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七章:巨蛙搏蛛,大翻背

第七章:巨蛙搏蛛,大翻背(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雪漫城中唯一一家可供住宿的酒馆,叫作母马横幅。

一般酒馆起这个名字都不怎么正规,有一点性暗示的意味,但朱鹏住宿进来之后,发现整体而言还是不错的,打扫的干净,布置规整,食物用料也足够,并非缺斤短两不放调味品的应付。只是住房狭小,隔音也很差,朱鹏耳目灵敏昨晚听楼下谈唱,听了半宿,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身披重装钢甲,在租住的房间中朱鹏身形微蹲间左右手隐隐开张,下一刻,两柄长剑恍若闪电一般拔出并斩击!

古诺德冰霜长剑与幽紫魔纹银质长剑同新购买来的两柄剑鞘彼此相互磨合,被朱鹏以精妙的发力技巧驾驭,居然令出剑速度进一步的加快,在东瀛武学体系中,这叫作拔刀术,一种通过剑体与剑鞘的磨合进一步提高剑速的发力技法。

华夏武学体系中也早已有相应的发力技法,未必就比所谓的拔刀术逊色分毫,只是要在拔剑瞬间斩杀对手,至少争取到足够的优势,这种心意剑术未免有些急功近利,因此在华夏武学体系中并不是很受重视,这却是两国整体风尚的不同,一者讲究厚积薄发,以大势压人,一者讲究剑出分生死,一往无前,这和国家幅员环境的不同,也有一些关系。

虽然施展双持剑术,但朱鹏身上披覆的却是那身从雪漫城巴尔古夫领主那里获得的重装钢甲,因为他毕竟是修炼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等等硬气功出身,哪怕是在巫师世界也是三阶存在中体魄最拔尖的那一批人。朱鹏以小伤、轻伤换取直接斩杀乃至以弱胜强的机会,已经是本能般,因此他在这个世界需要披覆重甲,却是由于他个人战法风格的异常导致的。

正常而言,双持武器还是身披轻甲更划算一些,双刀看走,重攻逾守,明明手持高攻双刀,却因为身披重甲追不上人,那就比较尴尬了。当然,特殊情况特殊处理,这并不是一概而论,而是存在一定差异性的。

朱鹏是以自身步法与意识弥补速度与灵活受到的影响,他双手持剑微眯双眼,脚下轻轻向下一踩,整个屋子都轻轻摇晃一下,那些木质的墙壁,粗大的大柱子发出咯吱咯吱难听的声音,好像年久失修快要倒塌。

借着这一脚踩跺之力,双剑少年的身形在这房间里化为一串虚幻疾影,其身形倒也罢了,尤其是他双手中的两支长剑,灵动飞舞,纵横闪烁,就恍若两支被注入灵性的毒龙,寒芒吞吐之间,充满一种渴血的欲望!

武器,被赋予属于自身特质的灵性,这也是高深武学修养的一种体现。

峨眉追风短打,步法灵活,招工诡秘,出手之际避重就轻直击人体要害,本来最适合匕首双持,数步之间突然出手,取人性命如同割草一般,效率惊人,只是在这个世界,自己以后是要去屠龙的……拿两柄匕首去屠龙,未免事倍功半,以匕首的长度刺穿鳞甲与肌肉层后,难以为继,因此朱鹏就凭借自身的武学智慧将峨眉追风短打稍作修改,令它更适合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体素质与其出手风格。

朱鹏在房间里运剑如飞,步法玄奥踩踏,梳理已有资源将自身战力提升至相对极限,下面母马横幅厨房正在做饭的两名女人就有些诧异的注视天花板咯吱作响,不时有积尘掉落。

“老板,该修一下了,感觉房子有些不结实了。”一名皮肤有些发红的酒馆侍女这样言道。

“咦?奇怪啊,你没来之前才刚刚重修加固过……”

锻炼一会,停止下来稍作思考,然后再重新改量修正,饮食因为已经付过钱并交待过,因此由酒馆侍女一顿顿送进来的,她每次进来都只见朱鹏坐在床铺上苦苦思索着什么,整个剑术修正过程大概花去朱鹏两天时间,然后有一名强壮的重甲兽人战士提着钢铁重锤找上门,在母马横幅酒馆门口怒吼着向西帝斯发起挑战。

(我x,它喊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现在就是西帝斯啊!)本来朱鹏打开窗户啃着瓜,打算看热闹,在狭小的房间里闭关两天也是满闷的,在楼下那个兽人叫喊一会后,朱鹏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就是西帝斯,赶紧把已切好的瓜放到一旁桌面上,然后取出自己的两柄长剑走了下去。

当朱鹏提着长剑走到酒馆下面时,那里已经聚集不少人,看热闹不怕事大应该是人类的一种天性吧,尤其对于日常生活谈不上多么丰富多彩的中世纪民众而言,对于斗殴,决斗,抱着异常浓烈的兴趣。

“你即然敢污辱战友团的荣誉,我瓦努尔要让你跪在地上认错。”

