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四章:心神回归,那意外的胜利(求订阅,求全订)

第十四章:心神回归,那意外的胜利(求订阅,求全订)(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21世纪的地球人,曾经有许多无比的狂狷高傲,他们对于这世界、这万物、这宇宙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敬畏。

许多人信仰科学,并认为在科学的指引下人类文明终究能洞悉这宇宙的一切真理,主宰这世间的万事万物,直至永恒。

然而,这些疯狂迷信科学的人事实上多数自己都是一知半解的,他们无法理解甚至不肯接受这地球上许多顶级大科学家都是有着各自宗教信仰信徒的事实。

自以为只要努力,只要肯继续研究、继续前行进步,就可以解决这世间一切难题,那真的是太过于天真了。

真正的强者,只有那些接受客观存在面前自己无力现实的人,他们依然肯奋进努力,做出自己能够做出的哪怕一点点改变。

这个宇宙到底有多大?

绝大多数的地球人恐怕连个相对概念都没有,一厘米比一毫米大,一毫米比一百微米大,当视觉能力可以缩小到注视十微米时,就可以看到“细胞”存在,一微米时你就能看到细胞核,零点一微米时就能看到染色体,一百埃(埃,一个更小的计量单位)时就能看到dna,一纳米时就能看到原子结构,当你的视觉能力可以缩小到注视一埃时,你所看到的将会是一片电子云。

而这片电子云,和在距离地球“一千光年”以外俯览注视看到的光景近乎一模一样,然而别急,事实上一千光年相对于宇宙而言还远远不够远,在十亿光年以外俯览注视,整个银河系也不过是一片电子云罢了。

因此,故老相传的,盘古开天辟地形成宇宙万物的故事也许可能是另一个角度的真相,只不过盘古死后并没有化成山川河流、日月,事实上地球也许不过是他体内一个并不比细胞更大的单位罢了。在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作威作福,人类,到底在狂什么?

以上数据来源于“十亿光年外看地球”。

现代宇宙学用动力学方法研究星系,得出的结论是星系总质量远远大于所有可见星系质量的总和,换而言之,这个宇宙当中除百分之五能够接触、探知、了解的物质世界外,还有百分之九十五的非常物质世界存在。

当年的地球科学家将之称之为“暗物质”,那占据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暗物质当中究竟有什么?

其中会不会有一些无法理解的生命体通过一些形式影响着我们所处这个世界的万事万物?他们,是否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神!

地球21世纪,下位面无尽深渊世界入侵,朱鹏那个时代地球人引以为傲的科学、自以为改天换地的力量,在深渊恶魔的石头大剑面前,被削得毫无还手之力,如果这两个人打架的话,地球恐怕是被深渊削得连自己妈都认不出来了。

好在巫师世界在最关键的时刻跳出来,奋勇争先地成为接盘侠,巫师对于地球人谈不上太好,但也谈不上太坏,在融入巫师世界的过程中,朱鹏发现巫师对于自己的文明也有着同当年地球人几乎一模一样的骄傲,甚至于更加骄傲:他们也同样认为,只要努力、只要精进、只要钻研其中博采众长,巫师世界就可以横压诸天,永恒称霸。

当然,这也是因为那个时候的朱鹏能够接触到的仅仅只是中低阶巫师,真正顶尖的辰星、辉月,乃至于巫师帝王卡萨,那个时候的他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如果那个时候的朱鹏有机会靠近,他就会发现和地球时代是一样的。

那些最乐观、最自信,信心最足的人,永远都是中低阶、中高阶巫师,而卡萨自身却始终为自身无法跨出最后一步而恐惧焦虑着,他知道这个宇宙中存在着九阶文明、九阶生命体,但强横绝伦的巫师世界,世人眼中无可匹敌的永恒帝王卡萨,却仅仅只是八阶炽阳大巫师。

