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章:安斯坦恩岛,黄金航线

第十章:安斯坦恩岛,黄金航线(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瀚海蓝天,大船行进当中。

一身崭新重型甲的丹尼站在船头,作为一只旱鸭子,在不停摇摆的航船上全副武装其实很傻、很愚蠢,万一失足跳下去,绝对会像一个大铁块一样迅速沉底,救都没得救。

但丹尼这家伙还是抚着自己光亮的甲衣不停地发出傻笑,对于自己跟随新老大后,立刻获得一件全身甲的馈赠感到满足无比,在中世纪一套全身钢甲,可绝对不是便宜货,几可说是除附魔装备以外的最昂贵物品了。

而在此时此刻,朱鹏正在船舱中双手结印,沉浸于最深沉的冥想当中,随着这个身体精神力修为的渐渐提升,自己总算可以潜入到最深处、更深处的心内世界。

事实上,如果想的话,朱鹏完全可以凭此时二阶顶的精神力修为基础,直接冲击成为三阶死灵法师,但他却并没有那么做。

虽然在这个世界上成为三阶死灵法师后再晋升传奇圣域,是比较常规的,在不死大陆世人把职业阶位划分为:一、二、三阶然后是圣域、半神,神级。

而在巫师世界体系视角看来,这个世界的所谓圣域其实就是传奇,就是三阶精英版,只是被这个世界认定为第四阶而已。

在巫师世界,底蕴深厚的精英可以由二阶顶晋升三阶时直接成为传奇强者,而在这个世界这样的事凤毛麟角,在公众认知中几乎不存在,只能在高阶强者口中才能隐隐听到这样的口风传闻。

朱鹏没兴趣突破到三阶然后再积蓄再突破一次晋升圣域,那样反而是在消耗自己宝贵的时间与潜力,但现在的一身修为是以左道法疯狂精进上来的,哪怕自身的灵魂本质强大无匹,想要丝毫不久后患也最好积淀、整理一下。

在重新生成的心内世界中,近乎百分之九十五的空间都被一团混沌的光焰占据了,于火焰的中心处有着一团琥珀似的封存,那里面是一具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龙、背生双翼的庞大身躯,此时此刻他闭目沉睡着,哪怕朱鹏走上前去以手掌虚按呼应,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在迷雾始祖世界中,朱鹏为突破超凡,以肉身硬抗天劫双方同归于尽,迷雾始祖世界的位面意志被毁灭形成朱鹏晋升超凡的辅魂,但朱鹏的洪荒古巫真身连同灭世四剑也尽数被轰得灰飞烟灭。

(……没关系,我已然成功晋升超凡,将混沌之焰转化为我的超凡魔力。混沌之焰可以燃烧一切也可以生成一切,只要我的灵魂本质留存,肉身毁灭一万次也可以创造重生,只是这样一来想要翻转深渊恶魔牌,所需要的能量就太多了。)在心内世界当中,在那山岳似遮天蔽日的洪荒古巫真身面前,此时此刻一身白衣脸罩骷髅面具的朱鹏渺小的就好像一只蚂蚁般。

然而,现在却需要以这只蚂蚁的力量,去不断寻找资粮、不断地堆积,然后重塑洪荒古巫体魄、灭世四剑,将深渊恶魔牌重新翻转过来,如此朱鹏才能返回巫师主世界。

幸好,还有被动积蓄的命运卡牌可以提供一些助力,命运之力可以转化为多种力量,其中的一种功能就是补充深渊恶魔牌,虽然在此时此刻这种情况下多少有些杯水车薪,但对于现在的朱鹏而言,真的是蚊子腿也是块肉,他根本就不敢动用命运之力去支付其它任何事。

在某种程度而言,命运之力代表着天(盖亚意志),深渊恶魔牌代表着地(无尽深渊的馈赠),而胜利誓约则代表着人(自身的好胜精神),其三者对于朱鹏而言就好像是天地人三才意味。

(沉迷于往昔的强大当中没有任何的意义,我现在真正需要的是专注于自身,只有自身变得更强,获得资粮的能力方才能变的更加强大。)收回虚按的手掌渐渐将之握紧,下一刻朱鹏双手伸展,那一身白袍的骷髅面具人身躯虚化消失于心内世界当中,唯独留下混沌之焰所封印中,恍若万古长存的半人半龙洪荒古巫真身。

反归于现实世界,船舱里摇摆不断嘎吱、嘎吱得作响,不过对于中世纪的海上航行也实在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油灯并没有点亮,朱鹏讨厌它散发出来的气味,一朵朵幽冷的死灵骨火虚空漂浮着,扩散着森冷的光芒,除了把船舱映衬得有些像墓地外,实在没有其它什么好抱怨的了。

在这个时候,木门被轻轻得敲响。

“进来吧。”

走到一旁的椅子上翻起一本书一边阅读一边这样言道,仅仅只听这敲门声朱鹏就知道来的是谁,对于他这种老怪物来说这已经不是技能,而是自然本能了。

木门被推开了,因为死灵法师住进来前,这门被重新修缮过,因此没有发出怪响。

大胡子的船长探头进来,满脸谄媚的笑,实际上他是三阶的海上大盗,这个时代的船员遇弱是匪、遇强是民,良善人家肯当水手的不多。但这位船长似乎也深深知道眼前这个年轻死灵法师的前途与可怕,一路以来小心的奉承伺候,一心想结下个善缘。

