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六章:我今天才知道,原来真有其人,道歉,换名

第十六章:我今天才知道,原来真有其人,道歉,换名(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荒野,警车燃烧爆炸,空气中充斥着血腥与焦尸的弥散气味。

项燕终于解决了那名修炼圣象佛功的汩罗高手,那名汩罗高手虽然防住了项燕的飞镰双刀,但却没能抵挡住无影杀腿的疯狂快攻,一瞬一连十余脚后,那名汩罗高手雄壮的胸膛前全是恐怖的龟裂纹,最后被项燕挥刀封喉。

“好了,走吧,三位非人武者近百多警员够他们肉疼的了。”阻止项燕挥刀虐尸的举动,朱鹏将一名汩罗警员的尸体拽出车内坐了进去,两人还是要回边境集镇的。

如果是在华国、米国、英伦这样的国家,黑恶势力出手击杀一百多名警务人员,整个政府行政组织会发疯的,都不用调集军方力量,仅仅是全国各的警方系统就会向这里集中发力,并且是不死不休!

因为一百多名警员说少不少,说多,却也不会让整个国家的警方系统感到多么的肉疼,而像汩罗、九龙湾这样的地方情况就有些不同了,为什么九龙湾黑恶势力盘踞,但警方却只能对其一忍再忍?

因为九龙湾的黑恶势力真的有力量干掉其整个警方系统,当然,真的搞到那个地步无论是英伦还是华国,都会大规模介入。

九龙湾的警方系统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对于管辖范围内的黑恶势力多少有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一方面是收着钱,另一方面是不敢管也管不了。

汩罗警方系统是与政府军方、相邻各国警方系统紧密联系着的,因此这一次吃了大亏后,它会有怎样的具体反应朱鹏也无从得知,一种是发力无穷,直接通知并请求停车警方系统的帮助,请求军方的帮助。另一种就是表面上息事宁人,但开始寻求汩罗本地高手的帮助,比如像蛊神这样的高手。

两日后,雨夜,汩罗边境集镇,一处西方圣人的教堂。

在午夜时分,莫说是信众就连神甫也已经离去了。在四周白蜡常燃间,两名男子坐在长长横椅上翻着报纸。

“事情闹大了,两天前那一票居然被米国记者逮到机会报了出去,汩罗政府想往下按都没能压制下去,现在民怨沸腾,你我可谓是举世皆敌。”项燕翻着报纸这样言道,只是他神情平静并不怎么在意模样。

“这个集镇里面,如果真的要彻底清查的话,至少有一两千名罪犯,汩罗政府能怎么样,用导弹把这里爆破掉吗?那名米国记者她也许是好意,想让光明与正义得到彰显,但问题她没搞清楚状况,这个国家是整个东南亚最大的毒品输出地,她自己就陷身于黑暗当中。”

“今晚动手吗?”

“就今晚吧,无论水火都会削弱蛊术的威力,而且这大雨也会冲刷掉大部分的痕迹。”朱鹏从长椅上起身,看着窗外那瓢泼而落的倾盆大雨,他的眼神中有杀意斗志凝聚,到该动手的时候了。

旅馆。

老板举着伞,他将一破旧的箱子丢掷在气味浓重的垃圾堆中,在他转身返回后,朱鹏与项燕到来,朱鹏向那箱子一伸手,自他的袖中飞出犹如灵蛇般的金钱剑,略一转腕,并没有沾手那箱子就直接被切开了,里面是一些女性的衣物与饰品。

“以鲜血养虫,以女子养蛊,这样恶毒的手笔也就在汩罗这样的国家可以长久隐秘的进行,问出想要的情报后顺手杀了他吧,就当是替天行道。”

听到朱鹏的话,项燕笑了:“拜托,我们两天前干的那一票,足够人家喂虫子喂好些年的,按你的说法你我两人绝对属于应该被替天行道的范畴。”

“这怎么一样,我们杀的是已经对我们出手的人,他杀的是毫无抵挡力没招他没惹他的弱女子,我们属于自保,他属于是利已,这本质不同吧?”两人一同走入旅馆,不多时,激烈的轰击与铁器碰撞声就响起来了,只是双方皆有克制,再加上大雨的遮掩因此声音并没有扩散。

砰!

