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六章:灭世魔身,山峰之上盘旋的骷髅海漩涡

第六章:灭世魔身,山峰之上盘旋的骷髅海漩涡(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虎落平阳被犬欺!

虽然啸风并不是老虎,但在心理感受上却是类同的,堂堂的草原狼王现在屈尊纡贵地过来叼捡块牛骨头居然都被抢,如果对方是什么强大的存在也就罢了,然而啸风定睛一看,看到却是一名恶臭肮脏的瘦小人类,在抱着牛头骨同时冲自己吡牙。

“是一名饿疯了的‘尼什匠’!”柳月月走近些扫了两眼,冲着一旁的朱鹏这样言道。

“尼什匠”在西域语里就是乞丐的意思。

西域的平民被分为“恰哇”有牛有羊的富户、“岗恰”没有牲畜的农奴家庭、以及“尼什匠”这一阶级已经不再被视之为人了,即便富户家的狗都比他们活得更有尊严。

啸风刚刚张嘴打算将面前黑乎乎啃着骨头的人类喷得尸骨无存,它的上下颌就被朱鹏握住了。

朱鹏在这个时候注视着面前的“尼什匠”,看着他/她或者它贪婪得将骨头上的些微肉丝啃尽,这个小家伙甚至强行咬开牛骨棒吸吮里面些微得髓,它完全不顾自己的牙齿因强行咀嚼骨头而鲜血淋漓。

“尼什匠”的日子本身就已经很惨了,往往以草根、马粪、树皮为食,西域物资贫乏这里的“岗恰”农奴就已经和国家重心地域的乞丐过得差不多了,而这一阶级却又是西域民众的主流,换而言之就是绝大部分都是乞丐。

“尼什匠”是乞丐中的乞丐,而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在“尼什匠”当中都是弱者,它处于随时濒死的边缘,已经没有任何能量供给它思考以获取作为人的意识了,现在之所以还没有死,仅仅只是兽性与身体求生本能支撑着,支撑着它觅食求存。

注视着眼前这个小家伙,朱鹏目光闪烁似乎在灵光一现间顿悟出某种玄妙法理,只是那思维的光火实在是太过短暂微弱了,让人一时间难以捕捉,无法细细体悟思索。

“你现在很放松,很放松……你觉得全身都轻飘飘的,如同回归到最安宁的状态,就好像回到了母亲的身边。”黑暗扩散,伴随着朱鹏的走近与低语,眼前这个小鬼的身躯摇摇晃晃,最后随着男子一个轻挥动作向后仰倒,落在了朱鹏的怀中。

“老板,您这是?”柳月月并没有嫌弃这个和狼争骨头的小尼什匠肮脏恶臭,走过来自朱鹏的手中接过,她略一称量就估算出这是个还不过十岁的孩子。

“刚刚看到的他的时候,脑子里似有所悟,但那种灵感却又抓不住了,如果能够想通应该可以解决我武道上的一个大关卡,这样的机缘自然要带回去好好琢磨研究。”朱鹏并没有瞒着柳月月,在这个世界晋升外罡境界后,彼此交锋唯靠实力而已,魔后知不知道都没什么关系,更何况柳月月未必会把这件事告诉魔后,以她现在模糊的立场而言。

把那个幼童带回了土楼,朱鹏亲手为其梳洗,亲手为其熬粥煮饭,甚至亲手喂他照顾他。

这个小鬼的命火就如同风中残烛一般,在极限险恶的情况下坚持不死已经殆尽了他的潜力,现在生活骤然安稳了,反而可能直接要了他的命,因此朱鹏甚至暂时放下手中所有的事照顾这个孩子,他目光灼灼,似有所思。

为把这个小泥孩彻底洗干净,整整用了两大桶水,普通侍女硬搓的话,哪怕再怎么轻柔恐怕也会要了他的性命,但朱鹏以暗劲扩散的点穴手法为其洗浴,激活其气血,震荡其骨髓,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并且清洗过后是从内而外的清爽透彻,将乌泥壳子都敲尽后,显露出来的是一个面若刀削、极为英俊的西域少年。

