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九章:中坚者们,薪火相传

第十九章:中坚者们,薪火相传(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五年时间转瞬而过,朱鹏的强硬与蛮横并没有给宗门带来任何麻烦甚至还争取到更多的利益,这是独属于强者的特权,在那胸有成竹的咄咄逼人面前,蓝血星人选择认怂退缩,放弃了一部分在西方世界的利益,他们将更多力量转进东方,据说除华国本土之外,东方世界许多的小国都沦陷了,其中抗争最激烈的莫过东瀛,让蓝血星人都蒙受巨大的损失,然而在战败后被屠戮得也最狠。

东瀛的地理位置极好也极不好,作为东西方文明交接处的桥头堡,好的时候可以两边受益,不好的时候也往往是第一个挨打的。

因为东瀛武士的决死抵抗与一亿玉碎的狠绝,这个国家被占领后被颁布了禁刀令,要从武风民族根性上彻底阉割掉这个民族。

这个世界、这片宇宙因为“利益”的厮杀从未停止过,不想受伤,就拼尽一切将自己打磨得更加强大。

相形东方形势的愈演愈烈、每况愈下,中华武士会这边方圆近百万里山河被经营得日渐昌盛繁荣,许多东方世界有钱、有权之人花费莫大代价想要进入这个国度,但劳务输出中华武士会是不需要的、技术移民、年轻美貌女性的婚嫁移民、乃至于大笔金额的投资移民才是真正的敲门砖。

以五座巫塔为中心节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华武士会势力与羽翼渐渐丰足,大街上行走的不是宗门的门人弟子就是年轻的白人女性,通过这十五年来的不断抽血,治地内部渐渐达到了1:1的男女人口比例,当然,在女性上超过百分之八十都是西方人种。

对于这一点朱鹏倒不怎么介意,混血儿更聪明、更强壮、资质也往往更高,这也就意味着新炎黄实力更强大,在父系血脉与文化输出的双重背景之下,炎黄龙血脉自然不难吞噬兼容掉苍龙界域的土著血统。

因为是1:1的男女人口比例,因为倒也没怎么出现宗门弟子肆意欺辱本地土著女性的恶性事件,毕竟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小子多吃多占提上裤子就不负责任了,其它人是吃亏的,会引起众怒共击之。

当然,也总有比较不着调的特权阶级,只是在朱鹏有意识得控制下数量极少。或者说,够资格的并没有多少个。

“哇哈哈……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对酒当歌,共享世间繁华。”

“错了,错了。智贤哥你唱错了,要罚你喝酒。”在整个治地内都没有几家的夜总会里,奢华的包厢之中有一群莺莺燕燕的美貌女孩正簇拥着范智贤给他灌酒。

这些衣着性感的女孩大多都是皮肤雪白的白种人,彩发异眸,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很是迷人。但其中也掺杂着几个容貌很精致漂亮的黄种人女孩,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中华武士会,白种女孩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因为和她们生混血儿的话会在一定程度上淡化炎黄龙血脉。

李静玄是烛龙真形血,朱鹏是应龙真形血,这两位一个是宗主一个是副宗主,纯粹龙血脉在绝大部分宗门弟子看来是很重要的,似乎直接就象征着力量与前景。

虽然在炎黄文明的覆盖辐射下,这种混血淡化只是暂时性的,但血脉的重新纯化对于普通的宗门弟子而言,很可能需要几代人去完成,除非后代中出现血脉返祖纯化、术士职业者、传奇职业者等等情况,但对于普通的宗门弟子而言,这样一下给后代的压力就太大了。

因此,在宗门治地内少见的黄种女孩往往物以稀为贵,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她们的周围往往是不缺一大票优秀的男性追捧跪舔,然而现在这些女孩却在夜总会向一名男子争相献媚……只因这个家伙实在值得。

范智贤,近些年几乎与范文东齐名的“双范”之一,力量、权势甚至于相貌风度,都实在是太出众了。

“好,喝酒没问题,但我要喝皮杯儿的,呜呜哈哈哈哈……”在放浪形骸间范智贤左拥右抱痛饮尽情的放肆享受,宣泄着参加一次次大战、执行一次次任务后那巨大的心理压力。

他曾经有过深爱的女孩,可惜,在高魔世界弱者的生命实在是太短暂脆弱了,哪怕范智贤为其拿到永葆青春的药物,那个女孩最终还是老死在他的怀里,自那之后,范智贤的一身修为就越见猛进突飞。

很多人不理解,双范当中范文东严于自律,兼备资质,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并不奇怪,但范智贤这种浪荡公子怎么可能也跟得上范文东的修炼进度,甚至与其并驾齐驱?

