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四十三章:原力的咆哮,西斯之末日

第四十三章:原力的咆哮,西斯之末日(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辽阔的黑暗宇宙,冰冷、静寂,但却也蕴含着燃烧的希望之火,五艘巨大的外太空战舰结成阵形,彼此通过一道道金属桥梁透明管道相连接,在这个由战舰组成的小世界里,数以百万计的西斯人在其中生活繁衍着,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生下来就在这奇异特殊的社会结构中,因此感受不到异常。

五艘战舰彼此相连,这种设计有些像古代社会战船以铁锁、木板横江以抵御风浪,但这样薄弱的连接既失去了稳定性,也没有任何的灵活性可言,因此只能说是一种非战时的不合理结构。

但没有办法,西斯人已经来到这片外宇宙空间近三百年了,自从与巫师文明相遇并战败后,西斯人就不得不如同丧家之犬般逃离故乡,巅峰时的西斯人有近百亿之众,但当灾厄降临之时,只有第一流的社会精英才能上船,而现在五艘超大型战舰上的西斯人不过九百万众,还要算上这些年繁衍生息的人口加成。

五艘战舰都需要资源互补,以便结成一个更大、更稳固的社会结构,因此彼此之间的重新连接也就不可避免。

刚刚登上战舰的岁月里,几乎每一名西斯人都没有忘记自己的故乡,工人在努力的工作,研究者在日以继夜的加班,西斯原力武士彼此实战锻炼,每一天都是在以拼死的勇气磨练自己……然而时间真的是很可怕的存在,再如何强烈的感情也会随着它的冲刷流逝而抚平。

腰间佩戴着一支金属剑柄,身着古朴白袍的达菲罗斯走在希望号与故乡号之间的长廊上,从这里视线穿过透明管壁可以看到外界宇宙的星汉灿烂,而在五座超大型战舰的最中央,则是近五十年来才制造出来的西斯公园,可以看到一名名大学生在林荫、草丛、鲜花间彼此拥抱、亲吻、爱抚,尽情享受着岁月静好。

原力武士的奋战为的就是人民可以获得幸福,看到这一幕达菲罗斯原本应该感到欣慰,但实际上他却痛彻心扉。

(不能怪这些孩子,他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因此也就更谈不上背叛与遗忘。)

“达菲罗斯,你怎么在这里?赶紧走吧,议长叫我们过去开会。”在这个时候,迎面走过来一名金发白袍,与达菲罗斯一样腰间佩戴金属柄的美貌女子,她叫安娜,是近百年晋升上来的传奇阶绝地武士,性情傲然自负,才情天纵。

“我就不去了,反正又是商谈一些完全没有用的议题。”因为改造药剂与自身的原力修行,达菲罗斯三百多岁了看上去依然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只是看上去有些懒洋洋的,他的身上有一种落寞而颓废的气质,这是安娜极为看不惯的。

“你是享受特级津贴的原力武士,结果一年的工作有半年在旷工,你知不知道你享用的每一剂改造药剂用的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难怪现在所有人都在排斥原力武士这个群体,就是因为像你这样的蛀虫实在太多了。”如果一般人被眼前这个年龄只有自身三分之一的小家伙这样训斥,恐怕当场就翻脸了,然而达菲罗斯脸色一点变化都没有。

“是啊,在这个所有人都在大搞经济,提升国民福利的时代背景下,原力武士可不就是社会蛀虫,我们占据了太多的社会资源,但却无法创造出与之相应的社会效益……西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别那么无耻的把自己与西斯帝国绑在一起,现在是民选政府时代,把你那旧日贵族的作派忘掉。”安娜其实是有些听不大懂对方在说什么的,达菲罗斯哀叹的是文明覆亡,他再也看不见未来的曙光在哪里,而安娜却是讨厌对方身上的暮气,在她看来现在的政府虽然也有种种问题,但却毫无疑问有着旺盛的活力,在这样想要做事政府的支持下,大家一定可以把家园建设得更加美好。

在达菲罗斯懒洋洋得打算从安娜的身旁走过时,两人的剑柄轻轻碰触,安娜是故意的,这是古老礼仪中极为严重的挑衅行为,虽然被议长父亲反复耳提面命过,但父亲越是反复强调,心高气傲的安娜就越是好奇,达菲罗斯这个唯一还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古老武士,他到底有怎样的能耐!?

