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二十二章:选择,五行混元正法(求订阅,求打赏)

第二十二章:选择,五行混元正法(求订阅,求打赏)(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水幕天成,玉壁温润,在七十二斗魔台上的一切景象皆历历在目。

“嗯,外功横练大成,由内而外,内劲自生,晋升先天境界,他这是……五行灵根!?轻眉,你是在哪里找出这么一朵奇葩,现在被人家打上门来追债要账了。”元始魔门内部,六十年一届的山门大开多多少少也算一件大事,因此宗门高层在这个时间段都会尽可能的空出时间来聚一聚。

修真世界,真正执掌宗门权势的一定是修为最高深的修者,但修为最高深的修者未必是一宗之主。

许多金丹宗师,元婴境大修士不理俗务专心修行,因此许多中大型宗门的宗主可能就只有金丹甚至筑基境修为,他们有宗门日常的管理权限,但也仅仅只是管理而已,真正大的决定还是要向身后坐镇的大修士汇报。

然而元始魔门则不同,自上一次大规模的地煞幽冥劫后,元始丹宗的三大元婴境真人损失过半,唯一一位幸存的法灭真人在那次地煞幽冥劫中也身受重伤,渐渐性情改变,他不再一味的闭关苦修,而是开始将精力重心放在宗门上,这几十年苦心经营下来,元始魔门又多出数位金丹宗师,生机勃勃,极为兴旺。

其中被外界称为“闪灵儿”的玄袍女修叶轻眉就是其中之一,她几乎就是被法灭真人一手栽培起来的金丹宗师,剑道天赋极高,横扫同阶不说,稍弱一点的元婴境修士都对她颇为忌惮,是这两百年来元始魔门中当之无愧的最强宗师。

“此子没有灵根体质,天生经脉闭塞,别说修真问道,就连真气他应该都修不出来的,没想到他居然能想出修炼外功晋升先天的路子,也是啊,天生经脉闭塞反而让他一口先天元气始终不散,只要童身纯阳不破,他修习横炼外功反而比常人更有优势。”

“无论此子能不能连胜九场,我都收下他了,当年的话总不能说过不算。”除掌门法灭真人与叶丹师以外,在场还有白刹、怒迦、火离三大长老在列,虽然宗门还有其它金丹宗师,但有机会冲击元婴、够资格与法灭真人同席而坐的,也就他们几个。

“你之前收了十二位弟子,十一死一重伤残废,这个看起来身子骨满硬朗的,我看好他能够撑过十年。”一名半僧半道打扮的粗豪光头大汉这样言道。

“大金刚”怒迦,兼修佛魔秘法,不仅修为高深并且战力强横,他这一句玩笑话就有些调笑意味了。

叶轻眉未成名时,修剑成痴,四处挑战磨砺自身剑道,以至于在整个幽州地界仇敌无数,她本人剑术小成金丹凝结,背后又有宗门庇佑,自然是无碍的,但她的那些弟子可就凄惨了,十二名弟子十一死一重伤残废。

也不能说都是叶轻眉当年那些仇家下手,但过半恐怕是有的,最恐怖的是叶轻眉当年得罪的人实在太多,这位闪灵儿自家徒弟被阴后,她想找人报仇去都找不清楚,仗剑乱斩一通也只是仇家越搞越多,事情越闹越大而已。

因此,这些年来叶轻眉都已经不收徒弟了,十年之前,却有一少年与她立下赌约,自投罗网。

而在另一边,朱鹏仗剑厮杀凭借精湛霸道的豪烈剑术以及犹超同阶妖兽的夸张体魄,已经连战连胜打到第八场。

第八场时上台的修士是一位符修,他在上台之后背后延伸出符纸双翼,挥舞升空,只是还不等他以飞行之态、不败之姿施展符法碾压对手,一块石头就在他眼前疾速的放大,半空中爆出一团血雾,符纸散落飘飞。

那逆飞流星般的石头瞬间破盾,秒败!

