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八章:蛊神,食之配

第十八章:蛊神,食之配(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密林之中,高烈度的激战依然在继续着。

汩罗蛊师一脉强于人体改造,但在武功本身上略逊色一些,有人觉得能否汩罗蛊术与华国武功兼修,兼得其益的话,最后造就出来的怪物绝对强得令人觉得发指。

然而事实上是做不到的,华国武功之强在于对亿万年岁月形成的人体潜能激发,强在对于精神与心灵打磨升华,两者结合最后产生绝大的威力。

而一万个蛊师有一万种不同的体质特性,这就导致他们即便修炼华国武功也修不到高的境界,一方面是体质本身异化了,另一方面借蛊术之力去突破人体上限,这和打兴奋剂、以丹药填充气海也没有本质区别,是不利于精神心灵打磨的。

当然,蛊神“嫡传”瓦骨库里与“神之长子”帕纳姆名门出身,他们本身的武功拳术也达到了华国非人境界武者的平均甚至中上水平,此时此刻两人虫甲笼罩周身,爆发潜能后犹如人形高达一般近身战斗起来,拳脚交击“乒乒”作响,恍若古战场上两阵骑士以长枪大刀彼此交锋硬刚!

只是几十手后,瓦骨库里的蛊术加持没有弱于对手,却被帕纳姆以更加卓越的拳术击溃了。

“我知道你一直认为父亲偏向我,高明的秘术传我不传你,因此最后才趁着父亲闭关出逃。你当父亲真的没有机会催动本命蛊要你的命?不,父亲是念你跟随他四十多年的份上,终究没狠下心下杀手,你就不奇怪自己为什么连本命蛊被毁的虚弱期都没有,因为父亲一直是等你置换本命蛊后,才毁掉旧蛊的。”砰砰数拳连击破开架子,最后一脚踢击踹出,那巨大磅礴的力道几乎把瓦骨库里镶嵌在古树木壁当中。

“父亲把教给我的一切蛊术都教你了,的确,父亲平日里对我的提点更多一些,但那时候你都已经出师多少年了?”

“瓦骨库里,你可以逃避,但你永远无法摆脱的那个阴影,其实就是你自己懦弱的自我!我,看不起你。”口腔里绿气升腾,下一刻半人半蛊的帕纳姆口喷出浓烈的如火般剧毒,瓦骨库里的蛊术修为、蛊毒加持力其实还是要强过帕纳姆一些的,只是他的实战能力却比帕纳姆弱,此时此刻被逼入绝境劣势,在最后关头陡然爆发体能冲出来,只是周身依然沾染了一些幽绿色的毒焰缓慢炙烧,其状态在剧烈的下滑着。

“……我亏欠老师的,我会以我的方式去报答,老师不只一次说过,他一生追求的就是见到蛊术的新天地,而我,将为老师完成这个心愿!我,瓦骨库里对于蛊术天赋、对于蛊术的热爱,远远比你帕纳姆更强。”嘶吼着,瓦骨库里周身再次产生剧烈得变化,他自背脊处延伸出八肢甲壳覆盖的蛛腿,整个人血贯瞳仁,犹如完全兽化一般狂暴得冲向帕纳姆。

“巨型蛊,你怎么敢修炼这样的禁术!?”一边疾速退却,帕纳姆一边咆哮般的低吼,看着眼前那长着人头的大蜘蛛,这位神之长子也真的是惊到了。

“我们的蛊术天赋……永远都不可能……不可能赶得上老师,既然如此……就只能走一些老师也未曾走过的道路,才有可能见到新的风景……你当我……当年真的是因为你才叛门而去的吗?太,自以为是了。”伴随着兽鸣嘶吼,两人在追逃间轰然撞入一片木屋当中,林鸟惊飞。

而在这个时候,朱鹏也因为身周蛇蝎的联手而陷入激烈战斗,无影杀腿、黑日刀经、暗影神拳、亡魂波动、梦魇之瞳、暗极不灭体、百鬼夜行诀,这些出身黑天无生经的高明武功几乎都被朱鹏施展尽了,已然觉醒了自身意志,即便没有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朱鹏一路晋升传奇甚至半神境界也都没有什么问题,然而这就好像你花了大价钱去国外留学,结果抵达后成天缩在宿舍里打游戏一样。

拜托,朱鹏需要的是这个世界不同于其它世界的文明资粮,如果不以本世界的修炼体系晋升,不学到新的东西,不在反馈本体时让本体变得更完美强悍,那么谍影降临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在国外留学,学不到本国没有的东西回馈祖国,出国留学干嘛?镀金吗?

