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二章:黑道之巅,双重人格(我想加更,但我没做到,呜呜)

第十二章:黑道之巅,双重人格(我想加更,但我没做到,呜呜)(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江湖道义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身边再无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只要有足够的利益,谁都有可能在你背后举起枪,越是强者,最后越有可能死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手上。

相比某个平行世界的华夏香港,苍龙界域因为武道风气的昌盛,杀戮与被杀因而变得更加频繁真实,武功的普及事实上是一种远远比枪械普及都更可怕的事,普通人尚且手握利器杀心自起,武功本身就是绝世利器,而且这东西是无法收缴的。

很有意思的是,正因为这种严酷的生存环境,这个位面世界的人口数量反而比平行世界科技时代的地球更加众多,这也是生物本能的一种,尽可能诞生多的子嗣,以确保自己的血脉基因可以更大几率的流传下去。

王家武馆,源流悠久,弟子众多,这是好事却也是坏事,弟子众多本身就是一种大势,王家因此盘踞一方不说鱼肉百姓,却是横行乡里,但有时候嚣张过分就更容易惹到扎手的硬点子。

王家武馆的一名小辈在夜总会与人争风吃醋,最后抄刀不但把跟自己争风的富商砍死,更把那个在他眼里只知道钱的花魁给一刀杀了,头颅扔到马桶里……拜托,人家出来卖的,不跟你谈钱难道跟你谈感情吗?

这位王家小辈身手也算硬朗扎实,在其它师兄弟的维护下成功冲出夜总会,后来这件事被定性为群殴事件,夜总会又不可能交出相关监控摄像的,最后再找几个人顶罪,那位王家嫡孙连牢都不需要坐。

当然,为了保下这个王家老祖最宠爱的小孙儿,王家也是上上下下的打点花销,真金白银是真的没少投入。

在搞定白道之后,王家老祖又亲自修书一封送到忠义信的堂口,要给“龙王”斟茶赔罪。

对此,忠义信那边并没有回应,随时时间的推移王家这边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毕竟王家也是大族,一方豪强,想来李浩龙也不至于为一个婊子,真的和王家大动肝火,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王家人的这种想法,结束在一群高手趁着夜色像鬼一样杀进来之前,他们没想到,对于忠义信这样的组织来说,欺压升斗小民、普通民众已经不好彰显其实力势力了,就算柿子要挑软的捏,也要挑一个大柿子,不然不够吃。

这一次的搏杀,是一身白衣已然化为血袍的向佐带队,王家累世大族门人弟子众多,并且几乎人人习武,哪怕八旬老太、稚龄幼子也可以耍几手花枪,因此人人可杀,既然习武,既然拿起武器,既然踏入这江湖,那哪还有无辜之人?

“啊!”

向佐狂野如狼般仰天嘶嚎,他双手双持飞镰刀左劈右杀,恐怖的杀意与其为中心扩散着,心志不坚者瞬间精神崩溃,轻易得就被忠义信的刀手格杀。近身厮杀间瞬息万变,半秒的失神都会陷入极大的劣势,更何况在向佐的“亡魂波动”下被控制长达数秒之久?

“你灭不了我王家,这个区的徐探长是我老友,他现在一定已经带着人来了。”白发白须的王家老祖手持长枪冲至,他同样也是丹气境的高手,只是年老体衰,虽然枪术精湛但已然不复盛年。

“武道传家,举族近百人连个非人境界的强者都没有,现在还要靠警察来保护,老王头,你羞不羞?你该不该死!”周身浴血,向佐再次如野兽般扑上。

四周的电话线路早已被剪断了,无线电都被用干扰仪器屏蔽了,怪就怪这九龙王家做事太专、便宜占尽,这片区域里全是他家的人,只要把必经之路一锁,根本就没人能逃得出去。

血火燃烧,杀戮,向佐依然在挥刀厮杀着,时间仅仅过去了十分钟左右,他已然浑身是伤,满身尽是鲜血。

以王家老祖为核心,八杆大枪组成了一座枪阵,武道世家定然有族中人才断续时,弥补战力缺失的法门,而阵法就是其中较为常规的一项。

王家枪阵,有人持枪,有人拳肘套着紧密铁环,这十余人的阵势成为王家防御阵线的最核心,犹如怒涛中的礁石般承受着忠信义众刀手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后面的老屋中是王家嫡系妇孺幼童,这是王家最后的命脉了,别说是人,即便是野兽在保护幼崽时也会表现出舍命相搏的强猛彪悍。

