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十二章:大败大捷,入主圆环

第十二章:大败大捷,入主圆环(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剥皮者,狂兽·克雷夫坐在石椅上喝着烈酒,撕咬着坐在他腿上的诺德女人。

哪怕是彪悍的诺德女人,在面对这个绿皮的残暴兽人时也感到战栗,她的眼神中透着隐隐得恐惧,对于胸前的痛感连一丝半点也不敢表现出来。

好在狂兽·克雷夫刚刚才活剥下一头狼人的皮毛,在一侧的石台之上横置着一具失去皮肤的腥红色肌体,在被完整剥下毛皮的前一刻它还是活着的,现在已然陷入弥留,在这无皮的狼人一侧晒晾着它完整的狼皮……克雷夫之所以被称为剥皮者,除了作为银手高层的强横实力以外,另一部分原因是它本身就酷爱狩猎狼人并以活剥猎物的毛皮为乐,它认为只有在猎物还活着的时候剥下其皮,才能得到最好最饱含旺盛生命力的毛皮。

因为之前的剥皮,这头狂兽的激情已然得到宣泄,此时此刻它虽然周身鲜血淋漓,狰狞恐怖,但倒没有真的伤害坐在它大腿上丰腴的诺德女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然装备上狼甲套装的朱鹏带着艾拉与法卡斯两人闯入进来,在进来之前三人都有过充分的休息与调整,因此此时此刻是龙精虎猛,状态好的一塌糊涂。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剥皮者,狂兽·克雷夫作为银手高层与战友团厮杀这么多年,它本身即是身经百战反应速度极快的人。

在朱鹏三人破门闯入的那一刻,这头强壮的兽人直接站起来,将刚刚还与自己热吻亲热的诺德女人拽着脖子甩到一边,克雷夫一把拽下脖子上的兽牙护符高举,怒吼道:“为了部落。”

一股暗红色的光晕陡然扩散开来,站在它四周守卫的兽人战士全部都周身肌肉膨胀,双目现出红光,然后嘶吼咆哮着猛冲上来,只攻不守,似已疯狂。

事实上,并不是面对所有入侵者,克雷夫都会在第一时间激活这消耗极大的狂暴项链的,这枚护符虽然可以强行令四周的族人不管开没开启种族天赋,都能强行进入狂暴状态,但一来对于护符项链的消耗巨大,其次对于被狂暴者的潜能消耗同样巨大,会令四周被强行开启狂暴的族人失去理智。

换而言之,如果入侵者不够强的话,这些陷入狂暴的族人在剁完入侵者后,会按捺不下心中的兽欲彼此厮杀的,并且对于它们的生命力也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狂兽·克雷夫身经百战,战斗直觉敏锐至极,真的似野兽一般,它在看到战友团艾拉与法卡斯两名圆环成员时,就知道来者不善,目光再触及到朱鹏这个生面孔,两人双方稍一对视,就大量估摸出对方的实力强度。

因此克雷夫直接就掀开自己这张强大的底牌,即便那个生面孔并不如他所表现的那般强,自己的判断失误,仅仅只是艾拉与法卡斯两人的命,动用一次狂暴项链就已经不亏了。

同时,银手当中的那些人类战士,包括刚刚被克雷夫甩到一边去的诺德女人,他们也都拿起远程武器靠近射杀,在四周兽人狂暴的时候他们也是不敢靠近的,不然这群红眼睛的的狂兽绝对也会把他们一块剁掉。

艾拉与法卡斯在看到狂兽·克雷夫的那一刻,心里就咯噔一下,知道西帝斯的判断无误,情报真的是差错了。

“找个墙角,艾拉,拿出你全部的本事,这一次我们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的表现了。”右手持着天空熔炉钢剑,左手握着的却是一面厚实沉重的钢盾,之前用双剑是朱鹏以自身武学修养欺负一些只会争勇斗狠的莽汉,不需要保护自身一味追求杀戮效率就好。

