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章:强化道路,燃血之役

第十章:强化道路,燃血之役(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金红色的岩浆炽流在四面翻滚,有人手握魔杖高高在上的俯览注视着。

处于烈火熔岩的包围裹挟当中,两头庞大的恶犬在阵纹繁复的祭坛上彼此厮杀着,它们互相撕咬争斗。

其中一头是体型极为高大的黑灰色猎犬,双瞳赤红,身上一半是强健结实的肌肉,另一半则是诡异恐怖的骨骼,它的双瞳是火炭般的赤红色,其中饱含着一股恍若来自于炼狱最深处的沸腾杀意。

而与它对阵的另一头巨犬则是周身黑黄,身躯有些肥大胖重,明显跟着主人伙食极好吃得膘肥体胖,它的外相是中华田园犬,倒还是因为本身如此,而是因为某人的偏好,潜移默化的,阿瑟斯就渐渐长成了现在这般模样……看起来除了好养活外,就没有其它什么优点了。

肥胖,蠢笨,但是特别通吃。

看着自己对手那呆头呆脑的样子,骷髅恶犬的红瞳当中闪过一抹极为人性化的不屑,下一刻,它便猛地扑咬过去,要向新的主人展现自己的力量,获得继续生存下去的资格。

然而,再下一刻,它便嗷嗷惨嚎着以更快的速度摔退回来。

只见在那头骷髅恶犬前扑的过程中,看似傻呼呼、胖嘟嘟的中华田园犬周身空间扭曲变幻,下一刻,一头周身肌肉膨胀暴起的狼人自气雾中扑出,只是一爪就将猛扑过来的恶犬砸了回去。

傻了吧?爷会变身的!

接下来的战斗基本上就是一面倒的屠杀了,当阿瑟斯将那头骷髅恶犬撕裂时,扩开的光粒四面溢散,而其中的相当大一部分融入到阿瑟斯的体内。

这仅仅只是开胃菜而已,万魔熔炉,融合魔物,强生弱死,弱肉强食,恍若养炼盅虫般,将同类型的使魔关在一起,最后培育出最强最可怕的召唤使魔。

开启黑暗星域遗产,获得黑暗熔炉最大的好处就是,朱鹏终于可以开始消化击败鬼形人带来的丰厚资粮了。

鬼形人的最后底牌是万魔熔炉,朱鹏击杀了鬼形人也继承了这张底牌,但这毕竟并不是他的本命牌,朱鹏自然无法像鬼形人一般轻易自如的使用它的力量。

好在半神巫塔黑暗熔炉的核心动力源也叫“万魔熔炉”,这根本就是鬼形人为了强化契合自身的本命牌而刻意打造出来的重宝,朱鹏拿鬼形人损毁的底牌万魔熔炉催动巫塔的核心动力源,如此叠加之下,效果和鬼形人自己使用底牌几乎没有差距,恐怕效果还要更好一些。

毕竟,鬼形人追求的是最强、性价比最高的使魔,而朱鹏只追求强大的使魔,他借助但并不是很依赖这个。

数千年岁月再加上那疯狂的执着,鬼形人的各项积累实在是太过雄浑深厚了,仅仅只是半神巫塔黑暗熔炉内储备的传奇、半神阶犬类使魔就有数十上百头之多,即便是挑选出适合阿瑟斯搏杀吞噬的,也有十数头之多,或者说,这些储备着的召唤使魔也并不全都是鬼形人自己的魔宠,更多的,恐怕是他教导出成才弟子后,掠夺来的。

每一头使魔都有自身的负荷极限,即便是万魔熔炉也不可能通过厮杀吞噬,让它们的成长资粮无限度的叠加下去,更何况将使魔投放入万魔熔炉当中也是一场赌博,你能通过击杀吞噬别人,别人同样也能通过击杀吞噬你。

在这种情况下,朱鹏能够做的就是站在阿瑟斯身后,在它面前出现难缠的对手时开口指点,伴随着厮杀,阿瑟斯越来越强,它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沉重,朱鹏本来想提醒它通过减缓击杀弱的对手,来获得更多喘息时间的。

然而,看着杀性杀意越来越炽烈狂张的阿瑟斯,朱鹏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相信自己培养至今的使魔,也是噬神师必须要完成的功课之一。

