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四章:80点能量额度的核心法术;自己约的妹,哭着也要泡完

第四章:80点能量额度的核心法术;自己约的妹,哭着也要泡完(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一阶生命体,不,在尸傀匿身术状态下几乎就是零阶普通人控弦射出的钢矢箭,正常情况下一头传奇大恶魔站在那里不闪不避,不计能量防护,这一箭也是无法破防的,即便是正中眼睛等要害,以恶魔的肉身坚韧性,箭压也难以深入。

换而言之,在正常情况下一头传奇大恶魔站在此时的朱鹏面前,让他射空一囊二十八支钢箭,也难以完成击杀,哪怕对方是肉身脆弱的施法系,深渊恶魔的生命力旺盛程度本身就不逊色于巨龙。

然而朱鹏之前锁定的那头传奇恶魔,却是在战场上已经身负重创,周身能量溃散,甚至头颅一侧都破裂的状态,普通生命体承受这种伤势早就死八回以上了,然而这头传奇大恶魔依然战力彪悍,甚至可以硬接传奇阶精灵射手的绝杀箭。

但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钢矢箭以无厚入有间之势避过无数的冲击,斜斜贯穿在它已经破裂的右侧头颅,直入脑髓。

如果这头恶魔已经是半神生命体,那么身躯要害能量化,这一箭依然不能杀掉它,这也是半神被称之为“神”的原因之一,意味着凡人几乎无法逾越的强大,而次一阶的传奇再怎么传奇也依然还是人,哪怕强大到几可以挑战半神,但只要还是人,就有被凡物击杀的可能性。

其实,高魔战场上那混乱狂飙的能量狂澜,更加不利于抛物箭射术的定点瞄准,因为不可计算因素实在太多太多了,战场上随便哪一头恶魔的自爆,都有可能导致急旋的能量焚风把箭矢吹刮到不知哪去。

即便是以朱鹏的心算与推衍水准,受限于此时的物理基础条件,他也只有五成往上些的把握成功射中,可以说是颇为幸运的,钢矢箭正中目标,其实如果仅仅只是脑髓被贯穿,那头传奇大恶魔还有一定几率存活,但此时此刻它正面抗着的飓风之箭带给它的压力太大了,身躯震荡之下头颅内的钢矢箭剧烈晃动,接着大恶魔就死掉了。

严格而言它是被传奇精灵射手与朱鹏合击弄死的,但很明显,这个世界的法则并不计算助攻,致命伤是朱鹏打出的,因此格杀也就算在了朱鹏的头上。

炽烈犹如熔岩岩浆般的能量流自虚空中传来,朱鹏靠着身后的墙壁软软坐下,他知道如此强大的能量一次性涌过来很可能引起外部魔化反应,因此哪怕剧痛也以手掌遮盖住自己脸颊,低阶生命体想要一步登天,想要突飞猛进的越升,哪有不冒险的,尤其自己的时间还那样的紧迫。

心印、身印、手印,三印归一,龙虎生死印再一次运转起来,对于这副身躯来说过于狂暴的魔力被渐渐导引入正途,朱鹏脸上的魔化反应逐渐消失,达秀-维克托体内的恶魔之躯正在疾速成长着,两三天内接连的跨跃生命阶位挺夸张的,但在深渊恶魔当中却也并不算多么罕见,在无尽深渊与九层炼狱之间有一片“血战位面世界”由高阶大能掌控着,在那里只要能成功活下来,一天之内从零阶跃升到传奇生命体的,也并非没有。

(达秀是死灵法师,为学院大比我激发的能力也必然得是死灵法师类的……最好还要和人类死灵法师的施法能力相趋近,不能有太大的差别。)脑海中思索着,朱鹏因此直接排除掉黑炎、嗜血狂暴等等看着令人很眼热的能力。

这一次因为以杀戮天赋击杀了传奇大恶魔,因此由一阶晋升二阶的能量额度是160点满格的,正常恶魔晋升150点能量额度已经是极限了,朱鹏这边还多出10点附加分。

当然,若非龙虎生死印玄妙,若非是朱鹏,普通一阶恶魔积累这样量级的能量额度,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爆体而亡的结局。

先消耗30点来个精神力强化,再来10的肉身强度强化,再来20点强化出恶魔天赋:骷髅复苏,10点暗之迷雾,10点强化法术骨骼坚锐,相对于一名初出茅庐的小法师而言,以朱鹏的操作这些法术应该足够应付了。