然而真正能完全展示出朱鹏自身实力的,却还是盾剑组合,攻防兼备辅以自身体魄与披覆重甲,朱鹏一向以卓越的综合实力应对强敌,一味追求单一属性未免会步入邪道,能打、能扛、能跑、能输出才是真正的王道。

也幸好朱鹏留个心眼持着一面钢盾下来,面对一群红着眼睛的狂暴兽人这一仗才有打下去的余地,他若是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提着两柄长剑,被一群狂兽人堵在墙角,因为身后的艾拉还没有躲避的余地,那三人就真的是死定了,至少艾拉和法卡斯死定了,因为朱鹏很可能喷出一口龙吼之后,掉头就跑,他强行留下也是陪着两人送死而已,当然要跑。

因为朱鹏获得狼血强化,体魄增强,穿上战友团圆环制式的狼甲套装,再加上一面挥舞得恍若铜墙铁壁一般的钢盾,战斗才艰难地堪堪稳定下来,因为狂暴化的兽人挤成一堆,堵着三人猛砍,因此它们后面的人类弓箭手也不好射击,一箭射出,击中狂兽人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击中战友团三人的。

相反,艾拉反倒是在朱鹏与法卡斯的保护下站在墙角里疯狂地控弦输出,尽管四周的狂兽人激活种族天赋狂暴之后,攻击力翻倍般暴增,周身肌肉膨胀如第二层甲胄一般,并且受损降低过半,但艾拉不愧是天际第一流的箭手,近距离之下她的利箭硬是能扎到四周狂兽人的眼球里面……你肌肉再怎么膨胀,眼睛再怎么冒出红光,脆弱的眼睛总是不可能挡住利箭的,这是连最顶尖横练高手也难以弥补的人体罩门所在。

一些被艾拉射瞎双目的狂兽人,疯狂咆哮着挥舞武器攻击自己四周的同伴,只是下一刻,那头狂兽人就会被身后劈来的重斧斩入后脑,接着整具尸身都会被甩飞出去。

剥皮者,狂兽·克雷夫它自身是拥有狂暴天赋的,但它并没有第一时间激发,而是如一头雄狮般漫步于猎场,虽不出手但却给敌我双方都带来巨大压力,为已方带来的压力,令没有任何一名下属胆敢划水摸鱼,影响战斗,为敌方带来的压力,令朱鹏与法卡斯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神防备它的突击。

克雷夫作为银手组织的实力派高层,它在战力上恐怕仅仅只逊色于威尔卡斯与体力足够状态下的克拉科·灰鬓,是要相对高于艾拉与法卡斯的,这样的高手巡游走动,不出手远比出手带来的压力更大。

……………………

绞架岩银手据点内,刀剑碰撞的厮杀与腥红色的死亡共舞。

朱鹏于盾防之后,突兀地进步前移右手钢剑挥劈,力凝于剑刃之上,迅捷凌厉,空气中都传来撕拉的划响声,就好像被一柄大剪刀猛地裁开的布料。

那一剑光虹闪烁,两名扑得最凶的狂兽人直接就被光弧切开颈侧动脉,在狂暴状态加持之下,腥红鲜血就像泉水一样喷出,刺刺作响。

两名被切开颈侧动脉的狂兽人,大脑缺血脚步虚浮但还未及倒下,朱鹏右手持沉重钢盾就已然旋转着撞击,劲若螺旋钻头,明明只是一面钢铁大盾,却被朱鹏于挥舞进击之间打出了一股狰狞凶器的味道。

那两名狂兽人被这沉重的盾击一撞,身躯几乎打着三百六十度的旋转飞腾出去,四周的狂兽人被强行撞散阵形。

虽然是盾剑组合,但事实而言,就连艾拉都注意到,这个新入伙盾牌兄弟的守御能力未必逊色于威尔卡斯,但攻击凶性绝对比威尔卡斯还要超出许多,其实而言艾拉是更喜欢朱鹏这种充满攻击性战法的,只是多年以来和威尔卡斯配合习惯了,再加上整个天际恐怕也没有重攻逾守却偏偏又能守得滴水不漏的盾战剑士。