一滴滴汗水流淌,然而也就是在这样的艰难中,朱鹏的修为乃至于他对黑暗的领悟在缓缓提升着,哪怕仅仅只是一小片阴影,当他身形晃过去后,两名汩罗蛇蝎蛊人都会瞬间失去对其踪迹的捕捉,下一刻,朱鹏右手包裹着以金钱拳缠绕形成的拳套,于半空中跳落一拳砸下,恍若一片黑暗蓦然降临,吞掉这世间的光热。

劲力汇于全身,发于一点,当爆发的那一刻,朱鹏的右拳震爆出一片激烈得拳影暴风,就犹如屏幕墙壁一般轰砸向那名蛇化蛊人。

当另一名反应稍慢的蝎化蛊人扭头冲过来救援时,朱鹏已然及时退开了,而那名生命力强大无比的蛇化蛊人眼中渐渐散去光彩,他周身多处要害布满绵密拳印,仅仅只是刚刚那一瞬间,他旺盛无比的生命力就已经被黑天无生经的劲力吞噬殆尽了。

“师弟,师弟?啊啊啊啊啊!”就在这名蝎人仰头怒吼之际,一条已然有些稀疏的金钱剑突然环绕在他脖子上,下一刻,那些锋利的古钱币电锯一般旋转切割,那名蝎人的头颅一瞬间被朱鹏硬生生割裂下来,他可以去地下陪伴他心爱的师弟了……死基佬。

“呼呼,妈的,这些蛊人皮厚还有毒,真是有够难缠啊。”低语一句,闭目反思消化刚刚那一战的所得,在体能劲力略有恢复后,朱鹏提着滴血的金钱剑向战场走去。

对比瓦骨库里与朱鹏,项燕的战斗打得更加艰难一些,他从一开始就陷入了毒蛛女的节奏,那些蛛网阵不仅仅是减慢他的速度、更快消耗他的体能而已,渐渐得项燕发现,自己无论施展出什么样的杀招秘手,对面那个家伙都可以先一步探知,因此当然就很难伤到对方。

(是了,蛛网相比纠缠束缚住对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为蜘蛛传递讯息,身在蛛网中的我,无论做什么都会被那个家伙感知到……从武功的角度上讲,我几乎没有胜算了吗?)身上的伤越受越重,最重要的是那个毒蛛女的攻击是带毒的,无论黑暗杀意劲力的威力如何强大,潜能催发如何霸烈,在身上承受毒伤越来越重的情况下,项燕越来越慢,毒气上涌,他的脸颊上都渐渐现出粉紫色。

(你是我的了!)从其身后无声无息地扑至,那名汩罗毒蛛女体态轻盈踩踏透明蛛丝真的如御风飞行一般,这要是在古代被人看到了,绝对又是一段仙神传说,颜值高的全是神仙,颜值低的全是鬼怪,广大人民群众其实是最看脸的务实派。

然而在即将扑倒自己猎物的那一刻,项燕陡然转身,挥手掷出四颗暗绿色的椭圆体,汩罗毒蛛女美艳的小脸当时就被吓得像恶鬼一样。

“轰!”

项燕转身的力度并不大,并且毒气上涌,毒蛛女也不觉得他还能剩下什么临死反扑的余力了,然而她是真的没想到项燕的身上居然还藏着手雷……拜托,你早用手雷早就把我的蛛阵破了,何必自己快要被毒死了才这样呢?

毒蛛女她怎么也无法理解项燕这种斗鹰的心态,他是在以生死搏杀洗炼自身的武功。于扩散的火焰中猛冲而出,项燕挥舞飞镰双刀瞬间就将防御力、生命力一般的毒蛛女绞杀了,下一刻,他在余势前奔后陡然摔扑向地面,却在真正砸实成前被人拽着胳膊提起扶住。

“碰到的对手很难缠啊?你被毒得脸都快要绿了。”

