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八章:魔性、孤女,黑暗霸主

第八章:魔性、孤女,黑暗霸主(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擂台之上,唐寅正与池田苍彦打得难解难分、凶险重重。

唐寅虽然以一记怀中抱汉杀以命夺势,强行抢占到了一定的先机上风,但是池田苍彦练武成痴心神坚韧,他并没有因为自身的暂时性下风而有任何动摇。其化为长剑的双臂时而沉稳刚烈,时而轻灵飘逸,每每能以剑术配合身法步法在最凶险的关头、以最精妙的技法化解掉唐寅的凶猛攻势。

彗星袭月、白虹贯日、苍鹰击于殿上,白虹飞猿拳三大杀招唐寅全部施展,虽然因此占尽了优势,但居然无法乘势击趋势对手。唐寅动作苍劲凌厉,劲力无穷,也就是他练成了魔猿圣桩潜力深湛,不然一般的白虹飞猿拳修者,打完这三大杀招没有得手,自己也虚脱了。

同时,池田苍彦也等着唐寅狂攻之势缓和下来的那一刻,刚不可久,当唐寅的气势提高到最巅峰,也即是其气机回落的那时刻。

果然,三大杀招尽出后,唐寅提高到巅峰的气势无可避免的回落,也就是在这一刻,池田苍彦五指并成剑掌,催动身法如游龙一般,连连突击抢进,一口汹涌内息奔腾不息,攻杀不绝。

这明显是东瀛剑技杀招,招招掌剑震荡,筋骨齐鸣,撕裂空气形成隐隐的传来风雷俱发之的声,当真是快捷疾风,迅猛如雷,挡者披靡!

(不能退,我的武功技法远不及池田苍彦精湛,他能退守待势图求后发制人,我若退根本就撑不到他杀招尽出气势回落的那一刻!)在剑风咆哮当中,唐寅的心境却越来越冷静空明,镇定到了极点。

“吼!”

胸腔一伏一鼓,再次迸发出了雷霆一般地怒吼,魔猿圣桩潜力无穷之势被唐寅以纯阳仙心催逼到了极限,他迎着池田苍彦一连踏出八步,气沉丹田力透脚下,大片大片的擂台石板被踩裂,土石蹦乱飞起。

伴随着八步踏出,双臂开抡,刚猛的劈拳犹如两样大铁棍般凶猛抽打,劈得空气呼啸惊鸣,这每一招每一式的凶猛劈击,都如同凭空间炸破了汽车轮胎。

八步之间,唐寅与池田苍彦两人进退纠缠恍若一曲共入黄泉的死亡之舞,池田苍彦的精湛剑技如龙身法,唐寅刚猛暴烈得猿魔劈挂,共同组成在场许多人多年后都无法忘记的画面,一场第一流的决斗,需要两位第一流的拳手,仅仅只是一名拳手,再怎样天才也是不行。

这八步的进退纠缠间,唐寅与池田苍彦都各自受伤,唐寅周身有划伤、剑痕甚至血窟窿,鲜血涌溢。池田苍彦相对好些,仅仅只是左侧脸颊有一道深长划痕,但他脸色却更加的苍白……心性意志再怎样坚韧,差点被人一拳抡爆了头,也是有够受的。

以魔猿圣桩二次爆发连劈八拳,白虹飞猿拳的全部潜力都被打尽了,擂台下的华天阳与秦毅一脸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表情。唐寅的表现对于白虹拳馆众弟子的心灵也是一种巨大冲击,他们第一次知道自己日夕修炼的白虹飞猿拳可以强悍到这样的地步。

只是即便如此,即便猿魔八劈挂这样凶猛刚劲地拳法,已经完全超越凌驾了白虹飞猿拳的极限。池田苍彦依然咬着牙一口气,从头到尾或闪、或避、或招架的支撑下来,无论他有多狼狈,多吃力,满口腥红有多么可怕,他终究是支撑了下来。

一连抵挡了唐寅八记猿魔大劈挂,双方的身形各自向后退开,此时此刻两人都已经筋骨酸麻,气息穷尽,唐寅的劣势是白虹飞猿拳杀招尽出,但他有纯阳仙心隐晦加持,体力恢复速度远远比这个境界的武者更快得多,而池田苍彦的优势是还有无数的秘手杀招未曾真正施展,双方越打到后期他这方面的优势也就越大,池田苍彦出身武道名门又是武痴,这方面的底蕴实在是比唐寅超出太多了。

“你应该还有一式魔刀杀招没有施展,现在施展出来吧,你赢了,我死,我赢了,你死,非常的公平。”虽然有些僵硬,但池田苍彦突然的开口还是吓了唐寅一跳。

“你会华语?”