因此艾拉也就习惯了威尔卡斯的配合,直到今天,感受到身前男人的凶悍战法,艾拉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但随着战斗的继续,与朱鹏并肩防守的双手大剑士法卡斯渐渐扛不住了,双手大剑士就是这样,碾杀别人时异常痛快,但一旦打不过被人碾杀时,也异常的痛快,一旦对攻不过,几乎没有什么防守余地的。

尽管法卡斯竭力作战,凶狂无比,但双手大剑士再凶再狂,在面对整整一队狂兽人时,也渐渐感到无力,朱鹏不惜体能消耗,不断调整步法与盾术为身旁的战友分担压力,但随着狼甲破碎,周身浴血,法卡斯的喘息渐重,体能逐渐耗竭,已经濒临依靠意志力战斗的地步。

“艾拉,兽化,狼嚎,法卡斯撑不下去了。”如果法卡斯拥有朱鹏一半的守御能力,或者说这一次来的不是他这个双手大剑,而是战友团的盾御者里亚,那么这场战斗还可以继续僵持下去,可惜凡事没有如果,虽然面对银手巨多的银质武器,但也不得不搏上一把。

朱鹏在激烈战斗当中都能看清的战局变化,艾拉处于相对安全的位置她当然也能看的清楚明白,在朱鹏与法卡斯的身后,一头周身黑红色兽毛疯长的巨狼嚎叫嘶吼着现身,也就在这一刻,一柄通体恍若黄铜铸就的沉重战斧若惊虹贯日般猛烈劈杀过来,直指法卡斯的头颅。

一直静候至此时的克雷夫终于出手,并且一出手就要拿下战果,直接置法卡斯于死地。

朱鹏于第一时间反应并做出应对,他左手握盾,微提于心口之前,然后右脚沉重无比地落在地面上,力道冲撞之下震荡起一圈的飞尘,钢铁重盾猛地一冲发力爆炸,强大力道通过大腿肌肉传递地下,让他周身的地面石板都恍若真的震荡扩散。

这是“炮捶”架子的刚猛发劲技巧,完全摒除了一切华丽、阴狠、精妙的搏杀格斗技巧,以开炮轰击之意,取炮弹爆炸之势,就是要硬性轰破一切封杀格挡,威势之盛简直挡者披靡。

轰!!

晴天霹雳一般,钢铁重盾与兽人战斧的碰撞爆响声,几乎将身后艾拉的狼嚎强行压下,巨大的火星炸散,战场之上瞬间扩散开浓烈至极的铁腥味甚至压下血腥气,朱鹏的左手臂上钢盾整个爆开,而被其硬生击中的兽人战斧侧面,也划离开法卡斯的头颅,虽然几乎就是贴着他的脸侧划过,惊险至极。

艾拉化身的狼人进行野性嚎叫声,有恐惧效果,视野不可见的红芒扩散开来,凡是通不过意志检测的单位全部都被巨大的恐惧感控制住心神,惊慌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逃窜,这其中人类占据大部分,被狂暴化的兽人只有少数几个被恐惧到,并且它们的恢复速度也远远比人类战士恢复的更快。

艾拉在狼化之后,猛嚎一声,然后径直扑上自持勇武,并未装备银质武器的银手高层克雷夫,克雷夫双手持着一柄兽人战斧,本身有狂暴天赋,武功高强,的确是不大需要银质武器的克制加成,它哪怕正面和艾拉化身的狼人刚正面,最后活下来的恐怕也不会是艾拉。

那些四面围堵的狂兽人,想要挥舞手中的银质武器攻击艾拉,结果朱鹏适时的低吼一声,幽蓝色的气浪扩散,直接将四周的狂兽人冲散,让艾拉成功纠缠住克雷夫。

“法卡斯,和我一起杀光这些狂兽人,不然大家都要死在这里。”脚步猛踏,地面震荡,朱鹏在低喝声之后双手持剑恍若钢铁高达一般冲锋出去。虽然兽人的狂暴天赋有时间限制,但在如此激烈的近战搏杀中,如此狭小的范围之内,谁敢去算那时间,绝对会死的很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