终于,随着阿瑟斯咬断一头庞大恶兽的脖子,它周身包裹的魔力雄浑浓郁到了最极限,在一片暗红色的光华中,一头半神阶位的魔犬自黑暗之卵中孕育成型……作为小命都拴在主人身上的召唤使魔,使魔突破四阶半神的最大难点是它们的主人能否成功突破。

如果召唤使魔的主人自身可以成功突破到四阶半神,那么召唤使魔连带着被拽上去就容易得多了,反之亦是如此,如果召唤使魔的主人本身是传奇,那么任凭使魔本身的资质有多好,强行进阶突破的几率依然是亿万分之一都没有。

朱鹏走上前去,伸手拍了拍周身滚烫发热,刚刚从万魔熔炉中一跃而出的阿瑟斯下巴,本来是想拍头的,但有点够不着。

万魔熔炉第一次使用的效果最好,间隔使用的时间越长,效果越好,本身能量纯净度越高,效果越好,因为万魔熔炉的本质说穿了就是往胜利者体内填充失败者的核心能量,最后叠高了数量短时间看的确是力量大增,但其实也混沌污染了召唤使魔本身的纯净。

当然,召唤使魔的潜力往往本身就没有多高,因此污染也就污染了,万魔熔炉对于巫师创造的“类生命体”召唤使魔而言是绝世重宝,但对于自然生命而言,却不是。

炼狱魔犬阿瑟斯自诞生以来,就是被朱鹏一路喂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其本身能量纯度极高,根基底蕴极其深厚,因此可以承载万魔能量叠加到如此地步,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厚积薄发,借此飙到四阶半神境。

多年未曾出来见到自己的主人,恍若少年龙一般的巨型中华田园犬伸出舌头猛舔朱鹏,阿瑟斯此时体型极大口水也极多,它仅只是稍稍舔了几口,朱鹏浑身上下就像洗过澡一样。

朱鹏理解它激动的心情因此强忍了一会,结果发现这厮越舔越嗨皮,终于按压不住甩手就是一锤抡过去,当的一声闷响,恍若敲击铜钟,得寸进尺的阿瑟斯头顶上拱出一巨大的包,这下知道了“你即便已经不是从前的你,但你爹永远是你爹这个道理”,巨犬老老实实得跟随在朱鹏身后,再不敢有丝毫得瑟了。

阿瑟斯走出万魔熔炉之后是变异绿泥,是寄生心脏,是裂空座-光焰翼龙,是山之翁-杀戮幽影……巫塔内储备的海量魔石成吨成吨的向熔炉内输入投送着,启动万魔熔炉需要最高级别近八成的能量燃烧量,噬神师体系的作弊神器,并不是那么好开启的,而且即便使用这作弊神器,朱鹏的使魔依然是有的成功,有的失败,并不是都可以像阿瑟斯一样活着走出来。

无论成功失败,朱鹏最终都没有将灰牙钢鬓或者说月华扔进去,对于这头自小伴自己长大的家猪,朱鹏唯一做的事就是将之召唤出来,然后让它老实趴在那里,自己靠在那柔软厚实的肥胖腹部处。

“……月华,不是我看不起你,真把你扔进去,你能活着爬出来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呼噜!?呼噜!呼噜!”肥胖的家猪愤愤不平的拱了一会,然后觉得累了就趴伏着睡去了。

(一点战斗的决绝意志都没有,算了,你还是快快乐乐的做一头家猪吧。)变异绿泥走出万魔熔炉后成功晋升四阶,因为自身的万金油,它的晋升需要比其它使魔更多的资粮,但也差得不多了,用不了多久变异绿泥的半神转化就会彻底完成。

寄生心脏龙血矮人驾驭着龙血矮人之躯,最后整具身躯都打爆了,寄生心脏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向朱鹏展示出它的本体搏杀战斗能力,那种战斗方式极似夺心魔,强大的心灵攻击力辅以一定程度的肉体爆发力。

朱鹏全程都冷眼旁观,没有指点一句,但这头巨大化的八爪鱼依然从万魔熔炉当中活着攀爬出来,或许,从很久以前开始,它就已经是朱鹏所有使魔当中最强的一个。

裂空座-光焰翼龙底蕴不足,在战斗过程中被飞速积累的万魔能量给直接撑爆了,朱鹏积累的牌中顿时破碎一张,再不堪使用。

山之翁-杀戮幽影的使魔形态战斗力极弱,第一场耗时最长还差点打输,但当它见血之后,鲜血幽影越叠越多,杀戮效率越来越快,最后一路冲上半神……爆了!

