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十三章:七巫塔,含泪捐躯

第三十三章:七巫塔,含泪捐躯(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中华武士会连一位超凡大巫师都没有,却偏偏掌握了建设、修复高阶巫塔的机密知识,这就好像地球时代的蒙古国掌握了航母建造技术一样,犹如幼子高举玉璧行于闹市,出事是正常的,不出事反而显得处于的环境太无人。

巫师塔这种东西要么在通天巫塔购买,要么自己建设,购买耗资巨亿不说通天巫塔的反研发措施还特别高段,哪怕他们其实并不太在意这个东西,能够破开通天巫塔反研发措施的存在,往往已经不需要购买四阶巫塔了。

因此七个不上不下,并没有辰星、辉月级别大佬,但却也有各自学派传承的巫师学院在联合起来后,向中华武士会伸出了自己的触手。

中华武士会神武阁,宗主闭关潜修,由副宗主朱鹏主持着神武阁会议。

韩芳雪、柳惊鸿、福慧、李铁奴、李道满、断念、范文东、杨采儿这些人基本都到齐了,像李青莲与一两名新晋丹师暂时还没能积功升入神武阁,此时应该也是中华武士会神武阁最鼎盛人数了,丹师有一个好处,晋升上来不容易,但死下去也不容易。

“在巫师世界与七巫塔敌对,会不会犯上面的忌讳?副宗主,七个半神巫师你给杀掉了六个,这毕竟不是在外域世界。”曾经异常强壮几乎和朱鹏竞争过中华武士会横炼第一人名号的李铁奴,此时此刻瘦得皮包骨一样了。

此时此刻的他垂垂老矣,四肢都曾被折下来了过,更被高阶吸血鬼吸过血,元气大损,现在四肢虽然换上了巫术造物,但当年的英武豪气却也消失了,现在的李铁奴说话间暮气沉沉,不时捶胸喘息。

当年中华武士会八大高手,排位最末的徐百善与查皇可满闭关突破而死,柳惊鸿与李铁奴垂垂老矣,这些年他们为中华武士会流过太多的血,出过太多的力,负荷太重伤损了寿命甚至自身潜力,而阴后韩芳雪、未来光明佛福慧、读心鬼李道满则成功突破为四阶半神,他们的寿命获得大大的延长,不仅仅是样貌而已,气血生命的旺盛带来精气神的健旺,即便是身上的朝气也与这两人大大的不同。

“李阁老放心,我们这些非巫师势力之所以能被通天巫塔容忍,就是充当池塘中的鲶鱼来清除那些孱弱学院的,让巫师世界这池活水始终保持新鲜活力,不至于让太多没必要存在的底层学院分走太多的资源。”李铁奴衰老至极了,朱鹏反而执礼更严,尽量让自己的态度不至于伤害到老人的自尊心。

这些年来,宗门里有许多寿命竭尽的老人开始吞服续命魔药以延寿了,这一类魔药是不允许私人调配的,主材基本上被通天巫塔垄断经营,那价格高得令人懵逼。

并且武者还与巫师不同,同样的续命魔药武者获得的寿命加成仅仅是巫师的一半甚至小半,并且这些药剂还会摧残身体令人渐渐变得虚弱。

可以说,若非柳惊鸿与李铁奴是中华武士会的阁老,他们两人根本就用不起那些高昂的魔药,现在即便不死也濒临了。

中华武士会在经历过高速的向上发展期后,渐渐开始背负上更多的负重,因为宗门中高层渐渐多出的老人,整个宗门势力的气象也渐渐由激进昂扬转为沉凝而稳重。

这次的神武阁会议,更多的是朱鹏在说服其它人配合自己表现出宗门的强硬姿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拼着整个中华武士会不要也磕你们一嘴的血。