“……咳咳,能赢就行,至少我还活着,而她已经死了。”项燕惨然笑道,只是此时此刻看他的状态,似乎也仅仅只是多剩一口气而已了。

“我随身带着一些解毒丸,不过是用来镇压毒性扩散的,这种蛊毒最好还是等瓦骨库里那个家伙回来再说,我们乱解的话没准反而弄巧成拙。”拽着项燕的胳膊感受着其脉搏,观看着他的脸色,朱鹏凭经验就知道这家伙别看此时虚弱,一时半会死不掉,因此他把项燕扶靠到一边倚着古树休息,而其自己则去寻找最后的战斗。

………………………

终结帕纳姆完全没有什么好说的,这家伙正在和相爱相杀的瓦骨库里彼此纠缠(基♂情の)满地打滚的时候,暗处里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枚金钱镖远远飙至,啪得一下将帕纳姆的一只眼睛打瞎。

仅仅只是付出一只眼睛还不算什么,然而帕纳姆却由此很清楚的知道对手的援军来了,心神失守,下一刻就被瓦骨库里扭断了脖子,这位昔日的大师兄,硬生生得双臂发力将这位小师弟的脑袋扯拽下来。

“我……杀了他,我杀了师父的独子……彻底,没有回头路了。”喘息着,瓦骨库里红着眼睛对黑暗中隐身的朱鹏这样言道,然而他毕竟还是保持着相当理性的,在一阵激烈得喘息过后,瓦骨库里闭上双眼渐渐恢复为人形。见此,朱鹏方才从黑暗阴影中走出来,瓦骨库里不杀帕纳姆,自己与项燕就不敢在与蛊神的战斗中将后背交给对方,本来就是以弱袭强,若是内部再心思不齐,那就根本没有什么胜算了。

“我同伴受了蛊术毒伤,过来帮忙救治他。”

“现在还不行,毒性暂时稳得住的话,就先带着他走吧。虽然老东西很多年不管事了,但当他发现自己独子与几名亲传弟子都死掉时,不可能还坐得住。”外罡发狂,真的有可能在短时间就杀过来,毕竟汩罗本就国土面积不大。

“好,立刻走。”朱鹏略一寻思,然后马上同意了瓦骨库里的观点,虽然这里看上去没有什么对外通讯联络的设施,但蛊术玄妙诡秘,不可不防。

一千狂飙上千里,项燕实在快撑不住了,瓦骨库里才意犹未尽的找了一处隐秘的海洞,开船进去施术给项燕治伤,完全可以看得出,瓦骨库里到底有多畏惧自己昔日的师父,但为他自己的前程,这家伙依然选择逆流而上,以小搏大,不可谓不疯狂。

接下来项燕未曾完全恢复的一个星期,三人真的是小心翼翼,异常谨慎,直接项燕渐渐恢复了八成战力,才勉强缓了一口气,三名强力非人境武者,可以在熟知对方手段的情况下搏上一搏,但两名非人境武者,基本就死定了,世界位面内文明发展越强盛,阶位差距就越不可跨越。

这段时间瓦骨库里向朱鹏与项燕描述着蛊术的种种手段,自己师父蛊神是何等的强大。

“一旦着面,我们三个找到机会后一定要有什么手段就使什么手段,只有杀招尽出,让我蛊神应接不暇,我们最后才有一线生机,不然如果让他尽情施展手段,我们三个就死定了,见招拆招的话,我们三个连一丝半点的胜算都不会有。”瓦骨库里神色凝重的这样言道。

“你背上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会真的是炸弹吧?”朱鹏站在船上,他一边扫视着四周一边这样问道。

“是克制蛊术的药粉,另外真的有炸弹,只是如果不重创蛊神,我们根本连使用这炸弹的机会都不会有。”

“没有那么夸张吧?蛊神再强,再是外罡境界,他毕竟已经一百多岁了,而且多年没有出手,心意锐气必然受到折损,库里,你说的未免太夸张了。”项燕伤势恢复,他身上的那股桀骜气也渐渐恢复过来,眼神里燃烧着斗志,即便将要敌对的是名满天下的汩罗蛊神,世界都有名号的强者,依然丝毫无怯战之意。

只是,所有的计划与筹备全部都白做了。

直到朱鹏、项燕、瓦骨库里成功潜返回边境集镇,那位在传说中被渲染得恐怖无比的汩罗蛊神也并未乘风杀至。

又过了半个月后,项燕都开始怀疑瓦骨库里是不是带着自己两人找错目标了。要知道,这半个月时间,三个人同吃同住同大号,就差没在一个床上抵足而眠,一起愉快(基♂情の)得翻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