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七章:刀不重要,重要的是持刀的人

第七章:刀不重要,重要的是持刀的人(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白首相知尤按剑。

一名武者与其相信人,莫不如相信自己手中的刀剑。也别同人说那么多亲近的话,因为多年之后想起来,会觉得自己很蠢。

世人心意变幻而难测,手中的刀剑虽然冰冷,但它们却永远都不会背叛你。

唐寅在返回白虹馆后,他并没有再去学习更多的武功,更多的刀法,尽管刚刚晋升丹气境,黑天无生经上许多的武功招法已经向其开放,现在即便不能将黑日刀经全部学全,至少也能学个大半。但唐寅并没有贪多,他返回拳馆后找了一间宽敞静室,寻了一柄好刀,然后一遍又一遍参悟着“血雨腥风”这一式杀技。

随着阳光西落,黑暗渐渐如潮水般漫溢涌来不可阻挡,唐寅宁神吐纳,打坐炼刀,他横放在膝盖上的长刀渐渐就于黑暗中浸染了血色殷红,好像被主人赋予了灵性。

杀杀杀杀杀杀杀!

于极静的状态陡然前扑,右手二指一点,膝上的那柄长刀在一股旋转力量的作用下一个急旋落在了唐寅手中,黑暗当中陡然闪过一道凄厉刺目的刀虹,无我必杀,想要将这一式刀术推至极境,就必须完全忘却自己将全部的心意凝聚在“斩杀”这个概念上。

长刀划过一道充满玄妙轨迹的弧度,从极右近乎完美得斩杀到唐寅左侧,然而唐寅此时此刻周身汗水淋漓,一腔杀意斩尽,整个人几乎虚脱。

(我可以忘记自身,然而对手却终究不可能忘记我,这一式只攻不守只进不退,刀出而无回……是了,难怪需要暗极不灭体来弥补破绽,没有这套横练硬气功,这一式魔刀就变成刺客绝学了。)刺客讲究以击杀目标为第一要务,必要时就连自身都可以付出舍弃,然而这和武术家却是两回事,即便是黑天无生经,也是讲究以向死而生的勇气去追求人体极限的突破,和刺客、杀手的概念是两回事。

黑天无生经讲究不怕死,但可不是追求死,在武术家的世界观里,自己的命很值钱的。

在极限的催发后,周身肌肉缓缓蠕动,在纯阳仙心的状态下唐寅的体能恢复速度是很快的,如果硬要解释的话可以认为这是一个永久有效的正面增益效果,人的心思变化其实是非常消耗能量的,如果可以将人心念头纯化并稳定,人类每天需要的总热量摄取可以降低一多半以上。只是唐寅并不清楚的是,即便这颗金焰仙心的原主人,也不会长年二十四小时的保持自己正面增益状态,太阳是好东西,但如果它一天二十小时的挂在天上,只照射地球一面,那可未必是什么好事。

那一夜,唐寅一遍又一遍淬炼着自己的身法、刀招、心意,每练习一次,他都能够隐隐感受到自己获得的进步。

次日,八强战的第五场:华国唐寅vs无国籍者燕虹

“这比赛的对战肯定是被做过手脚的,这次擂台之路算上大师兄一共就五个丹气境,结果唐师兄一路打俩,这主办方未免太欺负人了。”华蕊为自己的二师兄愤愤不平着,然而唐寅笑了笑,他却是非常看得开。

“毕竟人家花了精力和关系把我捞出来,到比赛的时候当然要挽回成本,小蕊把镜子借我用一下。”

“哦。”华蕊是女孩子,随身带着小圆镜,她拿出来后递给唐寅,却见自己这位倾慕崇拜不已的二师兄拿圆镜对着自己一顿猛照。

“怎么了?唐师兄。”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练功练的太狠,我总发现自己掉头发,这要是掉成秃子可怎么办。”唐寅这段时间也向华天阳打听过,甚少听说这世上有哪门武功修炼之后会脱发的,又不是练油锤灌顶铁头功。

