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二十七章:上古时代,元始丹经

第二十七章:上古时代,元始丹经(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临江镇一役后,朱鹏带着李嫣与王忠即刻辞别双修府尹灵素与黄氏兄弟,火速返回宗门。

这一次宗门任务虽然连双修府府主都没见到,更是连广寒月宫一名弟子都没有杀,但于临江镇全灭幽冥白骨城十二名筑基境修士,甚至连金丹宗师幽无常的独子都当场击杀了,任谁都不能再质疑朱鹏的宗门任务完成度了。

虽然理论上讲幽绝死于战场上,幽无常并没有任何实施报复的理由,毕竟战场之上不可能因为幽绝是金丹宗师独子,就只允幽绝杀人,不允别人杀他。

但,毕竟是亲儿子啊。毕竟是十二名筑基境修士啊,最后再外加上鬼道顶阶灵器鬼灵珠,朱鹏这火速撤退也是为幽无常好,省得他老人家一时间气血冲脑,干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如果幽无常发疯,亲自出手杀掉朱鹏与李嫣,不说他能不能做到,如果他这样做了,整个幽州恐怕都会沦为战场,如果一个大宗门的核心弟子可以随便杀,幽州三大宗派的出色弟子恐怕都被杀光了。

炼气杀筑基,这就已经是可操作极限了,当金丹宗师真的杀过来时,朱鹏自觉凭现在的自己跑都跑不掉,在绝对实力上的差距实在太过悬殊了。

数月后,元始魔门,金丹洞府,朱鹏的闭关静室内。

青石地面,简捷干净的房间。

一颗暗红色的珠子此时此刻正在半空中凭空漂浮着,朱鹏并没有向其中注入任何力量,但这颗鬼灵珠的自身灵性,却高得吓人。

除此之外,朱鹏的手中拿着一枚仅仅镶嵌蛋白石,外表非常简朴的戒指:此为储物灵戒。

这却是比乾坤袋、灵兽袋更要高出一个级别的储物装备了,仅仅只从这点看,就可以看出幽城主是真真心疼儿子啊,像储物戒指这种高级货,即便是金丹宗师都未必能有,幽老怪硬是给自己儿子配上一个。

但也正是因为这枚储物戒指,当时幽绝自己都决定投炉证殉道了,朱鹏却依然不得不多斩他一剑,顶阶灵器诞生那一刹那的灵压恐怕会将此戒灰灰,哪怕不将戒体本身碾碎,上面的储物空间被破碎也是不能接受的损失。

这枚戒指上的防御禁制早被朱鹏以五色神光强行破去,里面的灵石、丹药、灵器之多也是幽冥白骨城诸人之最,但想一想另外那几名死在幽绝手上的筑基修士,他这样的荷包厚度也就说得通了。

即便是以一宗少主的自傲,也不可能光杀人不越货,想来另外那几名筑基境修士的家底也全部都在这里了。

在幽绝的储物戒指当中,朱鹏同样找到一本同厉念藏书相类似的典籍,同样是天煞修罗功,只是幽绝这一本并没有任何掩饰,若是自己活着,自己的储物戒指不会落入它人手中,若是自己已经死了,那么功法被谁学去也就无所谓了。

(啧啧,独子的待遇和宗门弟子就是不同啊。)朱鹏一边翻看着幽绝版的天煞修罗功,一边感慨言道。

返回宗门这些时日,朱鹏也已经顺着自己之前的记忆查阅过了:天煞修罗功是上古一魔门大宗的传承绝学,修到极处可升华为六极真魔功,威力无穷,霸道绝伦。

幽州鬼道第一宗幽冥白骨城继承的就是这上古魔门的部分传承,甚至于还不是顶级的真传,幽冥白骨城对于这上古魔门的探索挖掘一直就没有停止过,这天煞修罗功无疑就是这几十年来的最新成果了。

除幽无常幽老怪与他的独子与少数亲信外,哪怕是幽冥白骨城的弟子,也无人有缘得此奇功,并且幽绝版的天煞修罗功与厉念版的天煞修罗功还都落在朱鹏手中了,他略一比较就发现厉念版的天煞修罗功当中被删掉许多内容,不仅仅是许多神通秘术的修炼法门没有,就连功法的后半部分也多少被窜改过。

