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四十一章:被遗忘的,我想要的

第四十一章:被遗忘的,我想要的(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啊啊啊啊……真是个逆徒啊!”

被枪棍连击放倒的老人鲜血流淌满地,最后他缓缓地爬了起来,就好像电子信号不稳定一样,张元放的面容闪烁变化,紊乱明灭,最后稳定在鬼形人的面容上。

当然,鬼形人的面容其实也是不固定的,尤其他生前喜欢装成“老爷爷”教授各路英才,此时固定下来的仅仅只是朱鹏与伊雯最熟悉的那张面容:银灰发形容枯槁,只是眼神异常得明亮。

在这个时候朱鹏正背着少女布伦纳往外面跑,整个事件的激发已经到了最后、最紧张浓烈得关头,触目所及尽是灰暗阴森得气息,恍若恶鬼之血在每一处蔓延流淌,这家医院里到处都充斥着各类鬼物,善鬼、恶鬼,当然它们看上去都一样不怎么招人喜欢。

(民间传说不是常常有艳鬼惑人的故事吗?如果都长这样的话被它们蛊惑的人得单身了多少年?)在发现朱鹏能看到它们之后,这些鬼物就有意识地往朱鹏的身边凑近,有一些是戴着氧气罩的腐朽老人,有一些是脸上有伤的乌衣女鬼,它们都想要凑近朱鹏向其诉说什么,然而鬼物大量的汇聚让作为活人的朱鹏视线都为之模糊,重心感失衡且头重脚轻。

只是面对这种状况朱鹏经历太多也因此太过熟悉、淡然了,他根本就不理会那些鬼物低头跑着,视线的干扰与脚步重心得漂浮都无法真正影响到他的行动。生病的人如果坚持像一个健康的人那样活着,很多时候疾病都会不药而愈。

面前的走廊地面上突然出现一轮黑色的空洞并且急剧得变大,而在这个时候朱鹏背上背着的女孩布伦纳突然醒了,她在看到四周恍若幽冥地狱般的景象之后发出尖厉刺耳的叫声……尖叫声陡然升高,因为朱鹏毫不犹豫地把她直接掷过黑洞,而其双腿肌肉膨胀紧随着跳过去。

布伦纳还好些,朱鹏因为慢了一些,双脚堪堪踏在安全地带上,只是他连丝毫片刻的停顿都没有,毫不犹豫地继续冲锋一拳把已经叫哑嗓子的布伦纳击昏,然后他继续拽背上她向前奔跑。

不要回头,不要犹豫,不要畏怯,这是面对邪灵鬼物作祟的三门。当然,除非朱鹏这样刀头舔血、身经百战之人,一般人是很难做到的。

奔跑到拐角处的时候,一名恐怖的白脸老妇人突然出现并冲着朱鹏低吼:“帮她!”

(帮你b!)头都不抬地继续向前跑,它们是死物而你是活人,只要你镇静已心不要自乱阵脚,实际上相较你怕它们,它们更加怕你。

跑着跑着,四周的阴灵鬼物就变得越来越少了,这也是当然的,伊莉丝夫人那狂飙的刀气浪潮,灵压四溢,只要不想形神俱灭,几到了鬼神勿近的程度地步。

朱鹏低头躲避一道刀气,他将自己保护得安全,但背上布伦纳的小脸上却划出一道深长的刀口血线,接下来朱鹏做了一件特别鬼畜的事,他把少女布伦纳放下来挡在自己身前当作人肉盾牌。

“伊雯过来!”

在这个时候战场之上已然是冰霜处处,触目所及尽是刀切痕迹,熊二早就被重创返回魔灵球了,这个时候是小白龙怒雪与跑上来的魔犬阿瑟斯在双战伊莉丝夫人,伊雯在这场战斗中甚至失去一支左臂,断口处被冰霜封住,其它小伤不算。

“你拿她挡着做什么?根本挡不住的。”

“阿瑟斯退!”