“呵呵……”四周的弟子有没忍住的,有捂着嘴笑的,结果被唐寅身旁的华蕊以极为冷冽的目光扫视,一个个又都强忍了回去。

按理来说,唐寅自加入白虹拳馆以来,一路冲杀,可谓是满身血腥,怨魂缠身,然而奇怪的是他身上似乎有一种特别阳光特别干净的气质,以至于白虹馆的弟子对其敬而不畏,正常情况下,身边有人一个人当街连杀五十人,即便在道理和感情上完全认可支持,真正相处时心里应该也有那么点发毛,然而唐寅身边的却一点这种感觉都没有,似乎这个男人的身上扩散着一股宁静的意境,当他对你没有敌意时,你就是如沐春风般舒畅,反之,这股意境甚至可以增幅唐寅的刀意威力。

跃上擂台,与对面的燕虹拱手施礼。

“唐师兄刀法精绝,在街头血战连杀五十名土著大涨我辈武人威风,燕虹极为钦佩。”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你小子卖相特别好,但我却特别反感你。一会真的出手,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你。”唐寅对面那个小子唇红齿白,身材挺拔匀称,几可称之为剑眉星目俊逸非凡。然而唐寅本能的就觉得对方周身的气场不对,有一种特别“油”的感觉,因此此时此刻唐寅真的是在实话实说,这是他最后的善意了。

燕虹的脸色变了变,然而他依然是展言一笑,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一旁的裁判已经宣布比赛开始了。

直接撕下身上的外袍,唐寅略一排打运气,虽然速成但根基依然扎实浑厚无比的暗极不灭体气劲行运周身,唐寅这个时候已经隐约知道自己晋升丹境气后,体魄似乎远远比同阶初晋者更强,但他下意识得将这份功劳推给了黑天无生经之暗极不灭体,并不觉得是自己的丹气境与他人有什么不同。

激战开始,燕虹倚仗自己腿功身法的优势想要以围着唐寅打,进行压制,然而唐寅本身的基础是全面型的,后来进修白虹飞猿拳、黑天无生经,这两者也并非是傻大笨粗类别的武学,虽然黑天无生经的魔蛛系独门轻功唐寅还没接触到,但仅仅只是白虹飞猿拳的身法,让他跟上燕虹的节奏已经不难。

只是唐寅并没有选择那么打,砰砰声响,燕虹找准机会于唐寅侧面施展上下两段连踢,宛如战斧般的长腿撞击在唐寅的手臂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唐寅稳稳站定,两人在擂台之上一个原地不动,另一个围绕着对方急速的转圈,不时以各种腿法攻击却一沾即退,那场景就像一只灵活的猴子在逗弄一头胖壮的大笨熊。

正常而言,同阶对抗腿法的力量肯定是要比手臂更强的,只是唐寅周身罩体的暗极不灭硬气功弥平了这一点,燕虹似乎因为唐寅刚刚的话也憋着一口怒意,他硬是能够做到自不同的角度重复踢击唐寅双臂相同的位置,这样一来,伤害是能够不断的渗透叠加的,如果唐寅不能及时做出反击的话,他的双臂再强悍也有被踢断的时候。

(差不多了,他习惯的身法轨迹我已记熟。)

施展魔猿圣桩功杵在那里,这是白虹飞猿拳桩功的极大成之作,不但是白猿桩,飞猿桩,灵猿桩的兼备,并且综合威力也最为扎实强横,只是当世唯唐寅得其形意,连苦苦推衍这门桩功一辈子的华天阳都没能真正练成,他甚至不理解唐寅是怎么练成的,因为唐寅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陡然由魔猿圣桩功转为飞猿桩向前一扑,只是这一扑意动形未动,早就有防备心理的燕虹瞬间被这作势一扑唬住了,他陡然脚步一移踩碎几块石板强行移避开唐寅将扑未扑的那个位置,下一刻燕虹却发现唐寅并没有扑过去,那俊逸脸颊陡然惊变瞬间惨白。

再下一刻,唐寅眼神当中有血光一闪,他身体一弓,脚步连踏,迅猛冲锋,就好像一头发狂的犀牛,疯狂地冲击过去!

这个时候燕虹强行变化,正应该是旧力已尽而新力未生的关头,只要将其罩入自身拳势当中,唐寅自信,对方不死也残了。

在冲击的过程中,唐寅不停地出击着刺拳,那狂风暴雨呼啸一般的攻击,在空气中打出了许多爆破的声音,整个擂台四周绝大部分的人只看到了无数的拳头影子向前爆发,石破天惊!