亲自为其熬煮药粥以弥补元气,也是在这个不断喂他东西吃的过程中,朱鹏获得了这个懵懂若野兽般少年的信任。

“你无父无母、无亲无故,从降临到这个世上的第一天起就在与整个世界争命,即然如此,我就叫你阿修罗吧……你深切的知道仅仅只是想要活着,就是何等的艰难不易。”人类的孩子在三岁之前是没有任何独立生存能力的,阿修罗自幼是被野兽抚育长大,渐至今日。

朱鹏以手掌抚着阿修罗的头顶,逆改其命运,赐予其姓名,让这世界湍急的命运洪流,出现异样、波澜与扭曲。

(邪道武功,本以心魔为根基催动,负面情绪越强则威势越盛、精进越快……无论如何孩子降临于世,是纯洁而没有任何过错的,然而阿修罗自幼艰苦,这难道不是一种不公?)在朱鹏的眼中,阿修罗是一段文字,是一段人生的阐述,正好对应上了自己脑中书海内的某一篇幅里的内容。

只是,仅仅只是这种感悟的领悟深度还远远不够,本身就是四阶半神境界的朱鹏可以隐隐感受预知到,只要自己成功突破了魔道武功中的这一处关卡,未来自己突飞猛进甚至突破到禁忌领域的道路都将一马平川。

(原本,我是想以自身的影响力,调动整个华国的大势对悬空寺进行压制甚至攻伐,现在想来却似乎走错路了……魔道武功,魔道,魔……究竟什么才是魔呢?)思索着,领悟着,体味着,在教导了阿修罗一段时间武功后,朱鹏留书一封离开了卡苏乎部。

修行在绝大多数时候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事,没有领悟时混在一起也就混在一起了,当心中有所领悟时,朱鹏当舍即舍,连一丝半点的犹豫都没有。至于次日,郭平与柳月月看到信件时是何等的抓狂,他就不管了。

朱鹏犹如一缕狂风般拂过西域的草原与荒漠,他看到了那一步一跪白发苍苍老妇人的虔诚执着,也看到了西域大部分部落头人的骄奢淫逸,无耻癫狂。

摆脱掉华国军队后,朱鹏终于看到了西域喇嘛们对于这片土地与信仰近乎绝对的控制力,犹如蚂蚁般的农奴啊,他们用一生血汗挣扎换来的财物,被他们亲手高举,叩拜着,卑微着,渺小无比得奉上给喇嘛上师,一生的财货积累,为求换取的仅仅只是亲吻某一位喇嘛上师的鞋子。

(你们,真的懂得信仰吗?你们,真的知道自己在信仰什么吗?)没有经过任何思辩的盲信,就如同滔滔大河中极微的金沙,固然有其价值,但实在是太过太过的渺小了。

世人越是愚昧,宗教权力的执掌者就越是贪婪强大。

在人文鼎盛的中原大地上,不事生产的伴侣禁止酒肉等奢侈品的享用,道行极高极有德行的僧人,没准可以说一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然而在华国绝对没有哪个僧人敢说自己是修欢喜禅的,一旦被逮到,不说直接被打死,至少也是身败名裂不可能再获得信徒了。

这就是经过思辨过滤的宗教,反而更容易产生一心向佛,真正意义上的高僧大德。

而在海外东瀛,因为民众的痴愚与半开化,执掌宗教权力的僧侣们就可以醇酒美食,甚至娶妻生子,将整个寺院都作为自己的田产财富。

至于西域之地,喇嘛们的权势得到更进一步强化发扬,他们对于信徒几乎达到了予取予求的地步,无论是珍贵的财富还是美貌的处子,世人在他们眼中尽是佛奴,而他们自身则是高高在上的……佛。

这些喇嘛们的手掌或者轻轻落在信徒的头顶,或者落在跪在一旁少女的皮肤上,纳影藏行的朱鹏所看到得一幕幕画面显得很有些诡异,将神圣与淫亵混合在一起,很是神秘但是依然很肮脏。

(邪教的两大特点:1、活人崇拜,2、无底线的要求教徒奉献自我。)昔日东瀛攻略各国,掠夺慰安妇其所犯下的罪孽罄竹难书,但大部分人都忽视淡忘了,东瀛人压迫自己本国民众的狠毒残酷,并不比对外国来得逊色,东瀛女子挺身队同样作为慰安妇安抚前线士兵,其记录是每天接待士兵三百人……一个被强迫每天与三百名男子xx的女人,她真的还爱国吗?