阿瑟斯一退,怒雪根本就挡不住伊莉丝夫人,那伸缩变化的淡蓝色刀光直接就斜砍向布伦纳、朱鹏、伊雯。

然而在刀光临头的前一刻,一只干瘪的手掌伸出将刀芒扣握住,它微一用力,那道刀芒寸寸崩解破碎掉了。

“我最讨厌的弟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卑劣。”鬼形人缓缓转过头,注视向朱鹏,他的右手其实也在流淌着血,伊莉丝夫人那狂飙的刀气可是一点都不好接。

“是不是也是用类似的手段,才让我的原身死在了你的手上?”

“……别逗了导师,我的这点手段还不都是您教的?恶魔法典第2739页第4章节,您即然已选择了这个奎恩-布伦纳作为您的祭品,就无法在她彻底死亡前中断仪式,刀来了。”

不用朱鹏“善良”的提醒,鬼形人也豁然的转身接招,在伊莉丝夫人沉浸的幻境中她是在与抢夺奎恩-布伦纳灵魂的恶鬼作战,既然如此,那就别停,鬼形人的残意绝对是这场事件中最大的那支幕后黑手。

“恶魔仪式不能中途中断?那么我们直接杀了”

“这不是什么高明的主意,有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可能你直接送给导师一个充满恨意怨念的灵魂。别总想着走捷径,准备开打吧。”把布伦纳拖到远处的角落里安置,然后朱鹏让变异绿泥化为铠甲,双手持着阴焰包裹的钢管往已然化身为巨鬼的鬼形人冲去。

毕竟仅仅只是鬼形人的残念而已,手段与能力不可能真的强到鬼形人那个地步程度,完成了这次击杀应该就可以直接解决这次的事件了。

然而,还没等朱鹏双手持棍伏身冲杀到近前,鬼形人化身的巨大黑爪恶鬼就已然凭借双爪将猛得一逼的伊莉丝夫人砸翻在地,朱鹏陡然止步了,与那巨大的黑爪恶鬼面面相觑。

(这t是什么情况?和我们打得时候您就猛的不行?)

扭头转身,甚至让阿瑟斯化为巨犬形态自己则翻身上去骑着跑,身后是利爪挥舞的巨鬼,它是如此迫切的想要干掉朱鹏,以至于伊雯和怒雪躲在一边瑟瑟发抖它都没管。

骑着威猛的炎犬大狗被一路追杀,好在鬼形人化身的巨鬼虽然攻防两极,但似乎在位移速度上略弱了一些,朱鹏又让变异绿泥化为破魔散弹枪边走边打。在这一次化为破魔散弹枪后,朱鹏清晰得感受到变异绿泥传来疲累的情绪,不能再拟态转化了,快要崩不住了。

而与此同时的,伊雯快步往伊莉丝夫人那里跑去,在将虚弱的老夫人摇醒之后,她将事情的经过全数讲给伊莉丝夫人听。

……………………

风筝战术,连打带跑,说起来很容易,但实际上面对一个攻防属性都远远比你更高的对手时,你打人家几十甚至上百下人家没怎么样,人家只要逮到你数记连击,你基本上就没有活路了,在这个过程中的心理负荷是相当大的,尤其鬼形人化身的黑爪巨鬼拥有一定程度的阴影跳跃能力,在阴暗的角落,偏僻的拐角处,它都能猛然冒出来向朱鹏发动攻击。

而朱鹏只有在阿瑟斯全速冲锋之下,在那一刻挥舞手中阴焰钢棍才能将之打退,瞬间的腰腿臂力与策骑冲锋的挥棍势能相结合,打出远远超过朱鹏此时力量极限的攻击,如此方能将之一棍扫退。

医院不小,因此怨灵恶鬼也数量众多,似乎是因为核心祭品的缺失它们渐渐陷入了癫狂中,不仅仅攻击朱鹏,甚至连后面那个黑爪巨鬼它们也同样攻击,这样混乱的局势仅仅只是给那头巨鬼带来一些几爪就可以解决的小麻烦,但对于朱鹏而言,被它们纠缠住再被后面的那头巨鬼追上来连击几爪,直接就gae ver,被鬼形人的残念放翻,再次给那个老鬼重新翻盘一次的机会,这毫无疑问是朱鹏根本就无法接受的。