“会飞了不起啊?脚踏大地,石弹还不哪都是?”走过去在那名重伤散修的手里抢过储物袋,然后任由这个家伙爬下擂台并没有管。

在这个时候,朱鹏脖颈上挂着的储物袋已经有五个了,之前有些修士的杂物比较多,因此带的储物袋不只一个,里面的那些杂物不算,仅仅只是这五个储物袋就已经价值不菲,好歹也是空间装备……当年在巫师世界,不晋升三阶传奇巫师阶位,私自持有储物装备都是违法行为。

自欧阳家的那名傀儡师后,其后再上斗魔台的修士都是有两手的,如刚刚那个展翼而飞的符修,但在朱鹏的蛮龙大剑之下却尽数落败,及至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修士肯再轻易得登上擂台了,不仅仅是自觉修为战力不足而已,更重要的是再上来一个再落败的话,众人就真的将眼前这个武夫蛮子送入元始魔门了。

被江湖中人这样骑脸上疯狂输出,斗魔台四周这些“上师”们都是满心不愿的,他们在修真界是地位低下的散修,平常就靠着在凡人当中找优越感,也因此,此时此刻真的是犹为的难受。

好歹是修真者,即便是落魄的散修也不会在乡野当中,愚夫愚妇群里去找优越感、存在感,他们的目标往往是江湖中人、人间权贵,这些属于凡人却又隐约高于凡人的存在。

“虫道人来了……虫道人来了,这下子可有好戏看了。”斗魔台下的散修陡然间就乱起来,彼此间窃窃私语,却被斗魔台上耳目灵敏的朱鹏听得清楚。

虫道人,散修当中的成名高手,据说成功在筑基境的修士面前逃生过,一手御虫术颇为精妙,下手残毒,曾经因贪求美色而灭人满门。

这样的修士能够成功活到现在,说明功底的确硬朗,修士虽然普遍冷漠自私,但嫉恶如仇、正义感强的修士也从来不乏其人。

在隐隐的嘈杂中,虫道人跃上台来,这是一名鹤发童颜,一身青绿长袍的修士,若非是三角眼中透出的隐隐阴毒残忍气象,真的是颇有得道全真的派头。

“北霸燕狂徒……老夫当年豢养的灵虫就是你杀光的?”

“……你说的是漠北的黑风邪盗吧?”看着眼前的虫道人,朱鹏想了一会才想起当年的那一场恶战,那些黑风盗的头目脖颈可以如蟒蛇般延长飞腾,脸颊自中开裂撕咬对手,哪怕被拦腰斩断一时半会都不会死去,虽然并不畏惧,但朱鹏还是选择以烈火烧掉那处匪寨,省去好多麻烦。

“杀我灵虫,今日就让你这小辈血债血偿!”确认仇家的青绿长袍老修士一扬双袖,伴随着“嗡嗡”声大股大股恶虫就扑向朱鹏,密密麻麻腥臭扑鼻。

修士屠戮凡人是很犯忌讳的,因此这老道以黑风盗借凡人之手屠人养虫,尽可能的保障自身安全。

但也因此,黑风盗屠城灭村手段凶绝至极,并且在凡间几乎无人能制,那已经不仅仅是凶残了,正常的盗贼团也不过是混口饭吃,怎么可能会屡屡做出这种残毒之事。

虫道人四周的恶虫有些还往擂台底下扑,令擂台之下一片的混乱,这老道似乎也仅仅只能控制恶虫大概的攻击目标,并保证自己不受攻击,至于会不会有人受波及……道爷的热闹是那么好看的吗?

对于攻击模式豪烈壮阔的武者来说,像眼前这样密密麻麻的虫潮攻击的确是难以抵御,即便是走快捷轻灵路数的武者,也不可能一剑之间点杀尽这些如潮扑至的恶虫。

然而朱鹏仗剑前冲毫不犹豫,在这一刻巨大的蛮龙铁剑似乎与他整个人形成一浑然如一的整体,四周的空气被呼啦呼啦的震响着,那些黑灰色的虫潮扑击到其近身三尺处便噼里啪啦得快速掉落,虽然很快将朱鹏围成一个巨大的黑灰球形,但这黑灰球形明显扑不到其身上,同时恶虫疾速掉落之声不绝于耳。

武道境界:布罡踏斗,以周身的明劲扯动劲风,打出先天罡气效果来,因为周身每一寸肌肉都在极限发力,因此罡气笼罩且密不透风哪怕在暴雨中前行奔跑,在暴雨结束之后也会一身的干爽。

“来得好,但你当道爷仅仅只有这点手段吗?”斗魔台的规模并不小,然而虫道人却并没有选择游走规避,他要速战速决、杀人立威,也为求入宗之前先给宗门长辈们留下好的印象。

虫道人今年已经四十有九了,并且因为修炼多种禁术,在面相上比实际年龄都要老上很多,若是要想加入小宗小派,以虫道人的水准当个长老也许都够了,但虫道人苦苦等待多年就是要加入元始魔门,因为加入幽州三大宗门之一和加入小宗小派是不一样的,日后建立属于自己的家族后,受到的庇佑与提携也不一样。

许多修士家族托庇于大宗门下,往往可以兴盛绵延几百甚至上千年,然而若是托庇于中小型宗门,最后会是个什么结果,谁也不知道,谁也无法推衍出来。

……………………

“吼……”刺啦,青绿色的长袍爆碎,下一刻阴影笼罩一头巨大的螳螂半身出现在朱鹏的面前与台下众人的眼中,这一刻的虫道人狰狞恐怖无比,除一颗苍老的头颅以外,这个家伙几乎化为一头巨型大螳螂,周身澎湃扩散的妖气与修士灵气混杂,诡异恐怖。

“真是够狠的,虫人混炼之法,他为此术成功杀了多少人,做了多少禁术实验?”

