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九章:菱形石柱群,猎杀

第九章:菱形石柱群,猎杀(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这一次的生意,在某些方面可以认为是一次必要的顺势而为,自身的邪影剑术已经修至小成境界,短时间内很难再获得大的突破,一方面是基础属性的限制,另一方面是新入手的武功,总需要以鲜血与杀戮磨合。可能是敌人的鲜血,也有可能是自己的。

血刃猎杀者这个隐藏职业很强力,但同时也很吃杀戮经验,朱鹏自身勤学苦练获得不少精进也没办法让它提升一级,但杀几个人的话,提升就很快了。

戴娜尔是地下世界的欲望之神,杀戮之神,承载她的嫡系战斗职业,想不双手染满血腥是不可能的。

另一方面,之前从狗头人巢穴当中搜刮到的钱财已经花用的差不多了,卡德纳夫人的学费可并不低,事实上若不是这位夫人的要求太过严苛,学费再贵十倍也有无数人趋之若鹜,能够从这位夫人门下完成学业,就会成为北地贵族阶层挑选女主人的一流候选。

不过罗莎似乎对此没什么兴趣,虽然她很乖的接受朱鹏的安排,各方面的课程都学得很好,但每一次朱鹏都能在她亮晶晶的眼睛里看到一种对于自由渴望,那种眼神是和八九岁就开始幻想自己未来丈夫的贵族少女,却是截然不同的。

一边思索着妹妹的未来发展,一边漫步行走至霜叶城的平民/贫民区。

来到陋巷中的一处皮革店,在敲门并得到主人的回应之后走入进去,一位头发苍白的枯瘦老头在里面补着衣服,一个在此陋巷当中工作了一辈子的手艺人,前段时间朱鹏将自己试剑斩杀的几头狼皮与熊皮,一同交到他的手上处理,并且给足钱币。

相比去武器店铺购买那些看似精美的成品装备,朱鹏更愿意找一位合适的老手艺人,在给足钱财后买下对方一段时间,让对方按照自己的要求,对制造出来的装备投入全部的心血。

当然,这样的做法需要自身的眼光足够好才行,眼前这个老裁缝在陋巷里缝缝补补一辈子,从孩童至学徒,从少年至青年,结婚生子,添丁纳孙,他的一生几乎都是在这间小房子里度过。

前些年老裁缝的独子在城外战死后,他更是肩负起养育两个孙子一个孙女的重任,布匹与兽皮在他的手中已经不是正常意义上的物品,而是心血的灌注,人生的缩影,过去、现在、乃至孙子、孙女的未来尽数寄托其上。因一生投入,因此技渐近术,渐近法。

朱鹏在偶然当中听闻这位老裁缝补过的衣物总比旁人结实一些,一时好奇就买下一些修补品进行观察,慢慢的他就发现,如果正常衣物的坚韧度是一的话,被眼前这位老裁缝缝补过的衣物就是二,如果以游戏系统的数据进行推衍,这位老人家的裁缝技能已经修到九十五左右,是名副其实的大师级段位。只是,极度的偏门。

“客人,兽皮袍我已经做好了,按照您的要求,熊皮、丝绸、熊皮、丝绸,我揉叠七层,并且只比普通的兽皮袍重一倍,不过这样的皮袍一点都不透汗,穿起来不会舒服,因此我在一些地方给你钻了些透气孔。”因为年纪已经很大了,因此老裁缝说话有些絮絮叨叨的啰嗦,朱鹏将一整套皮袍与手套接过,可惜没时间再做一套皮靴了。

物品种类:凡品的极致,大师的兽皮袍(含手套)

物品等级:无

物品说明:由一位裁缝大师倾尽心血完成的作品,通过特殊设计完成七层质地的叠加,对于防御箭矢、利器切割有着极好的效果,并且由于比一般的革质装备还要轻盈,因此对于装备者的身手敏捷几乎毫无负面影响。

装备要求:无。

装备效果:坚固,不易破损。

“您的手艺比我想象的还要出众,我现在手头也不宽裕,不然一定多打赏您一些。”直接将兽皮袍穿上,这件长袍谈不上多么美观,只是穿着之后令人只觉得无一处不合身,无一处不适于发力,朱鹏有些感慨地掏出一小袋钱币放在桌面上。

“这怎么行,您之前已经给过我很多钱了,做件衣服而已,不用给这么多,不用给这么多。”老裁缝有些颤巍巍地推拒拒绝着,他在贫民窟里干了一辈子缝缝补补的手艺,因为高强度的劳动、天赋与心血的投入,渐渐将他的手艺磨砺至如今地步,但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大师级裁缝,并且这位老裁缝也不会制作华贵的衣物,并没有什么审美眼光。