接下来朱鹏开始探索寻找血脉深处那些消耗能量极大,威力也极为不俗的大威力天赋,当然这种选择也是有风险的,并不是说你找到了,并有足够的能量额度投入,强化就一定会固化下来,恶魔的强化从来都没有安全的,很多时候有可能会身家性命全部压上,然后赔得血本无归,这就是充满不可测风险与不可测回报的……恶魔之路。

当然,话又说回来,如果像朱鹏这样超凡本质的存在强化二阶恶魔天赋都能失败的话,那深渊恶魔未免也太惨了些。

当达秀-维克托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强横的光华在他眼中闪过,虽然外表依然没什么大的变化,但已然由一阶晋升二阶,并强化过核心法术的他,现在已然拥有独立杀光这箭塔中所有人的实力了。

然而,很明显有人并不这么看问题。她对于朱鹏没有杀光他们,居然毫无感恩之心。

“别缩在那里装死,恶魔潮冲上来了,给老娘顶上去!”被女军官拿硬皮靴踢了一脚,区区如蝼蚁般的凡人居然敢这样对待本座,感受着那双皮裤下结实修长大腿的力量,朱鹏决定把她骗上床前后上下穿刺贯穿,并且玩玩就算,不给她加入自己后宫群的机会……当然,这颜值略有些低了,也是原因之一。

弓箭手是会累的,尤其是在面对恶魔大潮,极度紧张,连续速射的情况下。战阵之上,精神的紧张会极大加剧身体能量的消耗,再加上身体本身的高强度负荷,会让人更快的疲累。

因此,那些之前抢占着窗口前好位置的猎人们大多都已经累得不行了,但女军官不允许箭塔的杀伤输出因此降低下来,因此要求其它位置的弓箭手上前补位,没有好位置的弓箭手射击频率低,因此体能状态当然是相对较好的,尤其是朱鹏这个打仗打到一半就缩到墙角打瞌睡的,让女军官看着他一边感叹其神经大条的同时,一边气不打一处来。

“平箭直射,现在你使用的箭都是军方提供的,十箭之内射不死五头以上的恶魔,我立刻把你踢出箭塔!”十箭射死五头以上的恶魔,这是普通精锐猎人都很可能做不到的,箭楼之下恶魔大潮数量虽众,但它们的生命力也极端的旺盛强横,恶魔绝对是同阶生命体中最难杀的物种之一。

“十箭,我射杀九头恶魔,如果我做到了答应我一个条件怎样?”把玩着手中的长弓与箭矢,熟悉着武器装备的同时朱鹏坏笑着言道。洛塔丽作为一名女性军人,在军旅生涯中不时就受到这种调戏,那些精虫上脑的兵痞可不管她是谁,是什么身份,若非洛塔丽的实力过硬又有些背景,她在军旅的生涯都可以出本子了。

以往面对这种明显不怀好意的调戏时,洛塔丽绝对都是断然回绝的,然而今时今日看着面前黑发白脸颇为俊俏的少年人时,她一瞬间犹豫了,年少时因为父亲重男轻女,一赌气投身军伍中,然而少女怀春、姐儿爱俏的天性只是被压制了。

以往那些粗鲁的兵痞只是让自己感到恶心、厌恶、排斥,然而若是眼前这个学者似的少年人……内心深处瞬间的犹豫与波澜让洛塔丽感到有些恐惧,但她又强行安慰自己,我只是不觉得他能够做到罢了。

“好啊。但你要是做不到,可不仅仅是被踢出去而已了,我要你挨够二十军鞭。”女军官恶狠狠地言道,圣坦丁堡要塞二十军鞭下来,连军中的猛士都要因此哭爹叫娘,抽在眼前这个小白脸身上,足够将他全身的细皮嫩肉通通都抽烂。

……………………

如果是在自身进阶之前,朱鹏还真不敢和女军官洛塔丽打这个赌,但现在已然晋升二阶,虽然大部分能量额度都用来强化法术能力了,但恶魔进阶本身就有精神力与肉体方面基础强化,更何况朱鹏两次进阶还都花费10能量额度进行了额外强化。

亚麻布袍下的筋肉隐隐隆起,朱鹏是超凡绝伦的武者,他每一点的肉体强化效果都能发挥出十倍以上的力量,大弓长箭,以二阶之身居高临下占尽地利优势的射杀下方低阶小恶魔,就这样的胜券在握,朱鹏依然给自己留了一箭的余地,只能说行为做事实在是稳到了极点。

