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章:布置规划,圣门女帝

第三章:布置规划,圣门女帝(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近日,忠义渔业有限公司宣布于公海发现史上最值钱的宝藏――一艘300多年前被英伦海军击沉,载满金银财宝的西德里牙帆船……”

“国际公海领域沉船文物的归属权问题一直以来都错综复杂,涉及到几个方面的利益相关者,包括但不限于:沉船的原主人、管辖沉船所在地的国家、沉船打捞公司、沉船文物的原产地等。但目前为止的通行惯例是“谁捞到,就归谁”。”

“现在,很多沉船文物的归属情况都是依据“谁捞到,就归谁”的国际惯例。这不仅应用于国际水域的沉船文物,有些国家领海以内的沉船文物,也被打捞公司打捞后据为己有。而据相关专家的评估,仅仅只是忠义渔业目前打捞上来的沉船文物,其价值保守估计就已达百亿以上。”身穿红色职业套装的女记者在大屏幕上拿着话筒报道着,而在九龙湾的一处别墅区内,朱鹏、项燕两人坐在房间里看着大屏幕。

“有必要这样吗?我们偷偷走私卖掉,收益全部都是我们的,现在把它洗干净,担着风险不说,仅仅只是上下打点疏通的政治献金就要十多亿。”项燕坐在轮椅上这样问道,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他的身体已经大体恢复过来,再加上性情刚硬而要强,现在正常的起居已经拒绝旁人的服侍了。

“倒不是为了洗白上岸,只是像这样的文物,声势闹得越大它的价值也就越高,我们走私偷偷找买家卖掉才能卖多少钱?我们把声势运营起来,吸引全世界的文玩买家来九龙湾竞拍又能卖多少钱?反正羊毛是出在羊身上的,有更多的钱为什么不赚?”朱鹏要做大事,钱是必不可少的资源,接下来拿到沉船保障的分红之后,他还要拿着大笔大笔的钞票去大陆置办实业。

像qq、微信、网银这些行当,至少要等大陆的网络基本盘成型后才能做,现在随着工业生产的东进,资本将向华国蔓延,外商去大陆置办实业基本上干什么都赚钱,因为现在的大陆还处于物质大匮乏的时代,它几乎什么都缺。

同时,大实业商人的身份也会成为朱鹏天然的护身符,置办实业、疯狂贷款、继续置办实业,现在的大陆银行还处于四处求着人贷款的时期,尤其优质型实业商人,更是被银行供着。

等朱鹏拿着九龙湾忠义信的钱,在大陆置办出一座工业城市,贷款上几百亿几千亿时,地方政府都会被他绑架成为他的保护伞,那个时候即便自己的外罡身份、魔门身份,所有人都知道了又如何?

他们会闭上眼睛装自己不知道,政府机构才是最纯粹的实利主义。

有一个稳定的大后方,朱鹏才好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搅动风云起伏,夏洛特要作九龙行政代表,代表九龙返归大陆怀抱,这的确是可以截取相当一部分的命运之力,但苍龙界域距离巫师世界太远了,仅仅只是这一点点命运之力杯水车薪,朱鹏要的,是撼动这方世界的命运轨迹,而要做到这一点,钱、权、势、力,缺一不可。

对于沉船定期的处置,项燕也就随便一问,一则他本身就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二则他也相信唐寅的能力,相比师父,眼前这个家伙似乎更能将公司做大做强。

在看过时事报导后,两人聊了一会武学方面的体会感悟,然后项燕就自己推着轮椅出屋,带着下属离去了。

而在这时候,阿花与敬学正在练武场上顶着烈日蹲桩,苍龙界域的低品丹境在位阶上只有二阶,高品丹境非人也不过是强二阶,但不要以为这是比地球的武学体系弱,恰恰相反,是这个世界的武学底蕴实在太强了。

地球马步就已经有很多种,各有各的练法,各有各的奇妙,比如武当纯阳宗就有独门的马藏阴桩功,除脚指抓地以外,上下奔腾以外,还有一个秘密的动作,那就是学马藏阴。马相藏阴,下身内缩,有入腹的意境,这是弥补横练者下身罩门的一大秘法。

但在苍龙世界,各种各样奇妙精深的桩功却有数千上万种之多,基本上每一门、每一派、每一路高明武功都有其特有的桩功,如果说地球的武道基础是一,那么这个世界的武道基础就是十,在如此雄浑基础填充下,这个世界的武者把丹道普及并降阶化了。

在地球文明体系中,丹师是高精尖产品,而在苍龙界域文明体系当中,丹境却是量产化产品,其中精英强者步步精进,非人、外罡,方方面面的打磨强化并不会比丹师逊色分毫。

这是武道史上一种飞跃式的大跨步,苍龙界域的武道底蕴几乎可以比拟巫师世界四阶以下的文明底蕴,巫师世界许多一、二阶的巫师可以在外域越阶挑战,一阶击杀人家二阶,二阶击杀人家三阶,甚至强二阶击杀传奇。

苍龙界域的强二阶非人武者,扔到诸天世界绝大多数位面,和本位面传奇土著硬刚几波毫无问题,甚至死磕到底也未必就没有取胜之机。

相对来说,这个世界的科技文明底蕴也就那么回事了,并不比地球时代科技文明底蕴强。

朱鹏在别墅房间里远远注视着练武场上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扎桩练功,不时以传音之法指点两句,阿花练的是红藤武馆的蛇形毒桩,讲究的是身体柔韧,集束撕咬击打,摧裂毁灭,劲力出手犹如毒蛇般凌厉。