“唐寅败了。”略一叹息,程秀秀转动着自己胖胖得身躯就要离去。

不远处的高台上,那名东瀛武者也抱臂于怀微微地摇头,感叹毕竟是新晋的丹气境,少了一些搏杀经验,但他恐怕是再没有机会补全了。

而在这一刻,已经扑到极近处的唐寅也看到了燕虹眼神当中的得意,那是在骇然惊恐之后,缓缓浮出的得意:(你死定了!)

在这一刻,燕虹再未遮掩自己身上的狂邪意味,他本是强奸犯,被大陆追杀得活不下去,出逃海外,唐寅隐隐感受到的那种油腻感,其实是他隐藏着的轻浮邪气。

……………………

“死吧!”

陡然一跃而起,燕虹的身形先是在半空中略一悬浮,再下一刻,漫天的腿影倾泄而下,唐寅只见面前腿影漫空而落:超·凤凰天落,燕家腿法极大成的精典杀招!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般人根本就数不出,看不轻燕虹在那一瞬间凌空踹出了多少记重腿,只能见到空气扭曲、光影闪烁,但按照这架势,如此腿功杀招之下,里面就是有一座铁人也应该被踹碎了。

然而半空当中,燕虹的表情却从自负、狂喜、胜券在握,慢慢转化到惊疑、不信、无法想象,因为自己引以为豪为此付出巨大代价的超·凤凰天落……被对方一招不剩的全部接下来了。

成套路的武功啊,在第一次全力施展时被对方从头到尾扛接、破解个干净,这一刻对燕虹的心灵冲击,让他几乎怀疑自己身在梦中,不然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荒诞怪异、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是怎样的冷静与反应速度,那具身体里住着一具超自然的恶鬼吗?)抱着这样的念头,燕虹下意识得将目光与下方唐寅的目光相对视,而他所看到的,却是一双淡然冷漠、傲岸疏离的眼眸,在唐寅那阳刚狂野的气度里,这双眼睛就像掺杂着一片灰暗无边阴霾煞气里的红日,仅仅只是扩散开来的气机,便已如千里暮云拍岸,森森然,昏昏然,似能将整个天地都裹进去。

(他的身体里,真的住着一个……呃呃)超·凤凰天落还未完全施展完,燕虹就已经从半空中掉落下来,他恍若突发急症般艰难得“咯咯”喘息着,紧接着就匍匐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呼呼……”

周身青黑似铁却布满大片脚印的唐寅嘴角溢血的后退两步,在他的感受里,刚刚生死关头下,自身纯阳仙心蓦然催动到了最极致,整个世界除了自身的念头以外仿佛全部都慢下来,接着自己见招拆招,格挡攻防,硬就是将燕虹原本凝聚如锥般的腿攻扩散到全身受力,当自己觉得再也无法坚持时,燕虹自己突然折翼一般落了下来,只留下自己上半身处处溢血,僵在那里几乎无法动弹……在刚刚,暗极不灭体硬气功被强行催动到最极致,唐寅周身每一缕肌肉纤维都绷紧到最极致,一时间僵硬在那里动弹不得。

“无国籍,燕虹死亡,唐寅选手获胜!”

四周,顿时再次传来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而原本拥磊无数,人气极高的燕虹则静静的倒在那里,无法闭上的双眼中依然残留着极大的恐惧,仿佛那将他所吞噬的存在,即便是死亡都无法摆脱。

(你……在刚刚看到了什么?)不知出于怎样的心情,唐寅粗重喘息着,然后他缓缓蹲下将燕虹无法闭合的眼皮抹下,这个家伙的确是教了他一课,此役过后,自身经过极度淬炼的暗极不灭体,则又可以精进一层了。

“师兄,慢一点。”这个时候华蕊跳上擂台,跑到唐寅的身边毫不避讳得伸手搀扶,她关切得问着,神情当中带有着一股非常明显的仰慕,瞬间拆解破除掉对手的武功杀招,这是何等的武道天才,简直就像是传说故事中才有的人物来到了人间。

尤其是唐寅刚刚抚平对手无法闭合双眼的画面,在许多人的眼中都形成了震撼感与冲击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