弦拉满,箭锋指向一头正在攀爬要塞的二阶恶魔,不仅仅是为了与身侧女军官的赌约,朱鹏也需要通过猎杀来快速的提升实力,虽然晋升二阶后,一阶的杀戮天赋效果已经在极速的效用衰减中了。

箭矢脱弦,直箭射击,因为朱鹏把握的时机精准,正在那头二阶恶魔飞扑城头的瞬间,因此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格挡闪避,甚至于箭风呼啸,朱鹏连那名恶魔的临阵反应都计算好了,它感受到杀机到来惶然的侧头,被利箭由眼睛直贯后脑,飞跌下落,死得可谓是干净、利落、痛快。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此箭之后,朱鹏身边的整个箭塔都哗然了,然而进入战斗状态的朱鹏屏蔽着非战斗以外的其它任何情绪,箭箭呼啸射出每一箭都直指一名至少二阶的恶魔,在这个过程中恰好赶上圣坦丁堡要塞恍若变形金刚一般进行形态切换。

以魔药喂养,其中有大量食肉异兽的护城河水随着机关开闸轰得涌出,大量的恶魔直接就死在要塞之下了,同时数十座箭塔随着魔法的作用,如同机械手臂般变动,由数十座直接增加为上百座,这是全火力输出模式,很多箭塔干脆就已经延伸到了恶魔潮的正上方,里面的箭手只要闭着眼睛往下面疯狂的射箭也就是了,几乎可以确保箭箭必中。

在箭塔挪移的时候,里面的许多低阶箭手站都站不稳当,因此箭矢群出现暂时性的骤减,然而朱鹏扎着稳定的马步横弓速射,要塞变形的过程中也是多种机关法术启动的过程,在这个时候正面其威势的恶魔大潮也是受到重创的时候,受重伤的二三阶恶魔格外多,甚至传奇恶魔也有,但并没有出现像之前那样好的机会,因此朱鹏仅仅只是寻杀着低阶的恶魔,此时此刻,整个战场似乎都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箭锋指向,必有一死。

朱鹏有些疲惫的停手时,是一旁空空如也的箭囊让他抓了个空,这箭囊里就仅仅只有二十七支箭,比常规的还要少一支,也不知是不是被军需官贪没了,一囊少一支,一月战争下来,圣坦丁堡要塞消耗的箭矢又何止万囊?

“二十七箭,至少三十余杀,没有一箭落空的,其中有数箭甚至是一箭数杀……天啊!”作为猎人首领的那名老汉一脸惊见天人的表情,因为是行家所以他才深深的知道要做到如此变态的程度,到底有多么的艰难。

如果三箭以内,稍辅运气,自己也未必不能做到箭无虚发,但连射二十七箭箭箭皆如此,所需要的体能都还是其次的,最恐怖的是那种心神意志的绝对专注度,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也许还不行,但资质绝对是箭神之姿啊。

更为可怕的是,以他的年龄是如何养炼出这样的心灵修为的?

这种时候,这种地步,再去说那十箭赌约就显得有些可笑了。女军官洛塔丽呆愣愣注视着眼前化身为箭神的男人,有些黝黑的俊俏脸颊莫名得有些胀红,好在在这个时候,在一名军官的带领下另一支属于圣坦丁堡要塞的弓箭手部队进驻箭塔,他们是换防者。

当晚,所有临时雇佣兵弓箭手一名接一名在牧师的协助下清点今日的战绩,一名零阶恶魔十个铜子,一阶二十个,二阶五十个,三阶则是五枚银币,并没有设立击杀传奇阶位的奖励,因为一旦有人做到了,得到的绝不仅仅是钱财的奖励那么简单。这种战绩是要记录在案,并上给报军部的。

冥神牧师一旁的精致水池,并称之为冥湖,只要雇佣兵将自己的手掌按在水盆大小“冥湖”的两端处,其内闪烁的光点就会告诉牧师这个人今日的战绩,然后再有信奉冥神理论上绝不会轻易说谎的牧师转告给书记官,然后当场发钱,这也是一贯的模式。

但是在今天,那名看守冥湖的冥神牧师却觉得现场的气氛有些诡异而奇怪,尤其是自己负责的这队临时雇佣兵弓箭手,他们不再像往常一样咋咋呼呼吹嘘自己的战绩,甚至那些战绩很好,收获很高的人也并没有了往日的狂喜之意。

他们默默的清算战绩,默默从军需官那里接过属于自己的钱袋,然后默默到一旁等待一个怪物,他们也好奇,这样一个几乎不世出的怪物,可以把临时雇佣兵弓箭手这个职业的战绩上限,刷到怎样的地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