身陷枪阵中的向佐体力渐渐耗竭,他大口大口喘息着周身狂气不复,眼前有一支大枪顺势刺来,向佐竭力低吼一声欺身抢进,凭借无影杀腿的腿功瞬间撞入对方的枪影笼罩范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然而自有拳臂环绕紧密铁环的武者挥拳迎上,以精湛的拳术完美弥补着王家大枪适远而弱近的劣势缺限。

在这种极境状态下向佐渐渐体能枯竭,他眼看着王家老祖的手中长枪犹如毒龙般刺至,但他体能耗尽却已然无法躲避封挡,就在这时,一道庞大得身影突然出现,那杆长枪在空中节节碎断,再下一刻枪尖子就被李浩龙顺手扎在了王家老祖的脖颈一侧。

两人近距离的对视,这可怕的非人武者冷笑言道:“就凭你,也配向我手书话事,不知所谓。”

“爹!”

“爷爷!”

四周王家枪阵内的武者见到这一幕都发狂了一般向忠义信帮主李浩龙冲杀过来,王家老祖私德有亏,但他护犊子,维护自己的家人,多年积攒下来在王家内部也是一份厚厚的声望。也因此,王家才能在他的经营下越来越壮大强盛,家庭和睦,劲往一处使,百事兴旺自然就不难了。

“这九龙王家的枪法,灵动有余而内蕴不足,是古战场上训练精锐枪手的枪术,但只要你的劲力深湛,武功造诣胜他一筹,就不足为虑……还有这王家拳法,简直辱没了拳法二字,完全是为了结阵设计,空有架势,毫无根基立意,向佐,你来看看我的拳!”向佐喘息着后退,却依言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只见伴随着李浩龙的握拳发力,四面八方的黑暗势如潮水般向他涌来,肉眼可见,肌肤可感,就恍若这片夜色都在向这个男人俯首臣服。

黑天无生经拳术之暗影神拳,漆黑色的劲力扩散,王家的那些枪术、拳术高手在这样的死亡波动下犹如爆开一般,好像他们的皮肤之下血肉之中被埋藏着大量的炸药,现场景象恐怖而血腥。

一拳之下,王家结阵的十余人死伤大半,在弥漫的黑暗与血雾当中,那缓缓走出的庞大身躯如神似魔,李浩龙走到向佐的身旁,他的神情甚至非常之平静。

“向佐,你跟我也有近十年了。帮会至高的典籍黑籍,我半点没藏私的大半传授予你,无影杀腿、百鬼夜行、亡魂波动……结果你却连修炼黑天无生经几个月的唐寅都打不过,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向佐闻言猛然一抬头,然后他陡然单膝跪下沉声道:“请师父您明示。”

“因为你没有征服黑暗,反而被它吞噬了。因为你没能驾驭杀意,反而被它扭曲了性情。直视它、面对它、征服它,无论你是否恐惧,黑暗都始终存在在那里。”揪起向佐的衣领,在他耳旁如是的低语,然后李浩龙拍了拍自己弟子的肩膀大步离去。

片刻后,向佐握着滴血的飞镰刀走入王家结阵守护的大屋,看着那满室畏畏缩缩的老弱妇孺,他蓦然神情扭曲得嘶吼,其周身似乎渐渐有一层极单薄的红黑色劲力氤氲浮出。

而这个时候,李浩龙已然回到自己的汽车,有司机为他打开车门,风韵犹存的素素正在里面等他。

“怎么,向佐那孩子经你一番开导有所领悟?”