陋巷当中老裁缝此生琢磨的手艺就两项:一是结实,二是舒适。

他在这两项上都修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朱鹏觉得给他块神格,眼前这位老裁缝能直接封神,如此技艺,真的是可惜了。

放下钱袋后,朱鹏转身走出破旧裁缝店铺,直到他走出多远,那位干巴枯瘦的老裁缝才畏畏缩缩地从店门口返回房间。

他并没有看桌面上的那袋钱币,而是小步跑到柜台把一处极隐蔽的暗阁拉开,在里面有一个小女孩抱着她两个更小些的胖弟弟,缩在里面,大气都不敢喘。

“好了,好了,不用藏了,那个冒险者走了。”伸手将自己的孙女与两个大胖孙子抱出来,在这一刻老裁缝那干枯的双臂显得如此有力。

两个胖孙子被关到狭小的暗阁里,此时显得有些害怕,两人伸出胖胖的手臂抱着自己的爷爷流泪,只是也不敢出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反倒是那个小姑娘钻出暗阁后,跑出来,在看到桌面上的钱袋时眼睛一亮,她跑过去将钱袋打开,倒出半桌子金银钱币,连一枚铜币也无。

“爷爷这一单生意做得真是值得啊,这两年的城税都不用发愁了,还可以吃肉。爷爷,既然这么赚,您为什么不愿意接冒险者的生意啊?”

“傻孩子,冒险者的钱好赚,但也要命啊。刚刚那个男人一身血腥,并且从来只是晚上才来店里,这样凶险的钱爷爷宁可少赚些。”亲吻着怀里两个胖孙子肉嘟嘟的脸颊,枯瘦的老裁缝这样言道。

“好人,哪有去干冒险者的……”

……………………

朱鹏并不知道自己明明多给了钱,却还是被人家鄙视了。午夜月落之时,西城马厩,艾弥雅穿着一身侍女服鬼鬼祟祟的到来,被朱鹏自身后轻拍肩头时,她差点惊呼出声。

“怎么穿这么一身出来?”朱鹏上上下下打量艾弥雅一番,皱眉言道。

“是丽儿……我常穿的几件外套全部都被装上了那种特殊纽扣,我只能穿这一身出来。”艾弥雅苦笑着言道,夜色下的红发美人神情凄楚。

“我的意思是,你穿这样一身和我一起出去冒险?”对于艾弥雅贴身侍女的背叛,朱鹏并没有任何意外。

一方是一城之主与自家主母,另一方是势单力薄的自家小姐,她可能犹豫过,但作为一个普通人,最后做出“正确”的选择再正常不过。

“诺,我刚换下的衣服,凑合穿吧,你这样一身比你往常的打扮还要引人注目。”

“你的衣服,在这里?”艾弥雅拿着那些犹带体温的衣物似乎有些接受不能,然而面前的半精灵少年抬头看着夜色,他的态度却很坚决。

“你当冒险是做什么,春游吗?以后的路上还会遇到许多比这麻烦的事情,快一点,我还要去接罗莎。”

“好……好吧。”小脸已经胀红一片的艾弥雅咬着牙答应下来,她在冷风中当着朱鹏的面解开自己的外衣,退去自己的布裙,伴随着动作,一具洁白得几乎发光的少女躯体于夜色下展露,丰满的胸脯,纤细的腰肢,肥大的屁股以及紧紧并在一起的双腿,在寒夜冷风中迅速泛起一层细密的小疙瘩。

其实艾弥雅她还是穿着内衣的,这种程度的暴露仅仅只是21世纪海边比基尼的程度,但对于红发少女而言就太过羞耻了,她几乎是飞快地重新穿着上朱鹏的旧衣,虽然不大合身,并且是男式劲装,但还是给艾弥雅带来一些安全感。

“很好,总算还是有决心的。走吧,我们去接罗莎。”言说着,朱鹏转身先行。

先去接罗莎,紧接着出城的过程并没有多麻烦,因为卡德纳夫人一向早起,朱鹏作为罗莎的监护人在接出自己的妹妹之后,在城门刚刚打开时带着两个女孩离开了霜叶城。

在这个时候城内的贵族阶层大多还在酣睡当中,等到他们发现艾弥雅并非是贪睡而是潜逃时,朱鹏早已快马加鞭带人跑出老远了。

“想让你当一个贵族小姐,从此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你似乎并不是很喜欢?那你喜欢什么?成为一位巫师、牧师、或者你更喜欢纯血精灵的生活?”朱鹏骑着一匹棕色的骏马,抱着怀中的妹妹疾驰于旷野,迎着狂风急掠,罗莎笑得非常开心,过去半年来她似乎都从未如此开怀过。