或者说,已经是疯了而已。

同样的道理,这些被西域喇嘛们剥削压榨尽最后一丝血肉的农奴们,他们真的还有自我,还有信仰吗?

………………………

随着朱鹏的思虑越深,他对于魔道的领悟与理解也就越深。

其人如狂风般穿梭吹刮过这世间,就如同正邪相吸相斥、佛魔相对相持一样,身化狂风的朱鹏终于一天来到了西域最深处,他也必然会来到这里。

辽阔的荒原在朱鹏脚步十余丈前,陡然下陷,形成一道陡峭的悬崖,因为这片荒原的地势极平坦,因此这处下陷如果不走到悬崖近前的话,在远处根本就无法看到。

眼前这道悬崖极为宽广,向着荒原的前方四面扩开,两边竟然看不到其边际,然后在极远处的天边近头合拢,最终形成了一个无比辽阔幽深,甚至巨大到寻常人类根本难以想像的天坑!

在天坑里正中央处,有一座雄伟的山峰拔地而起,山本来是极高大的,只是立于天坑当中因此几乎看不到,在山地云雾萦绕间,有无数座金黄色的华美寺庙若隐若现。

峰间的这些寺庙大概就是西域悬空寺了。恐怕,也只能是悬空寺!

哈桑是人间道中的一名“岗恰”也就是没有牲畜的农奴家庭,在悬空佛国镇压的人间道中,岗恰人数最多,也可以说是数量主流的阶层群体。

其实,哈桑家本来是“恰哇”有牛有羊,但在他小时候,父亲冒犯了一位上师因此惨死,家境从此一落千丈,牛羊被头人征用霸占,貌美多情的母亲也被带上了佛国,回来时已然疯癫。

哈桑今年二十一岁了,已然长成了一名壮实的小伙子,他每天都干着三个人的劳役,只想有一天,能够从头人手里赎回牛羊。

这个念头遥遥无期,但至少是一个盼头。

可是就在五天前,哈桑的妹妹被选作佛妃上供到悬空佛国,哈桑已经拼命祈求天空中祖先变成的鹫鹰佑护,然而不幸依然发生了,哈桑的妹妹终究还是像他们的父亲一样冒犯了上师,她将被打入地狱道。

佛国、人间道、地狱道,等级森然清楚,但在人间道已然是受尽苦楚,在地狱道又将承受怎样的折磨与恐怖?

当哈桑拼上性命潜入地狱道,找到自己的妹妹时,他所看到的仅仅只是一具淋漓的血尸,扩散的毒瘴、肥大的恶鼠,直到这个时候勤劳可爱的妹子依然没能闭上眼睛,她的双瞳当中充斥着无限的痛楚与恐惧,她可能无法想象,在那片华美的佛国当中,人性之恶怎会到如此地步。

累累白骨如山、如林、如海,猛烈得尸毒瘴气扩散弥漫,那些完全不畏人的恶鼠不在乎哈桑还活着,就开始以利齿啃咬他的血肉,扩散的新鲜血腥味吸引更多的恶鼠从四面八方涌来……这里,即是地狱。

(痛吗?恨吗?)

已然身中剧烈的尸毒,全无再走出去生机的哈桑突然在脑海中听到这样的低语,同时他四周的那些肥大老鼠全部都扩散避开了,似乎这个时候的哈桑已经不再是块肥美的肉,而是一团啖之致命的毒浆。

(你是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