“我祖父曾是侵华的皇军将领之一。”池田苍彦颇为骄傲的这样言道。

“哦,那他最后一定死得很惨。”

“……死在你们华国武人的围攻之下,华国武人惯长于倚多为胜。”

“你祖父是东瀛将军啊,在重重兵围的情况下去刺杀一国将军,不群殴难道还一个个的单挑?说的好像你们不用飞机大炮似的。”

“……多说无益,来吧。”深吸一口气,蓦然拉开刚硬架势,池田苍彦这是一击决生死之姿,唐寅也没再多说什么,他将右手斜斜扬起,青黑凝聚,恍若一柄深重锋锐的大刀。

(在与圣象宗拉·颂达善的一战当中,这一式刀术就已经是他的最后杀招,这个唐寅刚刚才晋升丹气境不久,炼体境就已经当作是杀招在用的秘手,在晋升丹气境后一定已经产生了新的变化,我真正需要注意的是他一式魔刀挥空后的接续后手。)这样的念头在池田苍彦的心间滑过,这一幕的情势有些像棒球比赛上,击球手与投球手之间的心灵交锋,直球还是曲线球,谁能预先判定出这个,谁就能获得极大的优势。

与此同时,唐寅汇聚着心神,调动着周身一切的肌肉,渐渐得,苍天似乎昏黑沉降下来,整个世界都在自身的意识中淡化消失,剩下的就仅仅只是自己的刀与面前即将死去,即将被自己斩杀的敌人。

“死吧!”

突击而上,人随刀势,唐寅的身形随着自己的手刀斜落,斩杀出自出道以来最巅峰的一记“血雨腥风”。

那道恍若拥有着鬼神般奇诡魅力的青黑掌刀滑过恍若蕴含着某种天地至理的曼妙轨迹,带着唐寅冲杀向池田苍彦,池田苍彦的精神心志似乎在某一瞬间被这一式绝杀刀术所吸引,但紧接着他就咬破舌头强行反应过来,蓦然一跃而起,只是唐寅的刀速比他预计估中的要快了两层,就这两层再加上他之前瞬间失神,以至于其身形未完全规避开唐寅的刀势笼罩。

(我判断错了,真的是一刀定生死,他并没有学习新的后招!)被拦腰斩断的身躯最后砸落在擂台上,喷涌的鲜血若弥散开来的血色光虹,池田苍彦的半身砸落,他以手强撑着自己翻转过来,眼睁睁看着战胜自己的对手扑倒,然后,那个家伙摇摇晃晃得站起来。

“呵呵呵……我判断错了,错的人自然该死,我该死了。”说完这句话,池田苍彦单手回掌击碎自己的前额,脑浆瞬间崩散,死得彻底。

“呼,不愧是当年几乎雄霸亚洲的国家,虽然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但风骨之刚烈硬朗,的确可怕……”东瀛人凶残成性,但更要直视其凶残,一味对其进行贬低,岂不是也在降低着华国当年艰难抗战的价值?

崭新的华国,是于尸山血海的血泊当中重新站起身形,东瀛人是难缠的对手,越是保持警惕,就越是要直视其狡诈凶毒。

然而,无论如何,今天,至少这一次唐寅赢了,整个擂台之路的比武赛场上,欢呼如潮,国人豪迈的高呼之声直冲霄汉。

………………………

是夜,圣象码头,这一次回去当然不至于像来时那么惨了,陈老板托人办了合法的手续证件,然后亲自前来奉上盘缠并且把唐寅送上轮船。

“华师傅,毅师兄,小蕊,陈老板,不用送了不用送了,以后有时间来九龙湾玩啊,到那后我做东招待大家,以后有麻烦时别忘了我唐寅,一个电话准来。”海风呼啸,挥着手看着岸上的人渐渐变小,直到看不清后,唐寅方才回身返回自己房间,这一次有正式身份,房间也是上等的客房,与来时相比真的是天渊之别。

“难怪有那么多人为一门好武功不惜代价,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在这个世界掌握了绝世的武功,就等于掌握了一个完全改变自身命运的契机。”在行囊包裹里的隐蔽处,唐寅拿出那幅黑绸在灯火下观看着,若非这份黑天无生经残篇,凭自己原本的武功,更可怕的可能是连八强都进不去,直接就被宗拉·颂达善甚至是乔达斯打死在擂台上。没有黑天无生经,即便华天阳老师傅依然非常赏识自己,自己终究也会在总决赛上被池田苍彦击杀,当然,若没有黑天无生经自己恐怕连和程秀秀相争的念头都不会有,直接在赛场外就弃权了。

参悟了两个小时左右,然后熄灯准备睡去,在午夜时分,唐寅房间的门突然无声无息得被打开了,一道暗影极力轻微得走入进来,他伸手向房间的桌面,寻找着什么。

灯,突然得开了。

唐寅如同暴怒得猛虎一般骤然将那道黑影压倒,他的目光当中充斥着极可怖的杀意,黑天无生经是他最大的秘密,谁敢窥视谁死!

