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七章:魔高一丈,道高一尺;修行之路本艰深

第七章:魔高一丈,道高一尺;修行之路本艰深(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天撼地动,万物崩解。

此时此刻原本辉煌鼎盛的悬空佛国伴随着地狱恶鬼道千百年来积累的业火怨力冲击而摇坠、毁灭。

虽然“盗王”并不在手中,朱鹏此刻握着的仅仅只是一柄抢夺来的浮屠破戒刀,然而在沉雄刀势回旋飞舞间,他面前的那名西域活佛上师还是很快陷入了极巨大的劣势当中。

只是对手也已将自身生死置之度外,他根本就不在乎,一味催逼自身潜能打出势大力沉的招式,忘记自我安危,只求牢牢拖住朱鹏这绝世佛敌,等待师兄启动宗门暗手将之留在这崩毁的悬空寺陪葬。

只见金色的气劲波纹撼动天地,四周癫狂飞舞的骷髅恶灵根本就参与不到这种层面烈度的战斗,哪怕仅仅只是靠近就会被双方扩散的劲力余威直接压碎碾爆。

天坑地底深处有暗火汹涌升腾,不断的膨胀蔓延,而原本高耸的灵山则逐渐得向下陷落。

悬空寺人为划分出三界:佛国、人间、地狱,此时此刻看起来却最终是地狱恶鬼道毁了人间,无尽怨息、戾气上溯吞灭佛国,终不能叫尔等永生永世,都高高在上。

“抓住你了!”与此同时,在崩裂塌陷的山峰佛寺当中,朱鹏手中的浮屠大刀出现招式空隙,被对面那名外罡强者抓住刀背,只是喜意才刚刚浮出,这位活佛上师便看到一抹冷笑在朱鹏的嘴角间绽放。

“天真!”下一刻,那有意吸引对方抓住的浮屠大刀突然在巨大螺旋力道作用下飞舞绞杀起来了。

噌噌,两声恍若钢铁被斩裂般的声响。

那名外罡活佛的双手臂被齐齐斩断,而朱鹏蓦然出手握住刀柄自其身旁瞬间划过,血洒长空,伴随着一双隐现淡金色手臂砸落在地面上的,还有那名被一刀封喉的活佛尸体。

“你自以为最接近胜利的时刻,其实也是你最容易落败的瞬间,吃斋念佛却又恶事做尽,你的佛心沾染了太多的污秽生出破绽。”随着那魔头的低语与持刀远去,大半脖颈都被斜斜削断的外罡强者倒在地上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事实上,他的生命力无比强大,若非心境崩溃,即便在此时此刻的状态下也可以冲抱向朱鹏自爆,寻求同归。

虽然很可能无法得逞,但依然会对朱鹏造成一定的麻烦。

然而,终究是毕生修佛者,他终究还是对于自己所做的事、师门所做的事抱有疑惑的,这一缕疑惑让他的修行境界在晋升外罡后再也无法向上攀升突破,同样是这一缕疑惑让他在面对佛敌时无法再忘死一搏,捍卫佛法,反倒是此时此刻,他倒是解脱了。

(以我血肉,偿还一身业孽,以我血肉,报偿师门恩情……愿我来世再修佛法时,只生在一良善人家,一生贫寒、一生心安,如果像我这样的人也能有来世的话。)伴随着这样的念头,这位活佛上师周身的劲力散尽,四面八方无穷无尽的腐朽骷髅涌上来,尽啖其血肉,尽享攻毁灵山的饕餮盛宴。

当朱鹏握着滴血的浮屠破式刀走入核心佛宫时,只见一头狮面的金身佛像迈着沉重若地震般的脚步砰砰行至,它有近五米高,手握金刚降魔杵,周身金身板固肌肉狰狞并且虬结,令人望而生畏。

(我师弟呢?你杀了他?)

(是你们杀了他。你们的污秽浸染了他的佛心,让他难分对错,无辨是非,生死相搏自然除死无它。)

(住嘴,魔头!)

巨大的降魔金杵挟带着恍若飞机冲破大气的猛烈劲风轰然砸下,也不知道那名受到重创的独臂外罡施展了怎样的佛门秘术,他居然以自身血肉气机融入到了这狮面金身佛像中,金刚不坏的体魄配合以外罡强者的磅礴气机,在这一刻,同朱鹏刚正面肉搏的就是高达。

(教练,这边有人作弊!)

默默得在心里吐槽一句,却终究只能挥刀迎上,这次真的是跳起来砸人膝盖了,金身佛像全身均无要害可言,攻击其双膝承重支撑点,的确是最好的选择……若不然,难道挥去砍人家脚指头?