先是一身银白劲装的项燕倒飞出来,他背脊重重地砸在墙角处,整个人砸落于地。

接着是双手斜握金钱剑,封挡于胸前的朱鹏,他双脚梨地迅速得倒滑,直到滑行到项燕一边时,才发力站住。

“看来老板早就想到我们会来啊。”身旁项燕在半跪着吐血,朱鹏却在冷笑,只是他的双眼轻轻眯起,犹如即将捕猎前的凶猛恶兽!

“师父他得了华国天龙八部中的暗部残篇,华国的高手们定然会像闻到血腥味的蚂蝗一样扑上来,再加上你们两天前做了那么大一票,一百多名警员,被你们杀了个干干净净,我若是再无防备察觉,岂不是太傻了吗?”自幽暗的旅馆当中走出,此时此刻的老板半人半蛊,他周身有蝎子似的坚硬甲壳浮出,右手角质异化,左手干脆就变成了一条腥红色的大蜈蚣,并且他的背脊上还向四周延伸着略纤细的蜈蚣。

旅馆老板的左手环绕着一个眼神痛苦茫然的女人,接着他一扬手,将那女人撕裂让其鲜血浇洒周身毒蛊,伴随着这一仪式的进行,他全身上下的寄生蛊虫全部都亢奋起来。

“蛊神是你师父?很好,那说明我们并没有找错人。死一百人算什么,天龙八部成书以来,从古至今死在上面的人十万都有了,大家都是武人,在习武的第一天学习怎样夺人性命之时,不就应该有付出自己性命的觉悟?”双眼当中黑暗扩散,伴随着话语撼动着对手的心神,下一刻金钱剑陡然化为金龙一般夺目扑杀。

天龙八部是八种哲学理念体系,有点像昔日地球的佛、道、魔、儒、兵、法、阴阳、墨家、格物(机关),等等理念流派,其武学本身一开始并没有达到现今的高度,只是这数千年来被历代高手拥有、争夺,其上的武学体系就被不断的完善升华,像黑日刀经、无影杀腿、暗影神拳、百鬼夜行诀,亡魂波动、梦魇之瞳、暗极不灭体这些武功,当然不可能是一个人创立然后完成的,只是每一个时代都有顶级高手夺得经典,然后汇总绝学。

可以说,现今的天龙八部已经与几千年前的天龙八部大为不同了,未来的天龙八部也定然会与现今的天龙八部全然不同,但只是法不同,道依然是最初最根源纯粹之道,就像黑天无生经怎么也不可能收录任何一部光部绝学一样,如果收录了,那才真的是违背了暗部之道。

数千年来也并不是没有妄人想要兼修并济,融会天龙八部,但真的做到的人基本上都疯了,武功本身还好说,但天龙八部武功内里蕴含的哲学体系,能把这些东西也全部都完全融合、知行合一的,铁定是精神分裂。

天龙八部绝学,仅仅只代表着当代华国最强的八派武道绝学,但其实华国内部绝不仅仅只是这八派武道,比如上清宗执掌雷部绝学,固然是华国顶级大宗,庞然大物。

但实力仅仅只是稍弱一些的同等级势力大行寺,可是天龙八部一部都没有,但它依然是华国武道界最高层阶的势力之一,而且还处在排名前列的水平,传承久远,功法众多,得佛门妙法真谛,几可谓是古老的代名词。

因此,汩罗蛊神拿着黑天无生经残篇妄想据为己有,这等于是啪啪抽华国暗部魔门一脉大嘴巴子,忠义信这样的九龙湾黑道行会可以拥有黑籍,但你拥有就是自己找死了。

现在还仅仅只是华国暗部魔门一脉在暗潮涌动,一旦魔门出现力有不逮的迹象,虽然这几乎不可能,那么天龙八部的余下七脉就会纷纷出手,因为这已经是不可放下的荣耀与传承。

……………………

雨夜,朱鹏与项燕疾旋如风般旋绕着半人半蛊的怪物狂攻不休,然而汩罗蛊术能够被传承至今,自然是有其令人难以割舍的强大威力的,在修炼过程凶险残忍,种种隐患巨大,突破艰难这些前提下,它的威力一旦展开也是夸张惊人的。