“出手吧,无论想让我怎么样,终究是以打赢我为前提的。”对面那个绿皮獠牙的兽人,似乎是战友团的铁杆脑残粉,对于它怎么会找到自己的细节,朱鹏并没有什么兴趣知道,因为眼前这个对手实在激不起他太大的兴致。

战斗从起始至结束,异常的迅速。

在重装兽人瓦努尔举起手中战锤那一瞬间就结束了,两柄长剑交叉如剪般架落在兽人的脖颈咽喉处,只要朱鹏双手一绞轻轻地用力,大蓬的鲜血就会流溢出来……重甲与头盔之间是存在缝隙的,两者并不是通体铜浇铁铸的浑然一片。

重装兽人双手举锤它站立在那里,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绿皮脸颊上隐现胀红的气血,而四周则充斥着对于黑衣剑士惊人快剑的赞叹之声。

“难怪瓦努尔考核好几次都没能加入战友团,而这位流浪剑士却直接受到邀请,还拒绝了,实力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简直快得就像两道闪电掠过一样,一眨眼那两支剑就架在瓦努尔的脖子上了,拥有拒绝战友团的傲慢,果然也拥有着与之相应的实力啊。”四周议论纷纷的声音传来,令重装兽人瓦努尔羞怒得几乎要一锤抡下,自己求死。

然而它面前的黑发黑袍身着便衣的少年剑士,却在这一刻选择收剑归鞘。

“你的天赋其实还是不错的,只是没经过适当训练,给我做一段时间的侍从,我帮你把天赋激发出来。”当街杀死这个兽人,只会给自己招来麻烦,并且对方也并没有杀意。更为重要的是,艾米拉现在回战友团找到自己姑姑,朱鹏则需要一个随身侍从,为自己扛战利品,利益最大化,并减轻自身在旅行过程中的总负重。

收伏瓦努尔的过程并不是很顺利,在朱鹏第一次招募时它并没有同意,反而指责眼前的少年剑士是施以卑鄙的偷袭,这就是典型的自己找虐了,朱鹏当时再次抽出双剑以剑面在正面战斗中将其硬生生抽打到昏迷为止,也令雪漫城的居民真正见识到什么叫作步法诡秘,剑术精湛,幽冥剑士西帝斯之名,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叫响名号。

两天之后,轻装上阵身上仅仅只有自身甲胄与双剑的朱鹏,带着身后扛着沉重包裹的兽人侍从瓦努尔抵达风雪飘飞的寒落山脉,在这里有溪木镇那名杂货铺老板的龙爪任务,朱鹏剿灭强盗任务的第三环,同时还有龙宵宫宫廷法师法仁加交待的龙石任务,前两个任务尚且罢了,第三个任务却与那头袭击海尔根的巨龙有关,因此这座寒落山脉朱鹏倒真的是非来不可。

“师父,这几个小贼就交给我来料理吧。”身形高大的瓦努尔站立在朱鹏身后时异常谨小慎微,虽然仅仅只是两天时间,但被朱鹏一天打八遍后,瓦努尔对于自己这个人类师父的实力已然心悦诚服了,兽人心志相比人类更加简单纯粹,瓦努尔在拜服之后的确做到了毕恭毕敬,忠心耿耿。

抵达寒落山脉峰顶之前,两人中途遭遇一座占据高塔的强盗营地,虽然对方在看到重装兽人瓦努尔那般高大的身形体魄后,并没有出来劫掠,但两天时间瓦努尔却已然大概熟悉自己这位师父的心思。

对于强盗,一向是见到则斩尽杀绝,不留一个。

“去吧,别只懂得利用自己的天赋体魄,多少也动动脑子,回想一下我教你的锤法套路,你的兽人体魄是一种优势,但如果不能擅加利用,反而会成为你实力上的最大瓶颈,这也是你怎么也考不进战友团的原因,那个组织是不会吸收本身没有成长潜力的低级战士的。”虽然兽人加马步,谁也挡不住,但朱鹏并没有将之教给瓦努尔,因为这些是根基性的东西,流落出去有可能衍化出一些技法提升整个天际的战力水准。

虽然目前来看这个世界再怎么提升,都不可能挡得住巫师世界,但终究没有那个必要。

朱鹏教自己这个兽人徒弟的,仅仅只是一些改良修正后的锤法套路,适合瓦努尔的性情,见效快,也有潜力足够瓦努尔钻研锤炼一辈子,但却不涉根本,在这个世界这种档次的锤法本身就有的。

在得到朱鹏的应许之后,瓦努尔放下背负的沉重行礼,提起自己的大锤就带着一股嗜血的狂暴冲向石塔,里面仅仅只有三名强盗,哪里够实力大增的重装兽人抡的,很快瓦努尔就把里面的装备财物搜刮一空,然后拿出来后,它恭敬地俯首以双手奉上到自己的师父面前。

“继续走吧,这里可并不是终点。”寒落山脉风疾雪寒,瓦努尔还好,朱鹏在自己甲胄之外又罩上一层黑袍御寒,在这个世界他可没有寒暑不侵的丹师体魄,瓦努尔体格足够好,除去背负这一路斩杀强盗搜刮来的财富以外,还背负着大量的辎重食物,令朱鹏每晚都可以熬汤煮肉吞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