看来幽无常很不放心这个厉念啊,当然,魔门左道做这样的事实在是太正常了,尤其幽无常还有幽绝这个他放不下的独子,因此心魔更盛。

在幽绝版的天煞修罗功典籍中明确记录着,顶级灵器鬼灵珠可用于辅修功法,分担修炼压力,晋升金丹之后,更可以将这件已经心血洗炼百年的灵器添加炼材直接升华为本命法宝:太阴灭绝球。

不说太阴灭绝球本身的巨大威力,即便是筑基境这百年的祭炼打磨就足以让它比同阶修士的本命法宝更强上一截,更何况朱鹏在细细参悟之后,发现这太阴灭绝球隐隐间居然有些自己“道化-混沌黑洞”的意思味道。

问题是,自己修出道化时已经是四阶快五阶的半神了,而太阴灭绝球铸成之日不过三阶金丹法宝……修真文明的优越性与强大,由此管中窥豹就可见一斑。

“什么吗,幽无常不懂装懂瞎写注解,还好幽绝已经死了,他若是不死最后恐怕也得被他老爹亲手坑死。”翻看着两本内容不大相同的典籍,朱鹏发现幽绝版的天煞修罗功上有许多幽无常的注解论述,但幽无常主修的功法明显并不是天煞修罗功,因此在这些注解当中居然出现许多谬误之处,若是幽绝受其影响,依此修炼,恐怕天煞修罗功永远都是天煞修罗功,永远都别想真正升华到“六极真魔变”的地步。

幽无常修炼一辈子鬼道,得鬼而忘道。

天煞修罗功真正的重点其实是阴,而不是鬼,注重本体修炼才是上古魔功的最鲜明特点,然而幽无常却下意识得买椟还珠,通篇大讲如何利用天煞修罗功修炼者的本体威压控制、操纵更多、更强大的鬼物。

哪怕幽绝颇有天赋才情,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之下隐隐间也已经被他父亲带偏了,反倒是修炼功法残本的厉念,因为没有那些厉害的神通秘术分散注意力,不得不将精力集中在功法本身,也因此,他隐隐更多的窥破此功法的本质。

若非朱鹏这股修真界的泥石流将幽绝与厉念两人横扫而落,百年之后,在幽绝与厉念两人之间恐怕少不得一场道统之争,并且,相对来说朱鹏更看好厉念。

幽绝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仙二代,这是他的优势,也是他最严重的劣势,天资纵横,才华横溢,灵根强大,传承高明,但也因此种种,这个人明显经不起摔打。

因此在战败之后,幽绝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去死,我不活了,活着丢人。于是转身投炉,以命祭道,看似刚烈,但这真的是刚烈吗?

相反厉含此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拼死作战,他仅仅只是输在最残酷的绝对实力压制,若不是朱鹏,正常的这个年龄的修者哪怕在这个时候占尽优势,也可能被其逃遁甚至反杀!

诵读着功法,体味着其中纯阴妙义,上清下浊,阴阳昏晓,上清归于天,万物归于地,是谓阴煞,重博守杂,大噬天下,是谓天煞修罗功!

体悟着,推衍着,苦思着,修炼无岁月,山中不知年。在修炼静室之中,朱鹏直到房间里的感应灵阵亮起方才回过神来。

“呼……什么人,进来吧。”缓缓站起,全身钢铁般的骨骼发出重组一般的咔嚓碰撞声,几乎隐带雷音。

闻及此声朱鹏也不由得苦笑,自己这是在静室当中闭关了多久?