“巫师傲慢、贪婪、残忍、强大,但如果丢掉这些固有概念看根基实质,巫师其实是一个文职性的职业,他们的猎食标准是强强联合肆意的掠杀弱小令强者恒强……就像动物世界的恶狼捕猎一样,你越弱它才越咬你,如果你表现出让它受伤的危险性,它们往往会选择退去。”

“武为何物?什么是武道?武道是弱者用来挑战强者,强者用来挑战更强者的技艺。我们的血性,我们身上的刚勇是巫师没有的,他们更多的是以最理性的姿态去分析,有利益就上,如果付出比收益更大那就退下来,因此我们一开始就要势上压制住七巫塔,他们本身就是由七个巫师学院组成不久的联合学院,内部结构并不是很稳定。”朱鹏本身就是中华武士会最高阶的巫师,他同时又是宗门副宗主,因此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特别的有说服力。

即便是这些年因为老迈而日趋于沉稳保守的柳惊鸿与李铁奴也在听了朱鹏的话后,彼此对视一眼然后点头。

“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我们不能迎头痛击七巫塔的窥视,那么其它原本还在观望状态的巫师学院也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饿鲨一样扑上来,瞬间把我们分食一空,巫师的残忍与贪婪,诸天之中很少有哪个高阶文明可以达到这样的高度。”朱鹏向众人言语着,并以此作为总结。

“副宗主,那么对于那名‘暗鬼’的追查,是否由我净土分院来负责?我保证一定把那个隐藏最深的暗鬼都揪出来。”平常在朱鹏主持的会议上甚少说话的断念和尚,这一次有些异常的主动站出来接任务并订立军令状。

“难得你这么有心,不过这次对暗鬼的追查我打算交由李观主来做。”并没有说理由,朱鹏直接就这样分派了任务,一身白袍的断念因此显得有些尴尬,然后他笑了笑坐下来。

在朱鹏面前断念和尚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都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虽然他已经成为宗门新锐势力的领袖级人物,但朱鹏却是横在他面前的一座山,只要朱鹏不肯动弹,他掀起的风浪再大也会被轻易得镇压下去。

神武阁会议结束后,走在外出的道路上,朱鹏与师叔李道满并肩而行。

“追查暗鬼的事情……放一放吧。”

“嗯!?虽然我本来也没打算下大力气查,但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可以告诉我原因吗?”李道满从腰间拿出红色酒葫向自己嘴里倒了一口,他长得极矮,在朱鹏身旁几乎只达到自己师侄身高的一半。

“能进禁区盗取巫塔资料的,凭血雨剑阁那几个货怎么可能。无论是牵连到谁都不好,放过吧,我震一震也就是了。”说到这时,朱鹏轻轻叹气,他伸手抢过身旁老头的酒葫往自己的嘴里也倒了一口,然后长长地呼气。

“真不像你的做事风格啊,但如果有人追究起来怎么办?”

“哼,我不过问谁敢追究?断念,还是那个拿徒弟当刀使的福慧?”在这次神武阁会议后,接下来的时间里,整个中华武士会的战争姿态都被调动起来,完全摆出与七巫塔死磕到底甚至主动进攻的姿态。

在日月精轮修缮的黑暗熔炉被重新开了出来,不但是修复强化版,并且上面还多出一支狂战巫师队,这是甘道夫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这一表态可就有些吓人了,七巫塔七个联合巫师学院瞬间缩了四个,哪怕那很可能仅仅是甘道夫陛下对自己弟子的一种宠爱,并不是对中华武士会的支持。

几在同一时刻,精灵联盟方面伊夫里特家族日月双辉的狮心堡垒与红皇后也高调进入战备状态,考虑到传闻中对面那位无生殿下同伊夫里特家族两位公主都传出过桃色绯闻,这种高调就自然而然的变得意味深长。

虽然精灵联盟不大可能任由胡闹,但这两个势力当年可是携手并肩过的,精灵虽然高冷,但对于战友之情却一向珍视,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精灵与矮人的关系。

