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二十四章:千峰竞秀,唯本座独占鳌头(二)

第二十四章:千峰竞秀,唯本座独占鳌头(二)(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谍影争锋的密境,深渊森林包裹吞噬的城市废墟中,杀戮依然在继续!

黑色水晶质地的重型巨剑穿刺进胸膛,猛然回身反斩劈开头颅,四阶史诗的噬魂魔剑上附着四十九重黑巫术咒杀之力,其核心特效更是可以抽取被杀者的灵魂,转化成奇特的力量,令执剑者在思维获得大幅度加持,获得更进一阶的真实时间感。如此神兵,当然是犀利无匹。

而仅仅只有史诗质地,本身并无任何附魔与锋利度加持的血杀剑,此时此刻包裹上一层近乎油脂似的泥浆般液体,液体于朱鹏挥剑之间化为红瞳黑蛇,寻隙而入辅助剑主斩杀对手,正面攻坚不成,但阴毒诡秘更甚,却是朱鹏在维丽雅的提示下,对于异化能量的高明应用。

倒并不是朱鹏的研究能力比维丽雅弱,而是进入密境以来他光顾着杀人了,对于异化能量研究投入的心力则明显不足。

因为双方反应速度的差距,许多巫师往往被朱鹏瞬间欺近时才反应过来,当那两柄重剑撕裂其防御,斩杀其肉身之时,又因为四阶质变性能量的压制效果,绝大多数谍影巫师的自救法术往往崩解失效……绝大多数谍影巫师通常是不会提前设置巫妖转化这样极端的自救法术的,因为精英谍影往往都有潜力冲击半神阶位,而巫妖转化仪式降低进阶半神巫师的成功率。

在双方厮杀纠缠的过程中,随着朱鹏成功将战场控制到半森林半废墟的破旧城市,一众全力围杀的谍影巫师陡然间觉得压力陡增。

在这座城市废墟内部,那名龙脉剑圣的战斗力明显提高近三层,他似乎非常熟悉这座城市的构造模式,急速穿梭于那犹如迷宫一般的巷道,却总是能在最恰当时机,从最难以察觉的死角发动最致命的突袭。

“该死!这个家伙是地球遗民,相对于我们,这里是他的主战场啊。”一名对于朱鹏个人资料有些印象的谍影巫师陡然反应过来,然而也就在这一刻,他身后的华夏农业银行墙壁蓦然爆碎,恍若重装坦克移动速度却快得视网膜都难以捕捉的大剑士一跃而下,朱鹏此时此刻双手倒持着两柄巨型大剑,猛烈地向下凿击。

那名已经反应过来的传奇谍影在朱鹏重剑几乎切进他头皮的前一刻捏碎早已然握在手中的金属徽章,一场大战下来已方已经死掉近二十人,在场谍影巫师都反应过来,面对如此恐怖的对手,稍稍一个疏忽大意就会死掉。

谍影巫师们的这种清晰认知导致朱鹏的猎杀成功率开始大幅下降,但维丽雅暗地里以水系能量粒子配合自身幻术攻心的能力,幻化出朱鹏的重甲剑士形态极猛恶的扑杀那些草木皆兵的谍影,在幻影扑杀的那一刻她猛然提高被扑者的心灵预警,为其制造瞬间就会被对方斩杀的心灵错觉。

于是,真的就有数位谍影巫师没反应过来,直接按碎自己的金属徽章被传送出赛场,他们的异化能量也就归恐吓他们离场的维丽雅了。

当然,维丽雅本身也非常的小心,她只是以保护自己为主,混在朱鹏附近游弋,即便下手也只挑那些实力明显较弱、落单、且已经被朱鹏骇破胆的。

重装龙脉剑圣的左手血杀大剑之上盘附的那条黑蛇,这股异化能量的主要职能固然是加强血杀的威力,但其实它还有另一个效果,凡是被血杀斩杀被黑蛇吞噬的谍影,身躯全部都干瘪消融了。

在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被朱鹏“吃掉”了。

其生命力以及部分的精神力与魔力尽数被魔神圣器娜米拉之戒吞噬,在转化提纯其中绝大部分之后,剩下的一点点最精纯能量融入到朱鹏体内,恢复着他的体能与魔力,缓解着肌体本身的负荷。

这有点类似于黑暗种族血族的天赋能力,通过吞噬被猎杀者体内的生命力,转化为自身力量,恢复承受的伤势,只不过血族凭借的是种族天赋,而朱鹏凭借的是被强化附魔的魔神圣器。

娜米拉之戒令朱鹏的状态始终保持第十二层巅峰状态,他的继战能力本身就强,这枚强大魔戒的效力更是令朱鹏如虎添翼,甚至以此施展科斯斯的核心能力:盛宴,威力都会更大一些,转化提升的生命力也会更高些。

朱鹏因为四阶质变性能量加持,因此攻防两极,在邪龙丹火劫的毁灭性冲击之下,不仅仅是被袭杀谍影巫师的法术容易被破坏而已,他们千辛万苦打在朱鹏身上的各种攻击与负面限制类法术,也因能量的阶位压制而失效的极为厉害。

除本身的天赋防御力场与邪龙丹火劫的双重护体以外,朱鹏此刻面颊上佩戴的龙祭司面具:科纳瑞克,它在经过附魔强化之后,产生一层极为坚厚的可控型能量护罩,即可化为正常巫师钢铁一般的常规型天赋防御力场代替朱鹏硬扛伤害,又可以融入朱鹏本身的减伤式天赋力场。