“朱师兄,叶祖师请您过去。”

“嗯,知道了。我闭关了多久?”用几个小法术整理一下衣冠形容,朱鹏随口问道。

“已经三个月了,过程中李师姐、王师兄过来找过您几次,但都被小婢挡了回去。只是这次是叶祖师传话,因此才……”

“知道了,你做得很好。”说着,朱鹏随手抛了小半瓶益气丹过去,谁都没有免费为你提供服务的义务,虽然对方是外门弟子,但人家是过来服侍叶轻眉的。

接过丹药,这名女弟子立刻喜形于色,对于朱鹏来说这是品级已经跟不上修炼进度的日常消耗品,但对于她们这些外门弟子来说,却是用于冲击境界瓶颈的宝物,哪能不喜形于色呢。

“谢谢朱师兄,谢谢朱师兄……另外,另外被小婢拦下后,李师姐每次都气呼呼得,然后就不怎么来了,而王师兄还是隔三差五就来,每次还都笑呵呵的一团和气。”

“知道了,小机灵鬼。”走过去,拍了拍这机灵小婢的脑袋,让女孩一吐舌头,颇为俏皮。

走出闭关静室,在七转八转之后来到主静室,也就是叶轻眉日常闭关之处,虽然金丹洞府当中是有奢侈而舒适的起居室的,但真正的高阶修士有睡觉习惯的不多。

…………………………

“弟子朱鹏,拜见恩师。”

主静室内,在那暖玉云床下,于淡淡灵气的缭绕间朱鹏拱手施礼,法度礼仪俱是无可挑剔。

“嗯,起来吧。你很好,并没有给为师丢脸。”叶轻眉一拂手,她这样言道。

当然是没丢脸,炼气境灭十二位筑基修士,如此显赫战绩威压幽州,就连天涯镇海阁的当代阁主厉若海都有所耳闻,在了解过详细的经过之后,赞道:“以逸待劳、蓄大水冲阵,炼气面对筑基依然如此挥洒自如,此子胆气十足,在进攻退守间深得兵法精要!”

被幽州第一强者如此赞叹,只是这一句评语就足够朱鹏的名声青云直上,与各宗最前列的天才并肩,甚至隐隐间更高上一筹了。

“鬼灵珠,宗门在你手上放二十年,如果这二十年内你成功筑基,此宝从此就归你个人所有。另外,这是宗门给予你的奖励。”说着,五支玉瓶被叶轻眉甩手之间取出,虚空悬浮于朱鹏的面前。

(这是?)

拿起其中一瓶,打开瓶塞,已然是满室丹香萦绕,除朱鹏打开的这一瓶外,其余四瓶上都有微型的封禁法阵用以镇压药力,可见此种丹药之珍贵。

(筑基丹!)

在修真世界,常规来说物品的价值是根据阶位来排列的。也就是说筑基修士常用的,一定比炼气修士常用的昂贵,金丹修士常用的,一定比筑基修士常用的昂贵,以此类推。

但低阶丹药之中却也有几种价值高昂,可与结丹甚至元婴修士服用的丹药相媲美的,而在其中,鼎鼎大名的筑基丹便是最具代表性的丹药。

在上古修行界,修士炼气升筑基是没有什么筑基丹的,而在现在,炼气修士不服用筑基丹好像就没办法筑基。

“掌教师兄也真的是看重你,五粒筑基丹,若你还是无法筑基成功,献上鬼灵珠再给你五粒的份额。呵呵,看来师兄是不惜代价也要催生出一位幽州筑基境第一高手啊!”摇头轻笑间,叶轻眉多多少少有些不以为然,在这位性情明犀的女剑修看来,筑基境就是筑基境,即便是幽州筑基境第一高手也没什么区别,但在法灭真人看来并不是这样。

对于宗门来说,幽州筑基境第一高手甚至比一些强行突破金丹,毫无晋升潜力的底层长老更有价值,不算其潜力,仅仅只是这名号对于一个宗门而言也是有益的。

声望,这种东西无形无质,对于修士个人来说也许还没有什么,但对于一个宗门来说,影响却是方方面面的。

迅速塞上那个没有封禁法阵的瓷瓶,筑基丹此宝价值高昂,哪怕自己并不怎么需要,任由药性扩散也是一种浪费。

“好了,刚刚那是宗门给你的赏赐。现在则是我这个做师父的给你奖赏了。”言说着,幽蓝、白金、青绿三枚色泽不一的玉简出现,被叶轻眉长年握剑却依然纤细的玉手执着,别样光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