腰间的剑柄中陡然弹出冰蓝色的光柱,安娜陡然转身反手劈向那个老男人,因为是蓄意而为,因此这一瞬间的招式动作变化真的是流畅至极,但是在回身的瞬间,安娜整个人身躯陡然僵住了,因为在达菲罗斯那灰色的眼瞳注视下,她全身莫名的僵硬,就好像整个人陡然投入到冷水之中而后急冻,致使全身上下每一块关节都冻住了一样。

“……你应该庆幸我已经很老了,如果是在两百年前,你已经死了。即便是在一百年前,你也要经历一轮幻境杀剑。现在,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和你这样的小女孩闹了。”缓缓转过身躯,然后离去,足足过了一刻钟后,安娜全身被汗水浸透方才喘着粗气缓和过来。

“这,就是古代西斯原力武士的力量?”安娜的眼中有恐慌、有畏惧、有不甘,然而更多的却是狂喜,她原以为自己已经走到了,却在某一天云开雾散,见到了更加高耸无垠的山峰。

达菲罗斯的确是落寞孤寂,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太大兴趣,但安娜却是“家园”上顶级的大美女,在这样高傲艳丽女剑士的疯狂倒追下,没过多久,达菲罗斯就被人家睡服了。心性再如何成熟老成,身体机能毕竟还保持在昔日巅峰,该有的欲望一点都不会少。

清晨,在洁白的床铺间,有更洁白细腻的身躯躺在灰发灰瞳男的怀里,安娜小口撕咬着达菲罗斯的胸肌:“你为什么大部分时候总是很不开心的样子,难道我还不够美,还不够好吗?”

“安娜,你是命运赐予我最后的礼物,但是……”但是什么达菲罗斯并没有说,作为“家园”上最强的原力武士,他可以隐隐间感受到无尽黑暗中有危险袭来,巨兽在一旁窥视,但说出来有用吗?

已经在“家园”上享受了近三百年和平岁月的人民,他们拒绝回忆痛苦,回忆过去,甚至已经有学者在公开场合言道:“我们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现在我们仅仅只想安宁的生活下去,那些巫师攻击我们什么都得不到,没有利益的事情哪有智慧生命体会去做呢?”

视野不同,角度不同,看问题的全面性也就不同……你们不灭族,你们的文明不崩溃,罪狱之手就拿不到这个世界的全部占有率,更何况西斯文明最后的气数余韵,这其实也是大补。

“居然硬把五艘外太空战舰连成一座超大型生活要塞,这样舒适性、资源互补性的确是提高了,但战斗力、灵活性可都没有了,而且我们已经离得这么近了居然完全没有发现,这个种族的战斗意志已经完全毁了吧?”在西斯超大型生活要塞的远方,塑能系的朱鹏、血脉系的阿德尔乔斯、预见系的伊雯、死灵系的布鲁诺,以及附魔系的达斯,他们五个围绕坐在一起注视着中央的虚影呈像图,谍影巫师已经潜入进去了,用不了多久信息就会传递出来。

并没有等待太久,潜入进去的谍影巫师将情报所得传输回来,虽然都是些不怎么高阶的谍影,但这种级别的潜入对于他们而言依旧是牛刀小试,和潜入异位面的难度是没法比的。

……………………

“基本情况就是这个样子,大家有什么意义不妨畅言。”朱鹏阅览过全部资料后,等了片刻,开口言道。

(民主政治,民选政府,天生软弱的代表啊,我觉得我们直接开过去,他们直接就会选择投降,我们倒也不用大开杀戒,打散其文明收编为奴隶,也就算了。)

(民主政治,自下而下的底层驱动性未必就软弱,中央政治,中央驱动力也未必就强大,我不认可你的政治观点,如果我们直接开过去人家直接开火,仍旧是一场恶战啊。)

