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二十一章:被世界放逐的人,死魂曲

第二十一章:被世界放逐的人,死魂曲(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三人原本的打算是去找史蒂夫,维伦说他研究这处上古巫师的私人资源点许多年,作为一名凭脑子吃饭的施法者,他对这里的理解深度一定超过在场所有人。

说真的,朱鹏挺佩服“七海盗王”纳卡托-维伦敢陪着一名法师来这样一处隐藏资源点的。

战职者在这样的冒险中天然处于劣势,很多时候的结果都被施法者利用、玩弄到死,最后苦活累活全干,好处沾不到不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还要把命都搭上。

纳卡托-维伦敢跟史蒂夫来这里,一方面是艺高人胆大,另一方面恐怕也是被寿命极限逼急了,人在能感受到自己死期将至时,总会显得有些疯狂,有些更敢于铤而走险。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哗……

伴随着一阵阵水声,一名强壮而赤裸的男子或者说雄性持着鱼叉走出。他的身上隐隐有着鳞片,脖颈处有鳃,周身的肌肉就犹如雕塑一般分明,给人一种力量感!

刚刚吃了满嘴脑浆的维伦正是在自己最窝火的时候,他扬手一掷手中那柄古朴的沉重斧头就飞旋而出,朱鹏刚刚反应过来想要阻止却来不及了,因为眼前这些根本就不是此世界的生物,因此他的反应速度稍慢一些。

“跑!巴斯鱼人从来都是群居的。”鱼人像柴一样被劈成两断了,斧头刚刚飞回维伦手中,海盗王还不及吐一口唾沫表示不屑,身旁的死灵法师就已然低吼一声转身跑了,那名女法师的反应速度也很快,佐雅给自己加持了一个迅捷术,令其奔跑速度并不比外骨骼装甲包裹自己的朱鹏更慢。

再下一刻时,维伦眼睁睁看着随着鲜血的扩散,海面上一处处黑点涌上来,那是一头头巴斯鱼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或者说它们持着武器死死盯视着自己,虽然并不畏惧但同样不想在刚刚开局就消耗大量体能斗气的维伦也转身开跑。

(让那个死灵法师这样的忌惮,肯定是有不好对付的地方。)事实上维伦的猜想是对的,在朱鹏的记忆图书馆中,巴斯鱼人一族本身的战力只是尚可,但它们一族有豢养海怪的恶习。

而那些海怪的阶位,可就传奇、半神不等了,甚至有一些特别强盛的巴斯鱼人一族举族侍奉超凡阶位的深海巨怪,那是一头深渊恶魔领主,在一些小位面几乎有灭世之威。

巴斯鱼人与这些巨怪的关系,就好像是时常会给鳄鱼清除寄生虫的鸟类一样,是一种互利互惠互相依存的关系。

在向白骨岛深处奔跑过程中,朱鹏周身包裹着外骨骼装甲魔力涌动,每一步都大力践踏奔驰若飞,同时他微举着左手臂,魔戒滴血之石之上闪烁着恍若燃烧一般的辉煌光华。

戒指的储物空间之中,有着十八具金丝钢骨的强化骷髅,如果不被召唤不被魔力赋予生命的灵性,那它们就是十八具单纯的艺术品而已,然而必要时只要朱鹏一挥手,十八具强悍非常甚至魔力耗损更低的伪圣域骷髅兵将会为其拦下来袭的大部分威胁。

朱鹏精通武道兵书,他甚至能布下阵势以配合更进一步的提升骷髅兵群的总体战斗力。

不过,十八具金丝钢骨的强化骷髅,他也仅仅只制作了戒指当中的十八具而已,因为需要完整的骑士死尸,完整的取出骨头后还要涂抹强化油,浸入钢粉,最后再以层层金丝紧紧捆绑住,工艺颇为麻烦。

在奔跑的过程当中,朱鹏最先,佐雅-安斯特次之,纳卡托-维伦最慢些,他节省力量并不愿意斗气爆发,佐雅-安斯特似乎是出于交好的用意,给他加持了一个迅捷术,令海盗王很快就赶上来了。

看到这一幕的朱鹏微微皱眉,虽然作为法师在这个时候适度交好强大战职者无可厚非,但佐雅似乎还没有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啊……因为暗中的猜想,朱鹏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自己做出选择,自己承载代价。