身法变幻且战且走,面对这样的金属高达,朱鹏真的是感觉自己在打铁,浮屠大刀砍在对手身上咣咣直爆火星子,反倒是对方只要打中自己一次,别管是什么横练硬气功、暗极不灭体,瞬间就要重伤甚至是直接挂掉,双方的重量级差得实在是太多。

同时以外界的视角俯览并注视,只见灰白色的骷髅漩涡浪潮包裹着崩解中的悬空佛寺,整个悬空佛寺大半部分都已经崩解毁灭了,但至少在这中央主殿,因为狮面金身佛的存在,魔潮尚未攻入进来,只要击杀了朱鹏,这最后残余的一位外罡未必就不能稳定住局势,至少保住佛国最后的余烬。

而在这大殿的最深处,还有数位重伤吐血近死的外罡,他们中有人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与资源疗伤,未必就不能重建西域圣境佛国。

可惜,朱鹏这种人做事,既然已经开始动手,就往往喜欢做得彻底干净。

在狮面金身佛挥降魔金杵疯狂追杀朱鹏时,暗影当中陡然有一头巨大灰狼扑出,以啸风狼王不过是非人巅峰的实力,原本是根本不足以介入这种层次量级的战斗的,哪怕豁上性命实力,全力爆发,它也仅仅只能阻狮面金身佛一瞬。然而,就算仅仅只是这一瞬,却也足够了。

这一年多来,急疯了的郭平、柳月月没能找到悬空佛寺的避世之地,当然也就没能找到朱鹏,然而中途找到机会跑掉的啸风狼王却一路跟上来了。

它本来是不服朱鹏的,但野兽尤其是能够基因变异、激发潜能的魔兽,它们天生就灵觉敏锐,啸风狼王在朱鹏身上隐隐感受到了自己突破天赋上限的契机,因此它就千辛万苦得跟上来了,在地狱恶鬼道当中陪朱鹏睡了一年,彻底被调教服了。

当然,这里仅仅只是指起居同行,即便再如何的兽性大发,也不会对一头狼下手的。

此时此刻啸风狼王潜隐至今,在朱鹏吸引对手大部分注意力的情况下陡然扑杀出,虽然仅仅只拖住了对手一瞬就被劲力弹飞了,但这一瞬却已然足够朱鹏拉开距离,爆气挥刀!

黑日刀经杀招·浩渺沧海平生恨!

朱鹏跳跃半空周身悬浮,其整个人的气机与四面八方恶浪滔滔相交流,最后双手挥舞手中大刀斩出一道巨大沉重、刚猛绝伦的不世刀光立斩而落。

狮面金身佛一横手中金杵防架,然而劲力对撼接触,金杵却被刀劲直接排开,这一刀苍茫浩瀚、刀狂人更狂!

呼,轰隆隆隆隆。

仅仅只刀气溢散的余威,就将整个中央佛殿,整个主体依然还保持完整的巨大山峰自中斜切,环球排名前二十的悬空佛寺,在这一刀之后土崩瓦解,至此除名。

那狮面金身佛直接就被这一刀瞬间斩杀了,其周身气机不再扩散笼罩整座中央殿,被阻碍在四面八方结界外的众多骷髅恶鬼一涌而入,这座佛寺之内再不会有一名活着的僧侣。

而原本伤势不轻的啸风狼王这个时候抖擞精神,它爬起来跟随着众恶鬼窜入了佛室,打算上演现实版的佛落平阳被狼欺。

只是在这个时候,朱鹏是没时间管束它的,盘旋于整个佛国四周的黑炎苍龙在悬空佛寺除名的一刻,犹如层层汹涌的暗潮般倒灌回朱鹏体内,伴随着心魔化解,黑暗燃尽,念头通达,道心自然因此通明盛放,大展光华。

黑炎苍龙重新盘踞回朱鹏的心中酣睡了起来,它周身的黑炎渐渐转为白炽,然后是浅橘、淡红、深色,金炎。

慢慢的,无穷无尽的黑暗苍火重新燃烧成一颗崭新并且更加强大的纯阳仙心,道魔本是一体两面,就如同华国太祖于前朝,观帝星飘摇,便举大旗令天下皆反。那个时代遍地血海,恶浪滔滔,然而前人流尽鲜血、受尽苦难,并不是为了自己荣华富贵,不是为了自己锦绣前程,当年太祖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并没多少人觉得他能成事。

撑着这些前人骨子里的信念,仅仅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后辈卑微生活在一个落后的国度中,继续给洋大人当狗。

没有这天下皆反,漫漫逆潮,毁灭一切燃烧一切,也就没有崭新古国的轻装上阵,生机勃勃,毁灭是新生的开始。

化身为魔,仅仅只是为了去做我认为对的事。

我输了,我就是魔头,我赢了,我就是正道,苍茫天地,亘古大道,它冷眼俯览注视着世间,其眼中没有善恶,只有力量。

……………………

“我操操操操操操!”

在天坑的边缘处,黑日刀经·浩渺沧海平生恨的刀气碎片余波炸到了这里,本来修炼冰部绝学气质颇为冷冽凌厉的施卫国哇哇惨叫着左避右闪。

刚刚扛过长恨魔音的他现在有那么点心理阴影,尤其是作为冰部外罡,修炼过冰镜心法的施卫国一眼看出这些溢散刀气内蕴涵的强负面情绪本质,硬接的话,别说挡不挡得下来,即便是挡下来了,以自己现在的心境状态都要受到一些影响,甚至形成一生一世都无法挣脱出来的心理阴影。

刀光纵横,直指世间一切不公,这样的魔道刀意施卫国从来都没见到过,甚至听都没听说过,他甚至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洞敌冰心的一部分受到一定共鸣与浸染,行事间有了些起伏与跳脱,再无当年一心求武的冰心无情。

悬空佛寺天坑内的这惊世一战,甚至直接导致地壳变动,巨峰下陷崩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