虽然残念转生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即便转生成功也很难认为那还是原本的自己,并且从心象世界偷渡到现实世界也绝不容易……但真的是鬼形人的话,朱鹏完全有理由相信他能克服诸多困难,最后再一次站到自己面前,没必要再给他这个机会。

这个时候,朱鹏在转身扬枪射击的过程中,发现那黑爪巨鬼居然突然停住了,它的目光注视向窗外,朱鹏顺着那方向望去,只见可怜的怒雪身上坐着三个女人,正在快速得往医院外面爬。

(聪明,釜底抽薪!)

朱鹏能够想到的,黑爪巨鬼当然也想得到,布伦纳如果成功离开医院的话,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基础就受到了动摇,之前朱鹏之所以不背着布伦纳直接跑,是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能够跑出去的几率很低,没有人纠缠着恶魔主体,谁都别想成功跑出去,都要死在这里。

“嘿,我们之间的游戏可还没结束,不是吗?”

翻身跃下火焰巨犬,朱鹏扬枪往黑爪巨鬼的方向靠近同时举枪射击,对于恶灵杀伤强大的破魔散弹在巨鬼身上打出大片大片的星火,同时朱鹏命令身后的阿瑟斯蓄力喷射,但哪怕朱鹏近身到持着阴陷钢棍往巨鬼身上猛砸,这头巨鬼依然将注意力集中在窗外,它单手虚按向少女布伦纳,令凭空间出现一股吸力将她的身体猛拽向自身。

伊莉丝夫人第一个反应过来一把拽住布伦纳的裤脚,而伊雯单手搂抱住伊莉丝夫人的腰,最后是怒雪小心得咬住伊雯的皮带,三人一宠几乎形成一道与地平线呈现30度倾斜的斜线,所有人都倾尽全力不让布伦纳重新落回到鬼形人的手中。

阿瑟斯蓄力火焰喷射几乎将巨鬼的上半身燃成一具火炬,杀伤强猛的炼狱厉炎对于恶魔、亡灵类生命都有着巨大的克制性伤害,世人都以为只有光明才克制黑暗,实际上黑吃黑起来,惨烈程度往往比光明克制黑暗更凶残些。

“舍身撞!”

朱鹏抽打数击,然后喘着粗气退开,这种玩命的活计还是交给下属吧,阿瑟斯在主人的指令下“呜呜”低吼着,恍若攻城巨锤般冲撞向黑爪巨鬼,只是在它的攻击临身前,之前一直不动任由攻击的巨鬼陡然扬起左手爪托住阿瑟斯的猛撞。下一刻,斜飞起来的三人同时砸落在地面上,而巨鬼左手爪向前一推,阿瑟斯恍若炮弹般倒砸出去,轰然撞碎一片石壁难以爬起。

(我靠!)

没有了阿瑟斯,朱鹏的奔跑速度是远远没有对方快的,尤其它还有阴影瞬移能力,朱鹏侧身撞入一室病房,看到窗户就直接一头扎撞过去,从七楼跳下去以自己的素质未必会死,但被身后那家伙堵在这里就绝对死定了。

然而,在朱鹏侧身撞向那落地窗的瞬间,黑爪巨鬼陡然自一侧的窗帘阴影中冲出,那巨大的手爪直接就将朱鹏按在了墙壁上并缓缓得提起,直到朱鹏与它的高度相平齐。

脏发,无口,干瘪腐朽的周身,以及一双难以形容的死亡之瞳。

“你以为……让她们逃出去,你就安全了?”