这座白骨岛屿从远处看上去显得很恐怖,但在离近之后发现也并非到处都是白骨与亡灵。

在甩开身后轰隆隆追杀的巴斯鱼人一族后,朱鹏蹲伏身形在骨岛上捡起一颗相对完整的颅骨仔细地研究起来。

虽然因为年代久远骨头风化得非常严重,但破裂颅骨所拥有的牙齿还是给予朱鹏许多信息。

那种三角形细密的,犹如野兽般锋利的牙齿明显不属于偏向杂食的人类,这些大部分都是巴斯鱼人的骨头。

“炊烟?居然有烟火,可能是史蒂夫那个家伙!”在朱鹏伏身检查骨头时,他突然间听到佐拉的叫喊声。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了在岛的中心处有一道长长得黑烟升起。

“不可能吧?作为圣域法师史蒂夫生火做什么,就算有生火的必要,他也多的是办法将烟气去除。”在白骨山脉时,朱鹏虽然也时常升起篝火取暖或者烤点煮点什么东西,但作为法师施展点小戏法将烟气去除掉也非常容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几乎是昭告天下:嗨,你们好,我在这里。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们进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探索这里。”拎着斧头纳卡托-维伦率先而行,然后是佐雅-安斯特,最后朱鹏跟随。

然而来到了烟气升腾的地点,在那里生火的人却并不是三人寻找的圣域阶黑暗法师史蒂夫。

在岛屿的核心处有一座规模不大的小镇,镇子还算干净,只是这里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空旷,晦暗,鬼气森森,哪怕仅仅只是吹来的晚风,都带着一股渗人的寒意。

在小镇的中心广场处,朱鹏三人碰到了一行九人,在看到这九人并辨别出他们的打扮时,维伦与佐雅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然而朱鹏则是觉得诡异了。

因为这九人中有四人是和他们相似的中世界长袍、甲衣打扮,而剩下的五名青年男女,则都是四阶科技文明打扮……t恤衫、跑步鞋,朱鹏甚至还在不远处看到一名胖壮的黑人青年正在努力修理吉普车。

这样一群人碰到一起,当然是语言不通的,这时那四名中世纪服饰的男女中,有一名黑袍而清秀的女孩站了起来,她在每个人面前画了一个闪烁符号,然后所有人都可以正常交流了,哪怕对方说出话的每一个字自己都听不懂,但连成一句话后,偏偏意思就能够理解。

“我们是前往极北寒冰域的气象考察团,结果不知怎么回事车就开到这里来了,然后遇到了莎莎他们。”那五名来自科技世界的黄、白、黑五人组,是一支大学生考察团。

那四名中世纪打扮的人,则是一支骑士团正在押着巫女前往刑场执行火刑,就是那个身披黑袍、瘦弱而惹人怜惜的白金色长发妹子,一名英俊的骑士小哥正打算带着两名仆人压送巫女前往教廷审判。

不过在来到这里后,无论是科研考察还是火刑,这些都可以暂时放下了,和朱鹏三人打算获取上古黑巫师安格列的遗产不同,他们面前的这九人都只打算走,离开这里,返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位面去。

(很好,非常好……有很大的可能是我们打开了安格列的私人资源点,巨大空间能量不仅仅是把我们带进来而已,还顺便拖了几个位面薄弱处,离得相对近的人过来。)朱鹏的这种想法判断是有一定依据的,不死大陆的上古巫术本身就粗糙一些,在稳定性上差一些,尤其是那几种施展次数不多的顶阶大威力巫术,头一两次施展没有什么,但可能在同样步骤第三第四次施展后,就会带出一些附带效果。

也就在这个时候,吉普车内突然传来激烈得狗吠声,来自现代文明科技世界的一名棕女白人女孩一拍头,赶紧跑过去将一条大狗抱下了车,在女主人的安抚下那条黑色的威猛大狗渐渐平复了下来。

“它可能是饿了。”向刚刚结识的四周伙伴解释着,相比惶惶不安的女巫与骑士四人组,别有心思的朱鹏三人组,来自现代文明的五名青年男女明显接受能力更强也更兴奋,尤其是在发现新同伴身上各自的能力后,这种兴奋几乎被点燃为狂喜。

如果能从这些伙伴的身上学到什么神奇的能力,然后再返回到自己的世界中,那么,这简直就是再精彩、神奇、刺激不过的一段奇妙旅程了。

……………………

类似于地球文明科技世界的位面,喂养大狗的狗粮是一种肉杂,被拿火烤过之后浓香扑鼻,朱鹏、维伦、佐雅这些人尚且好说,都是身处高位大富大贵过的人,什么吃的玩的用的没见过,当然不会对此有任何的反应。

但来自巫女世界的四人组形象就有点尴尬了,那名巫女还好说,凭借踏实漂亮刚刚才塞了白人男一大块面包,而坚守骑士精神的英俊骑士与自己的两名扈从,盯视着白人女孩烤的狗粮咕哝、咕哝得咽口水。