站得越高,能够看见的越多,也就越恐惧。这个现实世界的法则是:你不努力,就一定无法获得成功,但即便你努力了,你拼尽全力了,你拼死挣扎了,也不一定就会成功。

就像巫师世界,文明不可谓不强盛,巫师的进化法门不可谓不精彩,他们也在自身文明称霸的时期享受着这份精彩与强盛,然而当修真世界横空出世时,无数付出自己辛苦钻研的巫师们就这样惨死于飞剑之下,邪阵当中,宇宙诸天实在太大太广阔了,因此就是有这样一个文明,它硬生生横压巫师世界一个进化位阶。

当朱鹏成功炼化血神君莫无语的半颗血心后,心象世界中,他发现自己眼前的整个世界都已然不同了。

无穷、无尽的网、线、点覆盖密布于这个世界之中,通过莫无语的知识与记忆,他渐渐明悟过来,修真文明称这些为:“天地气机”。

是性命双修的修者,在选修一门功法后,修为精进到一定程度才能感受乃至于观察到的存在,这是从灵魂中寻找力量,在巫师文明视角下永远难以找到的力量。

甚至于修炼的功诀法门不同,每个人的心性与领悟不同,观察并能够影响到的天地气机也是不同的。还不等朱鹏更加清晰自如的适应自己新的力量,莫无语的身形就陡然高速旋转,连带着他那身血红色的僧袍,令整个身体都化成了一团模糊的血影,继而轰然胀开:

哗,一时间血海滔滔,弹指刹那间就席卷小半块天空,映衬着四面八方飞舞咆哮的白骨骷髅,其气魄暴戾诡异到了极点。

在朱鹏此刻的视角当中,那是一片纠缠、咆哮、哀嚎的血色浪潮惊涛拍岸而至。

(那么……我的力量呢?)

此时此刻的朱鹏已然完全深渊恶魔化,他持着深红大剑,周身是虫族甲壳般金红色的外骨骼重甲,利爪明锐的左手掌伸到眼前,血火燃烧,再下一刻血焰便浸染上了一片金红色!

战战战战战战战战战战!

(我和兄弟们出生入死,卧冰饮雪,不是为了自己能高官做得,骏马骑得。我只是为了这片大地上的中华儿女不再给洋大人当奴才!)

(,岂因福祸避趋之)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我丘处机应劫入世,今日来见可汗,本就没打算再活着回去。长生仙法我是没有的,老道今年七十有四,就会几手延寿的方术,您听不听?)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自朱鹏的周身血气当中一颗颗血气方刚,至死不降的金色骷髅头涌出,它们呼应着朱鹏手中的血火,文明之血脉从来都不是纯以血统传承的,朱鹏在巫师世界数百年。

觉醒龙血统,又被无尽深渊世界所青睐加持,按理说他的血已经混得可以了,然而只要本心不改,意念不变,华夏文明的余韵就始终在李静玄、朱鹏这些人身上存在着,伴随着祖先的庇护与血性刚烈的余韵。

“杀,给我绞碎他们!”

“来,放的一搏,让我们战个痛快!”

相比四面覆盖惊涛骇浪恍若天灾海啸一般的暗红色魔血,周身金红光焰猛烈燃烧的朱鹏,挥舞着手中巨剑振翼突击,这是对于血的领悟,对于魔道认识最为本质的碰撞。

“你tm神经病吧?我们是魔门啊,你tm修出一身辟魔金焰算是怎么回事啊?”黑红色的污血浪潮拍击包裹住半空中的突击恶魔,然而下一刻一道金红色燃烧的剑光陡然破浪刺出,只是这一剑之力,原本包裹重甲恶魔的大量血浪瞬间燃烧挥发殆尽。

朱鹏自血当中脱身而出,手中重剑高举,在对四周天地气机的驾驭之下,他恍若瞬移一般刹那就斩杀到莫无语极近处,一柄惨白色的骨刀陡然出现在莫无语手中,横挡封架。

呼……

四面八方的半空中,残留的黑红色血气,于这一刹那间蒸发不见了,只是这一剑之威,就已然使方圆数里之内再无半点血息。

“我身边的这些英魂,也是魔道啊。逆天改命,让积贫积弱的故国改易被侵略、被殖民、被剥削掠夺的命运。逆天改命,引不可一世的元蒙铁骑西进,保一方生息休养。逆天改命,明知天不可二日,国不可二主,但为了这个国家脊梁毅然北伐,你当只有肮脏、恶心、污秽才是魔道吗?”