“我完全可以,杀了你后……再去,一个个的杀掉她们。”伴随着话语,一股恶臭的气息充斥朱鹏口鼻,真t要命。

“导师……您曾经说过……底牌永远是最后一张,最没有人知道的一张才可以称之底牌……你的底牌空了……而我,还没有。”病房里原本稳定的灯光突然间明灭变幻了起来,当灯光明亮时,是鬼形人抓按着朱鹏,而当灯光消失一切尽是黑暗时,于无尽的深渊当中,滚滚岩浆犹如炙热的血液般流淌,一头巨大的恶魔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它伸手将鬼形人一把抓住。

与此同时的,正在玩命往外奔逃的三个女人与一头白龙突然察觉身后的医院大厦灯火明灭不定,大量的死灵怨魂犹如扩散状的漩涡一般,它们哭嚎惨叫着疾速离开原本盘踞的医院大厦。

“这是……发生了什么?”伊雯有些懵得小声问道,身旁的布伦纳是比她更加茫然的表情。

“它们在害怕,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邪恶,会让这么多死灵怨魂都怕成这个样子?”伊莉丝夫人是灵媒出身,因此她更能清晰的感受并判读出这些扩散出来鬼物的状态。

“别管发生了什么,我们最好快点,朱鹏那个家伙还在里面为我们拼命拖时间呢。”不能再骑龙了,怒雪酣战至今已然筋疲力竭,因此三个女孩是彼此掺扶着跑,她们已经距离逃出医院不远了。

而在这个时候,翻开了深渊恶魔牌的朱鹏正持着被能量包裹恍若血剑般的钢棍痛殴面前的黑爪恶鬼,双方的实力于短时间内发生了逆转性的变化。

“导师,这还是你教我的,永远都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底牌到底是什么,很多时候甚至要忘记自己拥有那张底牌,这样当双方都拼到山穷水尽时,它才能发挥最致命一击的作用。”血色的能量剑挥舞,那黑爪巨鬼踉跄着想要躲入角落里阴影中,却被对手数击拦截打了回来,朱鹏同样也清楚阴影跳跃的某些隐性规则,并不是说只要没光就能随便乱窜的。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被深渊这样青睐!?”

“……因为我会为它带来,战争、杀戮、鲜血、无尽的死亡……我想要的是重塑一个伟大的文明,但它必然建立在另一个伟大文明的尸骨上。命运,选择了我。”低语,持剑突刺,朱鹏手中的血剑直接将鬼形人化身的黑爪巨鬼所洞穿。

“……无可否认……智慧、力量、幸运……你的确是我教导过的,最为出色的弟子。”在黑红色光粒缓缓扩散间,那恶鬼轻笑低语:“你,终究会达成我的梦想。”

在伊雯、伊莉丝夫人、布伦纳成功逃出医院的时候,她们身后的大地剧烈得震荡,紧接着那诺大的医院“轰隆”垮塌被急速的卷入了地下之中,有滚滚的熔岩喷薄冒出,于高空处俯览下望,只见夜色下有一方熔岩之湖出现在城市中心处,雄伟壮阔。

在原本医院现在熔岩湖的上方高空处,有黑红色的空洞旋转生成,紧接着一道双翼挥舞的持剑疾影自废墟中疾速冲出,撞入到那黑红色的空洞内,原本扭曲空间在又一阵变幻之后重新平复下来,碧空似洗,星汉灿烂。

“刚刚那是什么,还有……伊雯哪去了?”当奎恩-布伦纳回过神时,她愕然发现那个年幼稚嫩但异常坚强的小妹妹不见了,一同不见的还有她的那头白龙使魔。

“哦,不要再找了奎恩,她,他们两个,和你,和我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忘了他们,去重新拥抱自己的生活。”虚弱而疲惫的伊莉丝夫人在这个方面倒是特别看得开,尤其她深深的清楚,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奎恩如果贸然踏入到这个凡人不应该踏入的世界,会遭遇什么。

普通人,最好,最好永远仅仅只是畅想着神秘世界的瑰丽,而不要去试图碰触它。将奎恩抱住,伊莉丝夫人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

……………………

收获:

狂暴魔化熊罴(恶系/深蓝/半神):

亲密度:0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