这,在道理上是说不通的。

其实理由很简单,范智贤的资质比范文东更好,尤其他心中的自苦,成为滋养其实力精进的极好资粮。

他是那种努力时发狂努力,恣意放纵时什么都不想的类型,这种天赋特质其实是很罕见的。

在宗门治地的另一边,宗门“双范”之一的范文东一身甲衣戎装,在工作之余的闲暇,他带着几名下属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发放各种物资。

在朱鹏的治下,总不至于让为种族捐躯者的后代没有下场,孤儿院方方面面的补助还是很到位的,资源补贴充足、经费管控严格,但范文东还是觉得不够,小孩子自小肉吃的少,体魄筋骨往往就难以强壮,体魄不强壮习武的根基就薄弱一分,他不愿自己战友的子嗣在起跑线上就比人低。

因此这个家伙这些年来,几乎把自己大部分收入都花在孤儿院的这些孩子身上,甚至在闲暇时亲自来传授这些孩子拳法武功。

“文东哥,为什么我们学的东西没有外面学校里学的东西有用?他们都学斗气吐纳术,我们就只能学什么炎黄国术,文东哥你是高级军官,我看院长他们都听你的,你能不能让我们和外面学校里的学生练一样的东西?我们也想练斗气吐纳术。”一个脸上还贴着创可贴的半大小子这样冲范文东言道,他的大哥曾经是范文东的一个部属,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推着数名蓝血星人撞入火海,与敌偕亡,也是因为他的牺牲那一次任务才能完成,才没有功亏一篑,因此范文东对这个小家伙极好,这个小家伙也几乎成为孤儿院里的一个小霸王,谁都不怕。

“徐虎头,你又和外面那些孩子打架了?怎么,打架输了,就怨学的东西不行?”炎黄国术与斗气吐纳术的差异性,范文东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只要对手练出斗气,数手之内,炎黄国术哪怕练到暗劲也是硬刚不过的,除非天生神力、天赋异禀,但初级斗气刚不可久,只要以灵活身法游走规避,待对方体能耗尽时自然不难反败为胜,当然,这并不容易,斗气爆发状态对手的四维素质包括力量、速度全面碾压你,游走规避、步步坚守,谈何容易?

尤其是这个徐虎头性情刚莽激烈,他现在恐怕只会硬拼,更不可能懂这类暂避锋芒的道理。

“不是的,我们是比他强的,只是人家学的东西比我们这些孤儿好,不然啪”徐虎头的话还没说完,范文东神色一变扬手一记耳光就扇了过去。

像范文东这种孤傲至极的性子,他平常都不屑于对弱者出手,更遑论打一个死去部属的血缘亲人,但徐虎头此刻莽撞的话却触及范文东的底线。

“弱者总是喜欢为自己的失败寻找理由,其实不用寻找,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你为什么失败最好的解释!”几乎从未有过的暴怒斥责,然而看着徐虎头一边脸颊高高肿起,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依然不服的模样,足足过了半晌,范文东强压火气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虎头,你口中不如别人的东西,是经过宗主、副宗主编著,数位神武阁资深阁老修订的总纲,李静玄宗主是修炎黄国术出身,朱鹏宗主是修炎黄国术出身,就连我,也是修炎黄国术出身。在很多年前,那个时代还没有魔力与斗气,能够锻炼的就只能自己的体魄与精神,也可以说是在锻炼本质,因此,能够有所成就的人到后来个个都是一方人杰。”