别说那是什么狗粮,那是肉杂啊,在中世纪背景下即便是贵族都做不到天天都能吃到肉食,更何况是拿来喂狗。

好在其它人也看出窘迫与尴尬,其中佐雅-安斯特的手指划过颈间项链,然后从空间装备中取出一大堆的精美食物给大家分享,在高明的法术处理下,这些食物甚至还处于软弱温热的刚出炉状态,顿时所有人都笑口大开,现代文明的五人组取出汽水给大家品尝。

来自三个不同世界的被驱逐者,在上古大巫师的安格列的私人资源点中笑语着,交流着,在这个时候那名搂着狗的胖壮黑人青年哆嗦了一下,一直在角落里并没怎么笑语的朱鹏突然周身扩散开一圈防御力场然后陡然弹起身袖中弹出白骨长剑。

然而,所有人在惊吓之后,什么危险都没有发生。

“兄弟你未免也太敏感了吧?我只是被跳蚤咬了一口而已。”说着,胖壮的黑人青年伸出手臂,向众人展示着手肘处那小小伤口。

见此,朱鹏缓缓收回骨剑,又重新坐了下来,自从与这群人相接触开始,自身就隐隐有一种危险与被压迫感,刚刚那一刹那天赋防御力场更是自行弹出,这说明刚刚那一瞬间有什么朱鹏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危险向他发起攻击。

(暂时又不能与他们分开,否则安格列留下的力量恐怕会优先集中在我的身上,更何况他们的情况也是重要的线索,若是不能察觉把握,永生永世被困在这里也是有可能的。)看着眼前嬉笑欢乐的众人,就连那名一直都显得有些冰冷的巫女都被白人青年逗笑了。

都是一些年轻人,目前都还没从遭受奇遇的惊喜中摆脱出来,他们以为自己还能轻易返回自己的世界,只需要一些寻找、一些努力,可他们并不知道,根据通天巫塔的统计记录,绝大部分意外而失陷到另一世界位面的生命体,他们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目光隐隐与维伦,佐雅相碰触,作为知道这个世界真相的三人谁都没有说出安格列空间的恐怖可怕,这既是一种残酷也是一种仁慈,请尽情享受生命中的欢娱吧,这恐怕是你们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了。

夜晚,大部分人都睡不着。

于是有人提出去探索一下镇子,顺便寻找一下回去的线索,几乎所有人都前往了,五名来自现代文明的年轻人一个个拿上手电筒与枪械,已经与他们混的比较熟的骑士扈从问他们这是什么,被模模糊糊的回答为弩的一种,其中那个看起来最和善的白人妹子还做出一个拿枪打棒球的姿态。

很明显,现代人神经大条归神经大条,他们可一点都不傻,压箱底用来保护自己安全的东西并没有告诉他人该怎样用。

看着细皮嫩肉的白人妹子那小胳膊小腿,两名粗壮的骑士扈从有些不屑的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战锤与盾,都宣称自己会保护女孩们的,然而事实上,巫女世界的四人中,以那名年轻英俊骑士的气息最为沉稳坚定,那名拥有施法能力的巫女最为诡异莫测,至于剩下的这两名骑士扈从,说破天也不过二阶强二阶的货,在毫不了解的情况下只会被现代枪械一击放倒,尤其是那名白人妹子拿的是tm散弹枪,敏捷程度稍低,恐怕躲都没得躲避。

极阴森的镇子,一户户门扉后空无一人的房屋,在众人搜寻探索的过程中,之前修吉普车的那位胖壮的黑人年轻人突然开始呕吐恶心的黄汁,他捂着胸口说自己很不舒服,可能是水土不服吧。

事实上,众人中那名年轻骑士与朱鹏都有着颇为高明的医术能力,不过他们什么都没有说,甚至本能得都不大愿意靠近那名黑人年轻人,而佐雅-安斯特拥有初中级的医术能力,她本来想上前时被维伦不着痕迹得拉住了衣袖,摇头制止了。

越是强的人,越是能够清晰感受到一股阴云笼罩着这个世界,死亡似乎充斥了每一口呼吸的空气,因此许多平常好用的直觉能力直接就失效了,这就好像直觉能提醒你躲避危险,但当你本身就处在危险当中的时,直觉还有用吗?

死亡、毁灭、诡秘的氛围正在充斥着这个异度空间,镇子不大,但相对于十几个人来说还是不小的,推开一幢又一幢的房间,朱鹏注意到一些房间的餐桌上甚至还摆放着刚刚享用一半的食物与残酒。

“很急,一股绝对的力量或者权威让他们丝毫没有抵抗意愿的,放下手上所有事直接离去了。”佐雅-安斯特在仔细观察过这里的情况后这样分析言道,基础推衍是施法者必备的能力,几乎无论哪个位面的施法者均是如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