甚至如果在短时间内承受的攻击力过高,还会被动激活出一个龙祭司虚影,疯狂施展各种大威力的杀伤法术攻击四周,威力居然不逊色于专精塑能系的传奇巫师。

五年时间,超千万上品魔石填烧进去,毕竟不是白烧的,在这两件魔神圣器的加持下,朱鹏的实力与四周谍影巫师的实力差距几乎达到常规数量下不可逆的程度,随着一名接一名的谍影巫师逃都逃不掉的被击杀,被迫退,朱鹏体内汇聚的异化能量越汇越多。

由左手剑上的怪蛇衍化为黑色的臂甲,接着蔓延生成肩甲,当这一波的谍影巫师被斩尽杀绝至少无一存留的时候,朱鹏的身躯之上已然披覆上一层看似沉重实则轻若无物般的狰狞魔甲,它还无法完全覆盖朱鹏的全部身躯,因此如镂空甲一般覆盖在朱鹏本身穿着的深红色石甲之上。

异化能量并非是主动进化的,而是由朱鹏供给其足够的能量之后,随着其意志的牵引而被动进化,因为其本身的黑暗与污浊,朱鹏下意识得就将自身恶魔血统的进化方向引导给它,最后逐渐形成这一身增幅其全身力敏、抗性,却又轻若无物的狰狞魔甲。不得不说,通天巫塔出手,的确无一凡品。

“也不知道通天巫塔的那些高层究竟在想些什么,这么多正在服役中的最精英谍影,就这样被你一波波的杀掉了,我不信整场比赛是完全没有监控的,就算是谍影争锋,你的实力比其它人强出那么多,早就应该直接出线了吧?”殷红扩散的溪水边,维丽雅一边翻捡着战利品一边报怨着。

而一身甲衣的朱鹏则站在溪水当中清洗着自己手中大剑与身上的装甲,虽然拿火焰罩身烧一烧,是最便捷的方法,但洗涤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放松。

“因为地位不同,产生的视角差异罢了。维丽雅,你成为谍影巫师的时间还短,因此还沉浸在获选的荣耀里面……在普通人,甚至普通的巫师当中,我们这些谍影巫师当然是荣耀尊崇,高贵无匹,但在超凡王座的视角眼中,三阶小巫师,什么传奇,什么谍影,只有有用无用的区别,本质上全部都是消耗品。”

“通天巫塔绝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即然会开出超凡权限,就说明这次的任务有值得二十个超凡权限的价值与风险,名额有限,即便拿两千名谍影换一个超凡。”说到这里时,朱鹏从溪水当中走出,将大剑重新绑附于背脊后,他冷笑着问道:“换是维丽雅你自己,你换不换?”

朱鹏一席话语,说的维丽雅一时间哑口无言。

谍影巫师甚至有着可以媲美普通半神巫师的价值,但想要和高高在上的超凡王座相提并论,那还是开玩笑。

“可是,可是就不能换一种更合适一些的考核方法吗?我们是谍影巫师啊,战斗力甚至并不是我们的第一素质。”

“……我以前在地球时代时,看过一部电影,叫作赤裸特工。里面的女杀手从小训练,花费十多年,两百多人训练出来后彼此厮杀,一样的道理,在过往的岁月中最努力,最勤奋,最有天赋的当然有较大的几率活下来,地球时代还不是个人力量可以无限拔高的高魔环境,在这巫师世界,能够最后活着走出密境的,当然是最强者。”

“在我看来,通天巫塔还是太小家子气了,居然还配给异化能量与金属徽章,如果由我来执行这次计划,两千名谍影,最后能够活着走出去的只会有二十人,甚至更少。”

“你神经病吧?朱鹏你到底哪个立场的啊?你现在是受害者啊,你那么理解上位者的心态做什么啊?”维丽雅恨恨地拿起身边的石头抛砸朱鹏,女人和男人讲道理时,其实她仅仅只有第一句话是在跟你讲道理,剩下的话语全部都是她在考查你在不在乎她。

很明显的,朱鹏试图和维丽雅讲道理,在维丽雅看来就是对方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当然是气得几乎抓狂。

“只是在提醒你,巫师世界从来都不是一个温柔的世界罢了……即便是我,也曾经有过下令让自己很欣赏的年轻人,去最前线搏杀死战的经历。人才经历过搏杀死斗,虽然会损失一部分,但却会有人获得更进一步的成长潜力,如果都像猪一样养着,人才也会养废的,这是在武人看来再清晰不过的道理。”

……………………

就在那片森林,维丽雅扩散迷雾,朱鹏召唤使魔,两人联手制造出一个暂时性的防御基地。

虽然并不疲惫,但在精神上终究还是有一些消耗的,更何况谍影争锋又不是限时战,清扫其它竞争者固然很重要,但维持自身状态却更加重要。

朱鹏虽然全力以赴,希望可以凭借自身表现引起高层关注,进而在政策上为中华武士会争取到一些利益,但前提是他不能被淘汰出局,不然无论是罪狱之手,纳格威尔夫人甚至是学院长,都不会放过自己。

更何况,他本身也并不喜欢输。

“喂,离的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是老虎,又不会吃掉你。”以土系塑能法术制造出来的地下洞窟内,只见石床厚毯上的美人脸庞娇媚,胸部饱满,晶莹白皙的皮肤半遮半露,那曼妙的曲线由胸口蔓延到腰肢剧烈地收束,偏偏其挺翘的臀部充满弹性。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依然还是维丽雅巫袍之下,那双正在相互交错摩擦的修长美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