“我想和哥哥一样成为一名强大的游侠,不行吗?你去哪,我去哪,游荡在这片大陆上。”注视着朱鹏的眼睛,金发蓝眸的可爱小萝莉满脸认真地言道。

“成为一名精灵游荡者吗?那可远没有当贵族小姐舒服……不过如果你真的喜欢,那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马背上朱鹏轻轻摇头,一行三人于渐升的日光中渐行渐远,身后的霜叶城渐渐变得渺不可见。

大概用了三天时间,一行人来到艾弥雅推衍出来的藏宝地点。

霜叶城的死胖子摩多城主对于即将入嘴的肥肉凭空飞了一事无比恼火,一队队骑士四面出击寻找着潜逃美人的下落,然而在朱鹏纳影藏形的手段下,艾弥雅由一位绝色佳丽变成一个脸色蜡黄还有胡须的沉默猎人,一般的村民甚至士兵哪能识破。

“趁着这段时间多学一些生存技巧,等我和罗莎离开之后可就没有人能帮你了,当大小姐时一天洗一次澡的洁癖也要改掉,身上没虱子就行,或者有虱子也不是什么大事。”在一处小镇的酒馆,这里是距离那处藏宝地最近距离的人类村镇。朱鹏一边吃着面前的牛排一边数落着艾弥雅,前两天这个疯子居然在夜里跑到冰冷的河水里洗澡,差点被一头鳄鱼叼走,她这一身大胸脯大屁股如果全被鳄鱼吞下去,那丰富的肉脂含量倒是能够保障其许多天的能量储备。

“按你的说法,是不是所有冒险者都是浑身臭烘烘的野蛮人?”

“差不多,除非队伍里有一个愿意浪费法术位,给你固化‘清洁术’的巫师。说实话,冒险的时间长了就渐渐适应了,巫师自己都不会再固化清洁术。”说完,朱鹏不再理会满脸绝望之色的艾弥雅,转过头给咯咯笑着的罗莎切开牛排。

这处小镇除非节日,不然会点牛排的人还是很少的,因此店家还没学会在这道菜式上偷奸耍滑,肯点的都是大主顾,牛肉与配料都下得足足的。朱鹏手头上的钱已经剩余不多,不过在吃的方面他依然不肯降低标准,武人伙食太差再辛苦练武,那几乎约等于自己找死。

“菱形石柱群啊,那里原来也是我们这里一处很有名的遗迹,传说有一位巫师大人最后死在那里,留下许多的宝藏,但这些年也没有人找到过,反正这种传说哪个地方都有。不过菱形石柱群在两个月前被一群强盗占据了,他们袭击过往的商旅,虽然并没有抢劫我们,但时间长的话还是会对镇子的生意造成不好的影响。”

“你看上去像是一个惯会用剑的人,你可以帮我们解决这个麻烦吗?过往的商人还有一些村民凑了一些钱,如果你能帮我们解决麻烦,那么这些金币就都归你。”在朱鹏向酒馆的老板打听关于藏宝地的消息时,眼前魁梧的老板上下打量朱鹏一番,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居然给出一个意料之外的消息。

“强盗吗?大概数量是多少,有一些更详尽的情报?”

“大概在二三十人左右,肯定不超过五十人,战力挺强的,已经有好几支商队被他们洗劫了,要知道那些商队可都是雇了商队护卫的。”

“…………只有这些吗。好吧,但我和我同伴的装备需要补充,你这里铁匠的手艺怎么样?”一边吃着餐盘中剩余的肉排,朱鹏一边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武器管制的,因为荒野中到处都存在着危险,再管制武器限制战力的话,平民在面对危险时将毫无抵抗能力。

“我们这里是一处商业镇,阿德的手艺算是相邻几个村落当中最好的,因为经常有修理与铸造武器的单子。如果你接手我们这个任务,阿德也会给你最优惠的价格,毕竟强盗的盘踞也已经影响到他的生意了。”朱鹏闻言点了点头,在吞咽下最后一块牛肉后,他伸手拿起了酒馆老板面前的羊皮纸。

当晚,三人回到租下的酒馆客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