“哼,他如果能坚持着不突破非人,就说明他真的是有所领悟了。反之……倒也没关系,这也许反而是一件好事。”李浩龙冷冷的言道,然而他的神情却有些落寞疲惫。

这位忠义信的帮主,早年偶得神功,不敢外显于人,虽然撑过了真意传承但没人指导自己摸索修炼,最后虽然神功小成精进至非人巅峰,但因为早年催逼潜能太过损伤了根基,李浩龙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晋升外罡境界了。十余年前发现杀气外露的向佐,李浩龙觉得这是修炼黑籍的绝好苗子,因此带在身边随时调教,现在看来,向佐突破非人不成问题,但他同样也没有更进一步继续走下去的潜力了。

虽然,一个永远都是非人境界的弟子更好掌握,但这么多年心血期望的落空还是让李浩龙有些失落。

对于自己丈夫的情绪,跟随他二十多年的素素是极为敏锐的。

“好了,好了。向佐不成器,也没关系,诺,莎莎已经生了,是个男孩,我已经进行过基因检测,的确是你李浩龙的种。”说着,知性的中年美人将一份检测文件取出,然后递送到李浩龙的面前,李浩龙迅速接过,在细细得反复阅读之后,这位黑道大佬把这份文件按在自己胸口,摇头吐气。

一旁素素的神情有些黯然,直到好一会后李浩龙回过神来,然后他感激的对身旁的妻子道:“你知道的,我只是想要一个儿子,哪怕莎莎生了儿子,也一样接过来给你教,你才是忠义信永远的大嫂,我李浩龙永远的老婆。”

“好啦,好啦,不用表忠心了。孩子就放莎莎那管吧,我都五十多岁了,也没有精力在生意之外再照顾一个小调皮鬼,另外你注意一下啊,本来大家都以为你以后会把忠义信交给你弟弟,因此别人都处处让着他,现在你有太子了,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无论是浩东那里还是其它老弟兄那里,都有你烦的。”知性美人摇摇头这样言道。

“没关系的,浩东是我亲弟弟,更何况我也不希望这个孩子以后走黑道捞偏门,他以后要读书,考大学,当研究生,当博士,当教授,成为一个真正受人尊敬的人。呵呵呵呵呵……”一代黑道霸主,当世枭雄,此时此刻看着自己胖儿子的照片笑得像个傻子,一旁的素素摇着头一脸的受不了,然而即便这样的嫌弃,也没能影响李浩龙的好心情。

“对了,还有尖沙咀区的那个唐寅你准备什么时候收伏?现在他的厚土堂已经渐渐站稳脚根了,再不招回来,小心困龙升天无人能制。”说到唐寅,李浩龙把眼睛从自己儿子的照片上硬生生得挪开了。

“放心,不会的,那个小子前途无量,我手上握着黑天无生经,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跟我斩断联系,再看一看吧,看他到底能不能理顺尖沙咀区的关系,如果黑白两道都被他理顺了,招他进来直接成为高级干部,公司上上下下任谁都没有话说。至少在五到十年内,他的修为超过我之前,他绝不会拒绝我的招揽。”

“你也说他前途无量,那要不要在给他的秘籍上动点手脚,不然五到十年后……”李浩龙一旁的素素皱眉言道,她颇为担忧的这样说道。

“哈哈,别闹了素素,我们混黑道的,五到十年后,你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更何况超过了我,那是什么?那是外罡,拥有特别赦免权,世界之大尽可去得,结交这样一位高手不好吗?你何必给他设限,与他结仇?”

“……”半晌,素素眼神转动,然后她笑了。

“的确,大局上我就是不如你,当年如此,现在还是如此。”这样言说着,拍了拍自己丈夫那宽厚的肩膀,素素神情怀念的言道。

“说起当年,老婆,我又想你了。”肥厚的手掌钻入身旁知性美人的裙内,在素素的惊呼声中,豪华的轿车嘎吱嘎吱得激烈摇晃起来,四周的手下一看到这一幕,赶紧扩散,尽量离得更远一些。

万一不小心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会死得非常有创造性。老大这些年来最在乎的女人,唯有素素姐。

……………………

与此同时,尖沙咀区,因为拒绝了天天给颜探长送茶叶,一起喝茶聊天的提议,唐寅麾下的生意天天被警察光顾,别说赌档、粉档、鸡档这些偏门生意,就连正经生意都快被搞得没的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