在那青黑色的手爪几乎抓下时,突然僵住了。被自己压着的是一个小脸黑糊糊的少年,他一身破旧带味的衣服,手上与嘴里尽是自己放在桌面上丝毫未动的饼干……

“呼,按照规则,我现在可以把你扔到海里去,现在告诉我,你是谁,进来干什么,有没有其它同谋。”在确定身下这个发育不良的小姑娘的确没有武功,也不曾身怀枪械、利器后,唐寅舒了口气回身,目光扫过自己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包袱,很好,没人动过。

“我,我叫玉珠,我爹死了,我想去九龙湾,听说我娘在那里。我,我进来是想找点东西吃,我在船上躲了两天什么东西都没吃,忍不住了。”的的确确就是个小姑娘而已,说着说着就已经泪如泉涌。

唐寅给她倒了杯温水,然后把盘子里剩下的饼干给她让她边哭边吃,免费提供的饼干能有多好吃,然而这个玉珠吞吃得极为贪婪,唐寅自己也是挨过饿的,他很清楚这个小姑娘的确是饿惨了。

“好了好了,不要吃了,不要再吃了。”几乎是把剩下的饼干抢过来。

“你两天没吃东西了,一次吃得太多容易把胃撑坏,你本来就穷如果再生病,就真的是完蛋了。”

“可是,饿,我没吃饱。”玉珠以黑白分明的眼神楚楚可怜的注视着唐寅,表明自己还想继续吃下去的强烈愿望。

“那是你的一种错觉,我们村就曾经有人饿惨之后把自己活活撑死的,相信我那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说到这后,唐寅顿了一顿,然后问道:“你娘亲叫什么名字?”

“李阿珠。”

“知道她在哪吗?”

“九龙湾。”

“…………很好。看在大家都是华人的份上,我把你带到九龙湾,然后

给你一点点盘缠,让你去找你娘亲,好不好?”

玉珠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良导致发育缓慢,以唐寅此时的身价顺手帮一个小姑娘一把并不算什么,更何况她偷到自己头上也算是缘分一场。

“去洗澡,你可以先穿我的衣服,会大一点,但我想你也不介意。”玉珠身上穿着的粗布衣服本就很肥大,被以草绳绑束着才不至于影响行动,在安排好小贼后,唐寅又回床铺上睡去了,他可以隐约得感受到玉珠洗浴,换衣服,然后如同一头小兽般蜷缩在沙发,她很听话,并没有再去动桌上的饼干,哪怕她大口大口得吞咽着口水。

次日,唐寅点了六人份的食物,他自己吃五份,玉珠吃了一份,这小姑娘吃得非常之贪婪,哪怕她明明吃不下了,宁可撑着也要塞到嘴中胃里去,一餐过后,她的那份餐盘就像清洗过一样,同时玉珠还以一种贪婪得眼神注视着唐寅没吃干净的痕迹,天可怜见,唐寅也没有剩东西的习惯,那仅仅是剩下的一些油污啊。

“我的餐盘你不准舔哦,不然把你赶出去不管你了。”有这个小家伙作伴,一路的行程谈不上太过寂寞,轮船上其实还举办了宴会的,唐寅作为贵宾仓的乘客也受到了邀请,但他直接拒绝了并没有参加,而是在房间里专心的练武。

只是那名被拒绝的白人船员明显不是这么想的,他的目光扫视到船舱里正在打扫卫生的玉珠,然后给唐寅一个我懂的猥琐眼神,转身走了。

(我靠,你懂你m啊,禽兽。)摇摇头,关上房门唐寅继续扎桩练功。

魔猿圣桩可谓是白虹飞猿拳的总纲,是白猿桩,飞猿桩,灵猿桩三大桩

功的汇总,凝神定意、激发潜能效用无双,并且由魔猿圣桩转三大桩也可以无瑕转换,在一定意义上可谓是兼备了白猿桩练气养神,飞猿桩练身法形,灵猿桩练肌肉与劲力的控制能力,无论在练功法还是练打法上都功效非凡。

因为玉珠在,唐寅不好再研习黑天无生经,不仅仅是保密意识而已,更重要的是研习黑天无生经扩散的杀意,容易把范围内心志不坚的人吓成白痴,无冤无仇的情况下唐寅怎也不至于下如此辣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