“我告诉你,为心中所执,杀尽万千人殒身不恤,神挡我杀神,佛挡我杀佛,我才是真正的魔道!”

……………………

“喝啊!”

轰隆。

彼此之间气机纠缠,伴随着朱鹏令双目眼眶绽开的一声暴喝,巨剑之上的缠绕贯通的气机骤然强盛十倍。

“唔……”

在这股夸张的剑压力道之下,莫无语横扛着的白骨弯刀寸寸龟裂,下一刻他整个人吃不住劲,轰然砸落入到正下方的厚厚白骨堆当中。

朱鹏正要挺剑追杀,然而四面八方的污秽血海却呼啸扑来,朱鹏虽然将血魔化心法演绎出自己的路数与神妙,然而莫无语毕竟也参悟此套魔功数百年之久,当年的毁灭天使长莫无语也是一方惊世之才,这数百年来他凭借着一腔怨毒恨意境界修为猛进突飞,也说明他对于血魔化心法的领悟并不是错误的。

“好一个刚烈霸道,以英魂铸无上剑火的魔修朱鹏……可惜,万里长城万里空,百世英雄百世梦,任凭你如何挣扎,天下大势又岂是你一个人,一柄剑能挡得了的?”伴随着低语,莫无语自从白骨深陷中挣脱出来,森森刀光演化,朵朵白骨莲花飞腾起舞,演绎出一片盛世繁华。

那些白骨莲花以四周的血海为食,条条血线牵引,朱鹏由上而下化为一道巨大剑光突击冲入而下,然而这片越开越美,越开越艳丽的花海却扭曲折叠了空间,令无穷无尽的幻象灌溉覆盖入朱鹏的心田:

恍然间,朱鹏看到那一代又一代英魂逝去后的景象:岳鹏举毒死风波亭,丘处机被后人称之为金狗老贼,万里长城万里空,当满族太祖皇帝努尔哈赤于关外龙兴之时,一条土木石砌的长城也护不得汉人不作奴才,这一作,就是三百年。

时光转瞬,当新的国度在无数英烈流血牺牲下建立起来时,经济繁荣了,国力提升了,许多女孩却为了一时的虚荣倒贴上外国男友,或者是为了出国,或者仅仅是为了在亲友面前脸上有光。

百多年前,这片土地上的女人是在暴力与无法反抗中承受污辱,现而今,则是花钱倒贴着跪舔过去。

“呜呜……老哥,你说我们跟随主席跟随总理,辛辛苦苦浴血奋战打下了这个江山,好不容易才推翻了压迫,推翻了剥削人民的官僚,地主。想不到现在,我自己的子孙却成了官僚地主,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腐败得不成样子,甚至比那些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哥啊,你说,这样下去,等我死后,我怎么去面对那些牺牲了的战友。呜呜……呜呜……”寂寞的烈士陵园中,白发苍苍的老军人站在一座墓碑前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住了。

他说:“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主席,去见总理啊!”在这一刻,当年卧冰饮雪,浴血厮杀也未曾后退半步的老人,泪水纵横哭得好像一个无家的孩子。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悠悠的唱着最炫民族风。”

“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烈士陵园很寂寞,但倒是一点都不孤单,孤单是一个小水池中只有一条鱼,寂寞是水池里什麽也没有。孤单是在很多人的地方,身边却没有人陪伴。寂寞是在很多人的陪伴的时候,也只能沉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