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章:英格兰长弓,箭塔争雄

第三章:英格兰长弓,箭塔争雄(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在之前的谍影任务中,每到一个位面世界朱鹏都尽可能的完成宿主的心中夙愿,用巫师世界的观念这叫降低精神力反噬,用道家的观念这被称之为斩俗缘,用佛门的理念则被称之为断因果。

当然,在上一个苍龙世界朱鹏要毁灭世界的,他不可能和唐寅达成意向一致,因此也只能扛着反噬硬性吞灭掉对方,好在,以朱鹏的精神力强度,心性坚韧,未完全成长起来的唐寅反噬,根本无足轻重,无关痛痒。

事实上这才是谍影巫师的行事主流,只是朱鹏仅仅只做过一次,也不打算常做。

清理好现场,将一切可能被追查到线索的痕迹都处理干净,然后朱鹏或者说达秀-维克托就大步走出陋巷里来到大街,除脸色略显青白,此时他已然与常人无异了。

(继承了达秀-维克托的身份,就要接过他的事情。两天之后就是圣坦丁堡帝国军事学院的前十大赛,达秀这个家伙也是因为实力不俗才会被暗算的,我不能放弃搭上这次顺风车的机会,但以我现在普通人的力量……)在完成尸傀匿身术后,朱鹏现在的实际战力反而是下降的。

要么怎么说尸傀匿身术对于恶魔而言是一项性价比很低的能力,因为在相对完美藏匿的同时也相对完美的拘束,顶着达秀-维克托虚弱的身体朱鹏既无法全力得施展战技,也没有达秀-维克托原本拥有的正式法师力量。以现在这样的状态去参加军事学院大比,别说开打,笑都会被笑话死。

毕竟,在内里的实质已经换人了。

(想要快速的获得力量,终究还是要回到战场吗?)目光在军部的征兵站滑过,然而在思索片刻后朱鹏还是没有真的走过去,而是转身寻了一处木材店铺。

作为一名成功晋升超凡的大巫师(如果没有外人插手,其实朱鹏已经扛过天劫了),即便力量已然不复存在了,但思维与阅历毕竟还在。

如果是数百年前,面对眼下这种情况朱鹏只会扛上把大剑上战场拼生死,半看功夫半看天命,现在却不用了,他可以轻易找到更安全也更容易达到目的的方法。

在木材家具铺子,朱鹏花了点钱找了一根两米来高的坚韧圆木,战场上最安全的除了强者外,就只有远程城防兵了,并不是缩在箭塔里的弓箭手就没有生命危险,战争烈度提升时,一个大火球轰过来一个箭塔一个箭塔死人也是常有的事。

但对于朱鹏而言,只要拉开足够距离,他的反应、决断、规避危险的能力,实在是比普通人强上太多太多了。

英格兰长弓选料十分仔细,制作要求严谨,但实际上工艺并不很复杂,技艺高超的制弓师傅两个小时之内就能做好一张长弓,朱鹏没做过,但他的脑力与动手能力更不是制弓师傅能够比的,一个多小时一张合格的长弓就做好了。

在高魔高武世界,包括科技乃至其它方面的力量就很难发展起来,因为人类都是惯性思维,当你的实力越强,箭压射程也就越远时,弓箭手自然就往提升自身快、准、狠的方向去发展。

不死大陆也有精灵族,这个种族依然是箭道圣手辈出,而评价箭术高手的标准依然是更远的射程,箭无虚发的准头,乃至于更大的杀伤破坏力,但实际上,粗犷的战争并没有那么细腻的要求。

做好手上的长弓之后,朱鹏甚至有闲心去杂货铺买一些牛角筋既制作弓弦,又对弓身进行加固强化处理。

在工艺的角度上讲,英格兰长弓的制作工艺其实是远远比不上中国古代的复合弓的,但它制作简单、实用性高,也真的是很适用于战场,对于强者的优势倒也无需讳言,学过来融入自身就好。

完成复合加强版的古英格兰长弓后,朱鹏又去买了两袋共五十八支的钢矢箭,武器店铺的老戈尔明显已经认不朱鹏了,更何况这次是正常的付钱交易,老戈尔除了觉得眼前白面黑发的少年挺俊俏外,也并没有觉得他有什么异于常人处。

圣坦丁堡,征兵站。

“姓名。”

“达秀-维克托。”

“年龄。”

“十七。”

“还是处男吗?”

“……应该,应该还算是吧。”对于这个问题,朱鹏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虽然在自己之前漫长的生命当中,上过的绝世佳丽应该比眼前这个兵痞见过的都多得多,但现在继承了达秀-维克托的生命与身份,那么现在自己应该算是重新回归处男行列了吧?

真是,让人怀念的美好青春啊。某个老怪物如是恬不知耻的想着,

“哈哈哈哈哈……”

然而,朱鹏的回答却让征兵站的一帮老兵痞们放声大笑,逗弄新人也是他们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小子,我建议你花五个铜子去街边找塔克斯老姐感受一下,免得被恶魔撕碎时,连女人的味都没闻过,那可就白来这世间走一遭喽。”正在登记的兵痞话糙理不糙,他看着达秀-维克托此时面嫩,真的是好意的。

“不必了。等赚了钱我请各位去“迷离夜色”泄火,那里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最是鲜嫩,活也好。”朱鹏平静的阐述语令登记站的几名兵痞子愣了一下,笑声一窒。

“好,那我们就等着你小子活着回来请客。”说着,进行的登记独眼男人重重的按下了印章,就这样,朱鹏成为一名临时的军方雇佣兵。

什么叫临时雇佣?