(西斯文明最后的余韵,说它毫无反抗能力我是不信的,先动手打掉它的反抗能力,然后是杀是降,主动权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我觉得这才是最妥当的做法。)半神巫师之间的交流速度是很快的,有朱鹏主导,一份相对完善的作战计划就新鲜出炉了,计划的目的不是为了按部就班的执行它,恰恰相反,计划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抵御变数与风险。

朱鹏的黑暗熔炉巫塔综合实力最为强横,阿德尔乔斯的蚀心城巫塔能力倾向最为诡异,达斯的钢铁咆哮之城装备完备,正面攻坚火力无双。布鲁诺的深红禁宫巫塔擅打近战,对于生灵的收割能力最强,伊雯的红皇后巫塔,内部各军团兵种配置最为齐全,尤其是她魔导巨龙军团,上一次争战烙塔斯位面世界的时候甚至都没出战,是非常可怕的一张王牌。

朱鹏的黑暗熔炉巫塔处于最核心处,其它四座巫塔将之围绕起来共同组成能量壁垒,隔绝能量溢散反应,朱鹏依然是在其中搓大火球准备末日浩劫,当然另外的四座巫塔也并不是除了当壁盾外,什么也不做的,眼魔阿德尔乔斯的蚀心城巫塔是一座生化巫塔,在其最中央处血肉缓缓绽放开合,露出核心处的一只血眼,然后这眼睛放射出一股正常科技手段很难扫描捕捉到的负能量光波。

这种负能量光波是没有实际杀伤性的,只是处于这种能量光波的辐射下很快就会变得混乱消极,家园可是以民主作为底层驱动力的国家建构,它刚开始飞离西斯星球时也是一个军事独裁国家,只是后来漫长的和平与独裁者的衰老死亡,让这种军事独裁体制最后崩溃,民主的确是比专制更有活力的,但在原力武士达菲罗斯这种人看来,充满活力的民主毫无疑问是没有反攻回故乡可能的,因为民主的活力是发散性的,而专制的引导是单向性的,它们各有其作用与适应性范围,并不能说哪个绝对好,哪一个绝对不好。

“我们已经在受到攻击了,你和你们的议会还要讨论到什么时候?立刻开启防御罩,分解战舰,准备应战吧先生们,你们的后代会感激你们此时做出的及时反应的。”拍打着桌面,达菲罗斯声嘶力竭的言道。

然而他一个人面对的是n多西装革履的议会要员,这些议会要员冷着脸,看不出已经受到什么隐晦攻击的影响,但实际上他们每个人心底的负面滋生都比正常情况下高出很多倍,这还是心性打磨相对高些的社会精英,在家园的底层,罢工与示威游行已经是愈演愈烈,工人与防暴警察的冲突不断,他们呼吁着提高薪资待遇,减少军用开支,解散原力武士编制,拒绝特权阶级。

“凭什么?凭什么他们每天绑着把光剑每天在大街上走来走去,什么都不用做就有丰厚的薪水、宽敞的房子、美丽的妻子?而我们这些劳动者每天工作六到八个小时以上,却未婚妻都被他们拐跑……让那些原力武士去死,我们不需要他们。”一个一看就是有故事的光头秃顶男灌了两口酒,然后把酒瓶砸向防暴警察,看那苦大仇深的模样今天他是打算豁出去拼了。

“生命的不平等是这个世界最大的不平等,那些原力武士将各自的秘法私藏起来,享用着我们用辛苦劳动创造出来的资源,然后比我们活的时间还长。那个达菲罗斯,他已经三百岁了,他能活到现在花掉了我们纳税人多少钱?他就是现今社会隐藏的最大寡头。”高举着画着血x的达菲罗斯照片,不少人往那张照片上砸鸡蛋,有人高呼,他是英雄,他三百年前为这个文明百战余生。

但更多的人反驳,那又怎样?三百年前的功勋不能现在还享受特权,该还他的我们早就偿还干净了。

议会现场。

“达菲罗斯先生,被称之为当今社会最大的寡头,请问您有什么感想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