蛊术,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古代版的肌体改造技术,完成这一系列改造的蛊人凶残暴虐,力大无穷,刀枪不入,朱鹏与项燕已经是不止一刀一剑砍刺在这家伙身上,然而除了头颅、脖颈等少部分要害之外他根本就是不闪不避全无畏惧。

并且经过改造之后这家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朱鹏不时弹出一些角度诡异的金钱镖,打向旅馆老板的头部、咽喉、口鼻等处,然而全部被他背脊上那些活物般的蜈蚣挡住了,这家伙明明只是一个非人境武者,却以一人之力硬压朱鹏与项燕两名非人精英,这样的战斗实力不可谓不可怕。

只是蛊虫不仅仅怕火,它也怕冷,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渐渐就将旅馆老板身上的血污冲刷掉了,没有了这些外在的养分,蛊虫就开始向被寄生体索取养料,打着打着,那半人半蛊的怪物就陡然后撤想重新往自己的店里冲,他花费太多时间养蛊以至于武功修为并不是太高,空有碾压普通非人境的综合素质与诡异打法,但在自己最狂最猛的时间里,他却没能真的对朱鹏与项燕两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项燕看出了蛊人的意图,陡然前扑奔跑,然后先一步来到旅馆飞身而起,他一脚踹在竖柱之上陡然回身踢击,项燕在无影杀腿这套腿功上浸淫已久,此时此刻全力施展之下真的是迅若光电,快若无影,一脚踢击将后撤的蛊人猛踢踹回。

同一时间,朱鹏双手握住金钱剑,他周身有深红色气劲扩散笼罩,非人境界武者劲力外显,觉醒种种与武功相应对的神异,而黑天无生经杀意劲力的神异效果,当然就是那狂飙提升的攻击力。

蛊人被猛地踢回,朱鹏杀意劲力爆发挥剑攻上,犹如钢鞭重重抽打在一实心的金属陀螺上一样,那名蛊人打着旋砸击在落地,周身虫甲破裂,由此也连带引起一些连锁反应,虫甲受以的攻击力度越大,蛊虫需要的养分也就越多,而旅馆老板本来就缺失养分了,他再也无法承载这样的抽取。

“啊啊!”

嚎叫两声,从其身上解体下大量的蛊虫,这些蛊虫在凄风冷雨中本能的就想蠕动回旅馆老板的身上,然而地被自己的主人直接踩死或者远远躲开。

“够了,够了,你们不过是想知道蛊神的下落,我告诉你们就是,呼呼,呃啊!”蛊虫的反噬明显极为不好承受,在这一刻的旅馆老板身躯就像被掏空一样,他先是艰难爬回旅馆内躲雨,然后不断念动咒语安抚身上的蛊虫,蛊虫反噬,万蛊噬身,就是数量极多的虫子啃食自己的肉体,最恐怖的是这个时候你是意识清醒,知觉清晰的。旁门左道之所以被称之为旁门左道绝不是没有原因的,用它们获取一些力量的同时,付出的代价可能会过于高昂。

在这个过程中,朱鹏与项燕对视一眼,然后这两人收回武器,毕竟这家伙并不是蛊神,他仅仅只是抵达任务目标过程中的一个步骤罢了。

“呼呼……我师父是蛊神,但我背叛了他。我是他的大弟子,师父一生无妻无子,我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继承他的一切,因此苦练武功蛊术,甚至因为天赋不足,不惜把自己炼成蛊人。然而”

说到这里时,喘息不休的旅馆老板笑了一下,只是那表情异常扭曲,异常像是在哭。

“然而师父在某一天突然领回一个孩子,并宣称那是他的子嗣,未来会继承他的一切,于是我就逃了,躲避到这里,既然我得不到我想得到的东西,那么我也不想再给他卖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