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镇妖博物馆 > 第九百零七章 别君去兮何时还

第九百零七章 别君去兮何时还(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镇妖博物馆更新最快!

噎鸣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白发道人,恍惚失神,一时间又觉得眼前是绑架了帝妃胆大妄为,恣意狂妄的剑客,又觉得是当年从归墟之主手中救下了自己,强大霸道的白发道人。

是从当年陨落了,转世重修…·

还是说面对大劫隐蔽起来,然后在暗处拨动时代,一点一点展现出自身的强大,直到现在突破境界,成为十大巅峰的时候才主动地出现?

双鬓苍白,始终闭着双眼的岁月之主噎鸣一时间心中念头涌动层层迭迭,也不知道该要如何收束,和往日的冷静平淡不同。

张若素目送走了道祖,心中复杂无比,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或许比刚才那历史上恐怕只有百岁寿数的老者更强,但是在对于天地大道的感悟上,却还是个后来者。

双方看待【道】这个概念的角度就不同。

不愧是道祖。

老道人慨叹一声,旋即心中隐隐然升起来了一丝得意。无论如何,自己也是让道祖叫过老哥的人物啊!

就这一条,往后真的见到了列祖列宗,那也是光耀门楣的大事情!

转身看到了卫渊和噎鸣的‘对峙’,卫渊他们为娲皇护法足足十天十夜的时间,老道士早就已经弄清楚了噎鸣的身份

传说中位列于大荒西极,以行日月星辰列次的古代神灵!

后土皇地祇创造的孩子!

大荒神系的天之副君!

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的存在,而且是代表性难以对付的那种。

难道说他们认识?

张若素抚须疑惑,觉得这位天之副君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不是很喜欢讲话,但是本性并不算坏,自己在这十天里面也和他有了些许的交流,构建了一定的和谐关系。

难道说以前他们有过梁子?

卫渊这家伙,怎么总是能找出些事情来?

唉,还是得老道士我来帮忙做个和事佬啊。

唉,谁让我被道祖叫了小老哥呢?

张若素心中淡淡的悲伤没有停留太多,便已经恢复到了洒脱的模样,当即笑着开口道:“噎鸣尊者,和卫道友往日难道认识吗?今日难得一见,不如坐下来,好好喝一杯酒。”

“总是难得相逢,哈哈,没有什么恩怨是掀不过去的!”

张若素以自己当年年少的时候混了全世界一口饭吃的经验准备开始化解仇怨,老道人突然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看到那位素来冷静的噎鸣难得语气出现波动,道:“……你,终于回来了吗?”

白发道人看向噎鸣。

经历过了之前的记忆,在他眼中,还能够看得出当年那桀骜孩子的模样轮廓,叹息一声,伸出手拍了拍噎鸣的头,洒脱温和道:“回来了。”

“不走了。”

张若素脸上的神色凝滞。

???!

这,这不对吧?!

他看了看卫渊,看了看旁边的噎鸣。

突然察觉到不对,看到这位天之副君是一身白袍,双鬓垂落白发,木簪束发,腰间佩剑,而那道人是一身青衫,同样白发苍苍,木簪束发,腰间佩剑,仔细看来,连那服饰的形制都有几分相似。

这,这是……

老道人神色茫然,嘴角抽了抽。

卫渊伸出手,两根手指夹住了噎鸣身上的一缕因果,或者说是代表着记忆被帝俊封锁的那部分力量,而后叹气一声,稍微用力,轻描淡写地将这一根封锁记忆的因果彻底捏碎,看向旁边的天帝,道:

“那么,噎鸣就留在我这里?”

天帝看了他一眼,平淡道:“无论是否是玉虚门人。他也是我大荒的副君。”浏览器搜索镇妖博物爱好中文网最新章节秒更

“仍旧需要履行相应的职责,除此之外,随意。”白发道人颔首道:“多谢你在这些时间里面代替我照顾他。”

天帝颔首,未曾多说什么,只是看着老聘离去的方向,神色仍旧不显得如何动容,卫渊道:“看来,你之所以会来,不只是为了为娲皇护法,也是为了要见见他啊。”

天帝平淡道:“本座只是来此下棋而已。”

卫渊:“······……”

啊对对对。

你就是来下棋的对对对。

天帝平淡道:

“我曾经和他认识了八十年的时间,对于人类来说这或许是很漫长的岁月,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只是渺小到一个恍惚就会过去的时间长度而已,我偶尔酣战于星海之间的时间,就不止这么点了。”

“星辰的一次变化,一次死亡长度更是远远超过人类能观测的岁月。”

“其实,本座一点都不理解他,也不了解他,或许是见多了永恒存在的星辰,本座对于了解事物的速度会比较缓慢随意,对于人类来说,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一旦稍微迟缓,就会彻底失去这个机会。”

“而对于我不同。”

“一件事情不想要做,推迟十年,百年都无所谓。”

“哪怕是过去千年后才想着解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此的情况下,行为会变得随心所欲,冷淡自然也是自然而然事情。”

“那么短暂时间里,我不曾理解他,也不曾想要做什么,只是平淡地看着他成长,成亲,生子,丧妻,老去,如同花开花败,冬雪春融一样,这都是自然变化,只是旁观。”

“只是看着他走向自己的命运,本座仍旧会感觉到些许的遗憾。”

卫渊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真正长生不死者的心声。道人白发垂下,一部分垂落在肩膀上,温和道:“天帝会悲伤吗?”

身着墨衣的天帝迈步,消散离开。

“不,当然不会。”

“当年落在他身上的星光会反射回到浩瀚的宇宙当中,光所携带的记忆不会湮灭的,所以,他哪怕是已经离去,也永远会在我的回忆里,如同星辰一般明亮永恒。”

卫渊看着那墨衣的天帝消失不见,回归于苍穹之上。

若是无限的星河当中每一颗星辰都代表着对于故人的怀念,那么天帝的过去,恐怕也太过于悲伤了些,卫渊收回目光,旁边的老道人已经开始灌酒,开始逃避现实,麻木自己。

淦!

这混蛋怎么辈分越来越大?!

你是什么?

是三叶纪的单细胞生物修行成精的对吧?!

卫渊道:“参天地之造化,而非夺天地之造化,道友有什么感悟吗?”张若素翻了个白眼,喝了口酒,还是回答道:“·…·…多少是有些的,参悟,夺取,这本就是两个极端……”

“一个是与天地同在,与天地同参,修的是道,悟的是法。”

“本身不会吸收掠夺天地的造化,反倒是会让天地变得越发充盈,也可以动用天地之力……”

“而另外一个,则是疯狂汲取一切灵性,以弥补自身。”

“想要聚集万物之伟力于一身,也可以动用天地之力,移山填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神秘之劫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诸天从茅山开始)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我有一枚两界印 都市之判官直播(都市之审判直播) 寒门枭士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