就是肮活累活你全干,黑锅你去顶,功劳没你份。但手续相对简单,入职相对容易,如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再有些眼色才能,未必就没有转正的机会,也算是一条由底层上升的途径。

圣坦丁堡是帝国与无尽深渊世界交战的第一线,每年都有大军团与巨量的军事开支补充进来,即便是再如何贪婪的官员,也轻易不敢截留这里的军费补给,恶魔一旦冲破圣坦丁堡,那不是开玩笑的,稍微沾上一点责任都要被抄家灭门屠灭九族的。

只要有钱,自然就有大把大把的人涌入进来,怕死的人不少,怕穷怕苦的更多。

圣坦丁堡要塞有更多的机会、更多的金币,更有数位帝国强者在此坐镇,相形之下,哪怕是恐怖的深渊世界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五十多名临时雇佣兵弓箭手与近战者分队,这其中有老练的猎手,有明显初出茅庐的新秀,在这样高烈度的战争中增添适当数量新人,可以很高效的将之打磨成老兵,就是战死率会稍微高一点……不过是临时雇佣兵吗,自愿加入进来,反正又不需要帝国支付抚恤金。

“诸位,你们是否自愿为帝国,为冥神陛下的荣耀,与黑暗一战?”

“是的,我等愿意。”

“很好,愿冥神的光辉,永远庇佑你们的灵魂。”出乎意料的,在登记之后并没有被直接送上战场,五十名临时雇佣兵弓箭手首先来到一处小教堂,经历了一次誓约圣洗礼。

在整个仪式进行的过程中,虽然那名老牧师显得有些机械且漫不经心,但朱鹏真的感受到了一股隐晦的力量随着仪式扩散覆盖在自己等人身上。

(这是……信仰体系与魔力之道的结合?)这位帝国无上的至尊,似乎不仅仅是超凡阶位的生命体而已,他在选择的道路上似乎也颇为强横。

冥神,整套洗礼的仪轨,通过仪式扩散的力量,在这股力量面前朱鹏死命内敛着自身,虽然被发现的可能性不大,但一旦自身超凡本质被冥神发现,囚禁、活体解剖什么的都是轻的。

面对盘踞这个世界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冥神,即便是自己全盛时期也未必能拼得过。

好在,仪式因为每天要进行很多很多次,倒也并不是特别繁复,并没有过太久,朱鹏踩踏着坚硬的石头,终于抵达了战场一线。

五十八名临时雇佣兵弓箭手,被安排在一座比较边缘的箭塔处,这无疑不是什么太好位置,距离远,并且时不时还要被深渊恶魔的远程法术波及。

……………………

无尽深渊世界,无限大。

深渊恶魔生命,无限多。

甚至连召唤法术都省了,只要深渊世界的空间裂缝始终存在着,自然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各阶恶魔被主位面世界的香气吸引过来,相对于贫乏险恶的深渊,主位面对于恶魔而言,到处都是尖叫奔跑着的美味肉食。

因此对于不死帝国而言,前线的战争百年来不停不休,压力巨大,但对于恶魔方面而言……我们已经休战数百年了好不好?

只有拥有“冥神”之称的不死帝王,兽神,光明神,这些绝世强者,才是深渊领主们入侵吞噬这个世界的阻碍,至于圣坦丁堡下的百年战争。

在高阶大恶魔眼中,那顶多叫游戏、移民或者说是猎食,根本就谈不上战争二字。

然而,对于普通的人类来说,深渊领主呼吸间产生的炙热气息,都是致人于死命的火毒。

圣坦丁堡城下累累的白骨,流淌的鲜血都已经可以汇成河流,它们在共同佐证着战争的惨烈与代价。

朱鹏被排挤在箭塔窗口之外的地方,有十几名猎手明显是一伙的,他们是本地人,人又多装备也不错,因此把大部分的好位置都抢了下来,大家都是上来赚钱的,被冥神洗礼后,在这一天中送给他老人家的灵魂越多,战绩也就越高,拿到的赏金也就越多。

好的箭矢并不便宜,如果经验不足不够老练的话,不但赚不到赏金,反而可能赔。

朱鹏倒也不介意被人排挤,他将钢矢箭从箭囊中拿出来然后横放在木桌上,一囊二十八支摆得整整齐齐,已经被排挤到箭塔里侧的木桌旁了,可见他的位置有多差,正常来说这已经不是可以射击的位置,因为不能靠近箭塔窗口,连恶魔都看不到谈何准头?

猎人当中,一名高大粗壮的男子看到朱鹏桌上那闪着寒光的钢矢箭,又看了看自己这边的铁头甚至狼牙箭,脸色难看,他刚想发作就被身旁一名老迈的猎人给拦住了。

老猎人的目光扫过面色淡然的朱鹏,扫过他手中那几乎比人都高的复合长弓,像这样鹤立鸡群、遗世独立的人,不是傻子就是强者。

如果是强者,随意过去招惹自己等人就是傻子了,如果是傻子,总有露馅装不下去的时候,那时候再想怎么踩就怎么踩好了,没必要抢先出头。

“你是不是傻啊?你的那个位置连目标都看不到,怎么射击?”猎人老爷子有这样的心计,有的人就没有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