,你下不下去?你不下去老子可就下去把东西拿光了。”伴随着一道灰黑色遁光而至的,正是万里军皇山派驻在这里的筑基境修士徐图,与他几乎是前后脚落地的,却是一名白肤蓝服的艳丽女修,蓝夫人。

不顾地煞毒气升腾,蓝夫人与徐图并未怎么犹豫,很快就各带一队修士潜入下去了,天授不取,反受其疚,漫漫仙路,除心性,苦修以外,机缘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环。或者说,能够踏上修真世界高处的宗师、老怪,随便哪一个没点自己的机缘际遇?

朱鹏也想组织人手赶紧下去,刚刚的天灾变化,大半都被天涯镇海阁派驻在这里的金丹修士硬生扛受了,哪怕有大阵护持,这位宗师恐怕也内伤不轻。

而这个时候面对这种机缘,宗门派驻在这里的筑基境修士是有责任下去的,不然令宗门错过重宝,必有责罚。

问题是朱鹏招揽半天,却没有谁愿意陪他一同下去,在这里就体现出炼气修士与筑基境修士的威信差距了,哪怕朱鹏可以击败徐图,但下这种险恶之地寻宝,是很拼持续作战能力与综合实力的,而这些方面,一个炼气大圆满的修士无疑是令人信心不足的。

“师兄,师兄,我跟你下去。”就在朱鹏摸摸鼻子,打算一个人下去时,一个穿着鹅黄色道袍的梳着两条马尾辫、明眸皓齿的女孩扑出来,这样言道。

“竹山教黄樱,拜见上宗师兄,我擅长傀儡法术,到下面定可以帮师兄解决一些麻烦。”

“……竹山教黄樱,你认识黄元、黄烈二人?”

“那正是家兄。”

闻言,朱鹏点了点头,下一刻鬼灵珠光华一卷,将他与黄樱同时带入色目人的墓葬世界。

在那一片灰暗阴沉的地下墓葬世界中,一道血色深红的遁光极速穿梭着。

自身五行混元功大成,气血精元之雄浑、真元法力之深湛,都几乎是同阶炼气大圆满修士的五倍还多,但转化为天煞修罗功的真元法力却终究还是隔着一层,因此朱鹏目前可以御使鬼灵珠飞遁,也可以御使鬼灵珠战斗,但却无法御使鬼灵珠飞遁的同时战斗。

也不知道是开凿的,还是地壳变动的关系,这处色目人的地宫异常的宽阔而广大,自己是炼气境修士,带的人也少,与徐图、蓝夫人同行必然是会吃亏,因此朱鹏带着黄樱在片刻的估测之后选择了另一处探索方向。

也许这一处探索方向的终点是一条死路,也许这两个探索方向殊途同归,但无论怎样都好过两个人去和两群人争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