它最后炸出一个张嘴大笑的黑红色骷髅头,颇为黑色幽默的讽刺意味。

至此,朱鹏一身卡牌基本上就清空重置了,万魔熔炉对于战斗、战略牌没有效果,只是针对战术类召唤使魔牌进行强化的,曾经的木星灵·艾克、缚魂的青青草原/绝望尸骨原、魔道血怒等等,这些牌在半神阶位都没什么作用了,就连朱鹏原本颇为倚仗的反弹牌反弹魔术筒,也因为较长的持咒时间而变得用处越来越小。

尤其是朱鹏承接了导师鬼形人的相当一部分知识,与其死抱着昔日的旧牌恋栈不去,莫不如焚烧资粮造出几张精品牌,然后轻装上阵重新积累……反正,对他而言一般的半神并没有多难拿下。

……………………

除了清理旧账,集中资源强化优势外,鬼形人还留下太多太多的东西,朱鹏暂时搞不定。

比如那三个装着三名女孩的培养器皿,朱鹏根本就不敢开启,她们已沉睡太久,以自身此时的水准开启的话,其直接死亡率接近百分之五十,也就是生死一半一半。

“即便你们已经把命运压在我身上了,那么就赌一把我能不能晋升超凡吧,我若能晋升五阶超凡,自然可以将你们安然无恙的复活,若不能……就原谅我的自私吧。”相比几年前,这里的培养缸少了许许多多,然而那三个小小的培养缸却根本就没有移动过。

召唤使魔,即便是传奇、半神甚至五阶的召唤使魔,朱鹏也敢拖上解剖台仔细研究,但对于自己昔日的记忆,终究还是有点拉不下脸,下不去手。

不要说鬼形人留下的庞大噬神师体系知识,即便是它留下的这座半神巫塔黑暗熔炉,里面也有很多的隐秘是连朱鹏都暂时探寻不清的。

当然,这也和精力的投入方向有关,朱鹏铁定是先学甘道夫陛下教给自己的东西,然后再有闲暇时才会研究鬼形人留下的这些,毕竟鬼形人再怎么强悍,他留下的力量财富也顶多匹敌五阶超凡王座,而甘道夫-阿不思是六阶辰星,整个巫师世界也是排位很靠前的存在。

如果说甘道夫是21世纪时世界五百强的ceo兼最大股份持有者的话,那么,鬼形人就是各种手段捞偏门暴富乡里的小企业主,到底该跟谁学是很明显的。

不过,甘道夫的堂堂之阵,正正之师固然厉害,但鬼形人也有许多压箱底的邪门法术既速成又威力巨大,比如说“万魔噬体真身”是鬼形人最核心的法术,他强大的战斗力,恐怖的生存能力全部来源于此……虽然他的痛苦也来源于此,万魔噬体,鬼形人从灵魂到肉身真的被万魔噬体了。

并不是说噬神师体系下的召唤使魔不忠诚,即便是朱鹏手中最不忠诚/最包藏祸心的召唤使魔,迄今为止也并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没找到任何出手的机会,朱鹏绝大部分冒险毕竟是以谍影身份在外域进行。

鬼形人被反噬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养了太多的召唤使魔,贪心不足一个人的魔力又供给不过来,那群多的使魔长久的饿着,终有一天忍不住把他这个主人给啃了。

鬼形人的灵魂与肉身因此尽数转化为召唤使魔的寄所,只是他的残余意志依然可以主导中枢,这不得不说是有相当一部分召唤使魔忠于他的。

有导师的前车之鉴,朱鹏对于这威力巨大的“万魔噬体真身”当然是心怀忌惮的,但朱鹏思来想去,觉得并非是完全没有操作余地,只要使魔养得不多,再将之寄于器物当中,那么也许就可以尽用其利,尽去其弊。

鬼形人年轻时为什么不这么干?因为他穷啊。

相比鬼形人年轻时候,朱鹏的身价只能用不差钱三个字来形容,为通天巫塔卖了这么多年的命还侥幸活着回来了,身家丰厚也是自然而然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