同黑暗一族的大决战并没有过去多少年,在天生长寿种精灵族的视角看来,双方昨天才一起并肩作战过,今天会不会对战友袖手旁观不管不顾,这是非常难以预料的事情。

……………………

因为对七巫塔拉开全面战争的架势,双方势力的触角、外围已经开始互相试探,随时都有可能擦枪走火真的打起来,因此在这段时间朱鹏几乎就住在中华武士会的办公室了。

秋月姐妹从朱家大宅搬过来照顾哥哥的生活起居,朱鹏一旦工作起来磕一颗丹药后,往往十天半个月的不眠不休,这种时候是应该全神投入的时候,就有点像高考一样,即便高一、高二再怎么样,高三的时候也应该全力冲刺并放手一搏。

这一次的事件处理好了,中华武士会压退七巫塔,不但振奋了宗门士气更不知道可以省下多少魔石,少死多少人。

“哥,吃饭了。姐姐做了整整一桌子的好菜,你多少也放松一下心情吗。”在朱鹏专注工作的时候,雪莉是从来不会刁蛮任性、不依不饶的,她撒起娇来又嫩又美,哪怕被打扰了思路也令人完全生不起气来。

金发飘飘的秋月雪莉趴在朱鹏背上从一侧看着文件,看了一会就觉得乏味,她紧紧地抱住哥哥。

“总共不过二十多人的小事,哥哥您用得着翻这么久吗?平常这种文件您都不看的吧?”

“……今时不同往日,往日里这种程度的地盘冲突,小规模械斗是没有什么看的必要,但现在与七巫塔全部对峙期间,即要表现得足够凶悍无畏、充满攻击性,又不能真的把对方惹毛了,因此虽然有智囊团跟着,但我还是要过手,就算要开战,我也必须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什么是ceo?什么是宗主?

ceo/宗主就是最后一个知道公司/宗门快要完蛋的人,因为身处高位者实在太容易自我封闭了,并且他很难意识到这种自我封闭,因为四周的下属,忠心的、不忠心的,几乎都在有意无意得阻碍为首者的信息接收。

朱鹏的经营手段实际上比李静玄要更出色些,因为他看的书多,思考的多,作为谍影巫师上手操作的机会也多,而李静玄则只看拳谱兵书。也幸好七巫塔挑衅的这段时间李静玄偶有所悟去闭关了,否则的话两方势力此时此刻恐怕已经全面磕起来了,并非是李静玄有勇无谋,而是性情决定了他在遭遇暗算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抄刀干它丫的。

朱鹏在与人动手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种状态,但在没动手之前,随着这些年的沉淀他渐渐会多想一下……当然,这种状态下若是依然决定动手,那基本上就是致人于死地了。

朱鹏在处理过手上的最后几份文件后,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后了,他终究还是陪着妹妹雪莉去吃晚饭,好在雪奈礼早有准备,桌面上的饭菜都被设置了恒温法术,三人同桌进食满桌饭菜如同被刚刚烧好一般。

“哥哥……”

“是月神遥吧?她不是在外面等很久了吗,让她进来吧。雪莉,你再去拿双碗筷。”餐桌上,雪奈礼表现得欲言又止,然而她的话头刚一出口就被朱鹏中途截断了,看着眼前一如平常的哥哥,雪奈礼莫名觉得心慌。

“你心里能藏住事,但总算她还有些分寸没把雪莉也牵扯进去。雪奈礼,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天忍会做到这个地步,你也已经对得起你母亲了。”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雪奈礼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女孩,要一个女孩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就自然要接受她会多想许多事这个结果,只是朱鹏一直以为自己能始终站在着雪奈礼最大的利益取向上,却没想到自己这个妹妹有时也不仅仅只从利益角度考虑。

多年不见月神遥,这个妖媚的女孩依然艳美如昨日,只是她一身黑色的和服,这是许多许多年前东瀛未亡人的服饰,意味着她依然在为亡夫守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