“专心,咬牙刻苦好好练。打不过对手别抱怨,多动脑子,你能多用一分脑子,你就能比别人强一分,高明的武功是由精神与体魄的双重打磨完成的,他们练的是术,一时速进刚猛,你们修的是道,一旦得道,日后以道衍术你们会发现自己的前路一片宽阔,那时你们会感激自己此时此刻流下的每一滴汗水。”伸出大手,揉了揉徐虎头圆滚滚的脑袋,就把这小家伙的暴脾气给揉了下去,然后范文东走到孩子们中间亲自为他们演练拳术、桩功,不耐其烦的为这些小家伙解释一个又一个对他而言幼稚可笑的拳理问题。

一天的光阴过去,在夕阳西下时,一位漆黑长发飘飘、容颜清丽娇美的幼师红着小脸一点点地凑到范文东身旁,她似无意的问道:“文东哥,等打完仗您有什么打算吗?等打退蓝血星人,世界和平了,那个时候你想做点什么事呢?”

“打完仗!?等打完仗,我一定已经死了。”

“怎么会呢?您武功那么高强。”年轻貌美的小幼师惊声言道,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得到的会是这样一个答案。

“怎么不会。作为武人,以死报国是为荣耀,我不会允许自己在这片无数兄弟倒下的土地上苟延残喘,衰老虚弱到令人发笑的地步。”果断把天聊死,范文东身旁那名小幼师神情郁郁的跑开了。

在夕阳之下,范文东擦拭着自己的燎原魔枪,脑海中却又不经意的想起一名女性精灵那让自己难以忘怀的面容。

“星雅……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忘不了你。”

…………

“雪奈,雪莉,你们说究竟是范智贤无情,还是范文东更无情?”在宽阔恍若图书馆一般的书房中,朱鹏与自己的两位情妹妹正在一同看书,这是巫师之间彼此陪伴的一种很经典模式,没在图书馆里撩过妹子,可以说这样的巫师人生是不完整的。当然,秋月姐妹是在看书,朱鹏则是在批阅文件。

“很明显是范智贤吧?范文东多么情深意重啊,他这么多年来除了跟青莲妹妹传出过一段非常模糊的绯闻外,再没和任何女孩纠缠过……这一点某人要好好学习哦。”一边言说着,雪莉一边把手中的2b铅笔啪得一下折断,漂亮的天蓝色眼眸中满是威胁意味!

“别闹了。哥哥那不是工作需要吗,难道你要哥哥一憋就是十几几十年,为我们守身如玉?”雪奈礼在后面轻轻敲了一下自己妹妹的头,只是眼神里多多少少也有些幽怨意味。

“啊,姐姐,哥哥就是这样被你惯坏的。”

“喂喂,别闹了。我在给文东他们做着考评,给我点明确的意见,这份文件是要封存的。”眼看着雪莉不依不饶的和姐姐闹着,那双手已经不老实的伸向雪礼奈的胸口,朱鹏以手指敲了敲桌面苦笑言道。

人心,是最复杂的东西,是最没有定性的,因此朱鹏很多时候也不愿一言而决。毕竟,手中笔下的每一个字都在影响着麾下下属们的命运轨迹。

“范智贤虽然贪婪好色,但他交往的那些女人也都是贪图各种利益去的,彼此满足之后范智贤也的确从来没有失信于人,称得上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相形之下,范文东与精灵族星雅的分离虽然有些当时时势的因素,但真正的主因却是他不肯放手追求……人唯有极于情,方能极于道。”说到这里时,朱鹏轻轻摇头言道。

“文东在和星雅交往的那段时间,枪法再无冷狠果断之姿,精进速度大为放缓,他应该是自己也觉察到这一点,最后选择了枪道而放弃星雅,但他们这可谈不上是好聚好散,据我所知星雅一直无法忘怀范文东,即便范文东,他又何尝忘记过星雅?只是在他心中,手中的枪远远比一个女人更加重要罢了。”

“……啊?听哥哥你这么一说就显得范文东好渣男哦,偷走了女孩子的心就转身不理了,远远比范智贤更加的过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