“不是……这样,这样的家伙还能筑基吗?这样的弟子元始魔门也要?”

半人半虫、人妖混融,这一刻虫道人的灵妖之气总量几乎达到筑基境的水准,在时限之内也几乎与筑基境修士有一战之力了。

(炼气十二重,拿到一颗筑基丹就可以尝试筑基了,遇到我……你可惜了。)扫了一眼就看穿眼前虫道人不俗的成就,修真体系更高明于巫师体系、科技文明体系、诸神文明体系乃至于宇宙诸天中绝大多数的文明体系。

在宇宙诸天世界中,绝大多数文明体系一至三阶,这个阶段几乎是不存在绝对战力差距的,就好像一个人拿着弩、一个人拿着手枪,双方存在实力差距,但拿手枪的人就说自己一定能碾压持弩者,却也是未必做得到。

只要三阶生命体不晋升传奇,一阶与三阶对抗厮杀,仅仅只是相对劣势差距,而并不存在绝对劣势差距。哪怕胜率仅仅只有百分之十,百分之五,却也是有胜率的。

而在巫师体系中,这个差距就变得更加明显一些,一阶正式巫师想要挑战二阶正式巫师变得更加困难,因为不仅仅对方的法术攻击比自身更加强大,并且对方的天赋力场防御也比自身的更雄浑。

最后切换到修真文明体系,生命体每晋升一阶,实力差距几乎就是天渊之别,别说越阶挑战炼气杀筑基了,事实上在炼气境界上差几重,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难以扳回来的劣势。

越是强大森然的文明体系,其阶位差距也就越明显清晰,在巫师世界生命体不晋升第四阶半神境界,其神经反应速度、能量纯度与普通凡人是拉不开质变性差距的。

而修真文明体系下则不同,从炼气境开始他们的神经反应速度、能量纯度、脑域与体魄潜能等等,就已经与凡人拉开差距了,虽然这个差距并不明显,但每一次生命阶位晋升都会显著的拉开差距,三阶金丹宗师就已经开始拥有自己的质变性能量了,就是那颗介于虚实真幻之间的金丹。

因为每一阶的巨大差距,也因此在修真世界出现一种至少在公众视野内的潜规则:那就是高阶者不会轻易向下阶者出手,也不会轻易与他们争夺资源。

比如说炼气境有位女弟子漂亮,筑基境修士哪怕看上了,也顶多只有示好,但强来是不可以的。那名女弟子如果实在不乐意,要么找到更大的靠山,要么终身不嫁,如果被那名筑基境修士强行掠走,那就是这名筑基境修士破坏潜规则了,他很可能因此惹上不小的麻烦。

因为你不遵守规则了,别人也就可以对你不守规则。

不轻易向下阶者出手,这是大多数修真世界都普遍存在的潜规则,稍微在意一点颜面的高阶修者都会遵守,毕竟不仅仅是人家有弟子,即便你现在没有弟子,你未来也可能有徒子徒孙的,这条潜规则如果不遵守的话,整个修真世界的活力都会随着这条修士规则的破坏而降低。

当然,如果有低阶者向高阶者挑衅,那他就是自己找死了。筑基境修士不好主动追求炼气境修士,但如果是对方投怀送抱,那也不算是破坏规则。

修真文明体系下,过于巨大的实力差距,自然而然的会产生这种动态平衡般的隐形规则,这是一种社会关系与强大修士之间的相互适应。

哪怕是上古时代,长生久寿在凡人眼中近乎无所不能的仙人,也往往幽居于深山险境中,轻易不会去人间闹市中彰显法力一样,同样是一种社会关系与强大生命体之间的相互适应。

虫道人一生苦修,修炼人虫混体的血腥禁术,炼气十二重大圆满的境界修为叠加上同阶妖螳螂妖气,在他变身的这个时间段内,他几乎可以与筑基初阶的修士刚几波正面,之前传说中他曾在筑基境修士的手下逃出生天,恐怕也不是什么夸张传言而已。

可惜,此人的时运实在是堪称不济。或者说杀人实在太多,冥冥中终招至劫数临头。

“呵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