“维克托阁下,入夜了,我给您留了两个最好的姑娘,让她们来伺候您?”说着,大胡子船长拉开了门,让两名有些怯怯弱弱女人走了进来,看着这满房间飘舞的鬼火,其中一个胆小的有翻白眼的趋势。

和地球中世纪的大航海不同,这个世界的船上是带着女奴或者船妓的,中世纪大航海时船上不允许带女人,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武力去镇压水手联合起来的暴动,而这个世界却是不同,船长往往就是三阶的强者,实力足够强就罩得住,随船妓女反而成了船长控制手下的一种重要手段。

当然,随船妓女往往都是几十号人共用的,甚至干脆就是消耗品,一向挑食的朱鹏当然对这样的女孩无法产生任何的冲动。

“没兴趣,退下吧。”心里也很清楚人家只是礼节性的客气一下,朱鹏挥一挥手让他们退下了,看得出那两个女孩因此长舒了一口气,对于强大、可怕、恐怖死灵法师的畏惧,让她们根本连抬起头看朱鹏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可以想象,随着两个女孩回到船员间,一个又一个关于死灵法师的恐怖传说,又会衍生无数了。

从圣坦丁堡帝国军事学院毕业后,朱鹏雇佣了自己的手下败将重甲大剑士丹尼与二十五名老兵返回家乡。

丹尼拥有的不仅仅是三阶战士的战力而已,作为圣坦丁堡学院的毕业生,他同时拥有相当的文书能力,有他的存在以及那二十五名老兵,在管理封地的许多事情上朱鹏就可以直接脱手了。

除了为其购买甲胄之外,朱鹏还许诺丹尼一个空头支票,只要他全心全意的为自己工作,自己未来至少给他一个家族骑士身份。在丹尼看来,本届最强毕业生达秀-维克托的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尤其是自己曾亲身败在他手下。

……………………

老维克托紧握着手杖,穿着一身明显很旧的礼服走在小镇的大街上,他紧紧抿着嘴,仰起头,竭力想要保持住贵族不怒自威的威仪与气派。

然而这个小镇的居民都已经知道维克托家是怎么回事了,尤其是前些年老维克托将家族唯一留存的两样财产,金怀表与旧马车也都卖掉后,就连街边的乞丐都知道维克托家族已经败落。

唯一坚持着不愿承认的,其实仅仅只剩下老维克托自己而已,即非平民更非是贵族的身份,不仅仅让达秀-维克托在学院里饱受困扰,更让维克托一家在镇子里地位非常尴尬。

事实上,若非镇子里的人还故道维克托家的二儿子去圣坦丁堡学院进修,这个腐朽的家族也许早就土崩瓦解了,老维克托的长子病死,二子达秀就是他此时的精神支柱,然而遥远的求学令双方的交流非常不便捷,别说时常回来为老维克托撑腰,就连一年一封的信件都是昔日的达秀难以负荷的

在这个时代,旅费和邮递费都不便宜。

穿过令自己感到有些屈辱街道,尽管并没有人说什么,但仅仅只是那些平民的目光就令老维克托感到屈辱,家中的大夫人与二夫人已经布置好晚餐,二儿子在外求学十二年,二夫人是在这个过程中娶的,出身并不怎么好,但她需要老维克托作为镇长书记官的身份,老维克托垂涎她的美貌与钱财,尽管这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儿,但老维克托还是娶了她,并对她的女儿视同已出……和自己的长女莎儿般,都一样没有什么地位。

两年后,二夫人为老维克托生了一个小儿子,她在家庭中的地位也算是骤升,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达秀,有信发回来吗?”以萝卜汤就着面包,老维克托这样问道,这是他每过一段时间都必然要问的问题,尽管达秀已经两年多没往家里传递信件了,或者是信件中途遗失了,或者是仅仅是学院的经济压力就已经令他感到不堪重负。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密集的,沉闷如雷般的马蹄践踏声,这声音在来到近处时渐渐止熄,这倒是让老维克托有些诧异,自己家这一片的房子已经是城中旧宅,会有什么能够让马队停步的东西……追捕逃犯吗?

有些沉重的脚步声渐渐传来,紧接着房门被敲响了,这一幕场景惊呆了并不宽敞房间里所有人。

“咕哝”得一声,深深地咽了口口水,老维克托怀疑自己做假账贪镇子里钱的事是不是败漏了,但这样的事不至于派骑兵队来抓的地步吧?

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腿有点较,其它人也都有些害怕,餐桌上老维克托的幼子因为感受到沉重的氛围而哭了起来,老维克托的大夫人与二夫人也脸色苍白,稍稍镇定些的反倒是餐桌上的两个女孩。

丽莎勉强站了起来,走过去打开房间的门,如果来的真的是骑兵队的话,一扇单薄的木门也不可能挡得住他们。

并没有什么血缘的妹妹伊莉娅也站起来跟随在丽莎姐身后给她壮胆,似乎是因为同样不受父亲大人的待见,因此这两个女孩相处的倒是很好,在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丽莎整个人的身形僵住了。

这一幕看在后面老维克托的眼里,瞬间让他联想出无数非常可怕的画面,比如说自己的女儿被一剑捅死了,冰冷的剑锋穿透她纤细的身体,殷红的血水流淌,生命流逝。

“你们这混账放开我女儿,我是做了假账贪了丹尼尔那个老混蛋的钱,跟我女儿没有关系!”气血冲脑,似乎是祖先的血勇之气终究还没有在这个老人的身上完全消退,老维克托一把抄起自己的手杖冲了上去,然而看到的却是两个女儿让开后,达秀-维克托与镇长那张一脸懵逼胖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