而年纪还小的李敬学练的是基本桩,周身脱得光溜溜的,有一支点燃的熏香在他屁股下炙烧着,只要桩功脱力下沉,熏香的火就会烫到他的屁股,当然,他年纪太小也不会让他练得太久,更何况浩龙哥的遗愿是让他弃武从文,永远摆脱黑道江湖。

朱鹏觉得这个安排也挺好的,只是这个李敬学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了李浩龙的血统,让他读书哭天抹泪、砸东西、发脾气,让他习武再苦再累也不叫唤一声,这是个人天性禀赋即如此,这就让人无从下手雕琢了。

“也罢。年幼时扎桩练功打个好底子,无论以后能否在学业上有所成就,身体好总是没错的。”摇摇头,朱鹏移步上别墅二楼走向自己的书房,最近他在古修法玉简介的文献中翻译出一些很有意思的知识,也许对自己这次的任务能够提供巨大帮助。

然而,在走过卧室时,一阵如泣如诉的莫名低吟声隐隐传入耳内,让人兽血沸腾。

卧室的门扉并没有关,熏香青烟萦绕,反倒是窗户被厚厚的帘布遮盖住了,一个小脸上罩着男士内裤的美丽女人正躺在大床中央自渎,以朱鹏这个角度看过去,她以头与双足支撑起身体,柔韧的腰肢轻摆,莹莹玉玉诱惑无限。

“咕哝。”

(小荡妇,最近这么贪吃吗?前天才杀得你下不来床,今天又敢在这里勾引我。)房间里光线昏暗,引燃着助兴的焚香,美人在床衣衫褴褛显露出丰盈修长的双腿瑰丽蛊惑。

朱鹏也没有细想就走进去关上了门,这个时候别墅外谢婉晴开着跑车刚刚购物后才回来,她亲了亲正在辛苦练武的阿花和敬学,美妇人笑着言道:“这么努力,今晚给你们做好吃的。”

另一边,在卧室里的两人已然搂抱一团,只是就在即将剑及履至时,朱鹏看到了怀中女孩的眼睛,下一刻他的眼中闪过清明,一把将怀中痴缠的女人推开了。

从床上女人的头上拽下自己的内裤,显露出来的却是李敬学母亲丽莎的娇美容颜。

“别走,别离开我,随便你怎么我都”

啪!

朱鹏反手一耳光将丽莎抽翻在床上,然后他又正手猛抽自己一耳光,然后略一摇头,吐气,宣泄火气。

“嫂子,这一次也是我欲令智昏,脑子发热……但浩龙哥的尸首还没tm下葬呢。”

“可我能怎么样啊?我就是一个女人,我不会武功,头脑也不是很好,更谈不上心狠手辣,连自己的小叔子都想着弄死我们娘俩,我死不要紧,敬学怎么办啊?我除了送上门白白给你玩以外……我一个女人还能做什么啊?”丽莎一边说,一边捂着脸瘫坐在床上哭泣流泪。

她没办法不害怕,不管怎么说李浩龙是眼前这个男人亲手杀死的,他是李敬学实质意义上的杀父仇人,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又怎么由得丽莎不畏惧不害怕?

“呼!”

“嫂子,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再有下一次这里就不适合你呆了。”若非为李敬学考虑,朱鹏现在就会把丽莎扫地出门,天下美人儿无数,然而上李浩龙的女人,多多少少会让朱鹏感到负罪感,毕竟当年真的是当兄弟处的,李浩龙在死之前都一意要把公司托付给自己。

在走出房间时朱鹏刚好碰到了返归的谢婉晴,看了看谢婉晴又看了看身旁的卧室,朱鹏摇头言道:“先收拾安抚她一下,晚上我再跟你解释。”

“不用了。我懂的,丽莎只是太害怕了而已。”向里面看了一眼,谢婉晴似乎已然对情况了然于心,当然,心里是否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

魔门:一个庞大宗派的统称,拥有渊源悠长的历史与许多的脉络分支。

虽然魔门动辄自称传承于上古,但实际上其起源却是在华国的西汉时期。在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时期,那个群雄逐鹿的大争之世,大地之上还没有一个真正至高无上的思想体系,百家争鸣就意味着每一种理念的推动者都可以相对平等的向林立的储侯推广自己的思想。

没有中心就意味着没有边缘,没有至高无上、永远正确的神,自然也就不会有人被踩落为魔,所以在那个时代华国大地上是没有所谓魔门存在的,传承上古更是有点扯谈。

比如蚩尤,人家可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魔。

然而在秦汉相继之后,君权开始无限度的膨胀并超越一切,笼罩一切,威压一切,伴随着一名强大的君主:汉武的降临,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运动开始兴起,深宫里的汉武大帝轻轻呢喃低语,传出之后也已然化为了巨神的咆哮怒吼,谁敢挡其锋芒?

但还是在那个时代,百家余烈也并未完全的消散,先贤的思想遗产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冲刷清洗的。

以老子与庄子的道家阴面为核心,被儒家正统打压的诸子百家开始进行以自救为目的的有机性结合,以道家超脱/进化/大道为核心,杂以墨、医、巫、方术等各家之长的原始道教开始形成。

原始道教最初的统领者是杨朱,道分阴阳,人有生死,道门老子的思想本身就是冰冷、傲慢、浩瀚的,因此才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说法,三千言《道德经》当中更有许多冷眼看穿之语,因为在老子的眼中,世间根本就不存在正邪、善恶、是非,以恢宏大道的视角俯览世间,万事万物都太过渺小了。

根据《庄子》、《列子》的记载,杨朱曾经求学于老子,然后他才能形成“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的独善其身思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